传道者,需要尽一个传道者的本分

陈汉灵 2017-01-16 浏览:
我国的国家性质及思想政治课程的性质决定了大学以及中学的思想政治课程,它不单是在传授知识,更在于传道,这个道,只能是马克思主义的而不能是其他的。传道者,首先应该是信道者,做一个言行一致的人。思想政治教师,作为马克思主义的传道者,应尽一个传道者的本分。

 

传道者,需要尽一个传道者的本分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 

 

摘要 我国的国家性质及思想政治课程的性质决定了大学以及中学的思想政治课程,它不单是在传授知识,更在于传道,这个道,只能是马克思主义的而不能是其他的。传道者,首先应该是信道者,做一个言行一致的人。思想政治教师,作为马克思主义的传道者,应尽一个传道者的本分。

 

前一段时间,北方雾霾最严重的时候,我在《察网中国》上发表了一篇名为《治理雾霾,不妨回归马克思》的文章,有朋友善意地提醒我说:“我的哥啊,你敢说‘不妨回归马克思’?!这是要挨骂的。”我很感谢朋友的好意,其实我又何尝不知道这样说的后果。正如他所言,在文章发表以后,有一个与我素不相识的先生,看他的信息好像是某地团校的中层领导,此君看了我的文章后毫不犹豫地授予我“专制的恶棍”荣誉称号。本来我一看是团校的,应该不会对马克思如此憎恨吧,但一想,中央党校不都有反党的“王某江”吗,团校有这样的人也不足为奇了。

我的身边,有宣称自己信佛的、有信基督的,也没有谁说什么,为什么一个信马列的就要夹着尾巴承受别人的白眼?在我们这样的一个宪法明文规定的社会主义国家里,作为一个老百姓信仰和学习马克思主义并没有什么不对的吧。多年来的经验教训告诉我,在一个单位里,如果你公开承认自己信仰马克思主义者,公开宣讲自己对马克思及其学说的热爱,这是需要一定的勇气的。或许,对于你的信仰,你身边的人同事,并不会当面说什么,但是你也知道,在他们的眼里,你就是一个另类。记得几年前,有一则消息说有人在公交车上看马列的著作,竟引来无数人的诧异,甚至嘲讽。是不是马克思列宁的著作真的就没有一点可读的价值吗?学习过马克思经典著作的人无不对马克思的思想和文采大为赞赏。

马克思为了无产阶级的解放著书立说,广泛涉猎经济、政治、文化、哲学等所有的社会科学,揭示了资本家剥削工人的秘密,创立了剩余价值学说和历史唯物主义理论,为被压迫的人民指明了革命的道路。马克思的一生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忍受着来自生活的磨难以及反动统治阶级的迫害,毕其一生于共产主义运动。单凭这种永不放弃的精神就值得我们理解和同情,何况他的学说足够影响了迄今为止的人类历史进程。正如马克思青年时代所说的那样,“面对我的骨灰,善良的人们将会洒下热泪”,每一个善良的人,即使你不认同他的思想,但是作为一位伟大的、勤奋的思想家,难道也不应该获得人们最起码的尊重吗?

一些专家学者站在资本家的立场上,鼓吹自由主义学说,对马克思主义学说往往抱有轻蔑的态度,还可以理解,毕竟是屁股决定脑袋。可是,有些研究马克思主义的体制内学者的做法就难以接受了,在课堂上对马克思主义大讲特讲,比谁都马克思,下了课,在自己私下里则是另外一种态度,甚至有的在课堂上随时揶揄一把马克思,或者言之凿凿地说马克思的这一点是不对的、那一点是有问题的,其实自己根本就没读过马克思的著作或者压根就读不进去。更有过份的对学生说,你们就这样记下,考试的时候能得分就可以了,考完了就全部忘掉。这样的教师,通过浅薄的表现,博取了一些学生的掌声,但是也有一些具有独立思维学生对其做法甚为不满,称之为“满嘴跑火车”。不管是在大学课堂上,还是在网络空间里,对马克思、毛泽东等这些革命领袖及其思想肆意揶揄讽刺,是有的专家学者的拿手好戏,一个个牛哄哄的,好像他们已经超越马克思、毛泽东的思想了。“邓相超现象”只是暴露出来的冰山一角,潜水的邓相超还不知道有多少?。当年的我,受到这些影响后一度很困惑,于是带着将信将疑的态度循着他们抹黑的地方去研究,钻研经典,结果反而让我发现很多了蓄意的抹黑,也使我进一步发现了革命领袖的伟大。在我的同学和朋友里面,既有与我观点和认识一致的,也有观点认识存在较大分歧的,尤其在我的研究生同学圈里面,这种分歧更大,很多讨论都是立场先行,并以颠覆传统历史叙述,尤其是近代革命史的叙述为多,似乎这样才是有自己的真知灼见。只要你敢站在一个正面的立场上说几句正面的评价,他们一定会说你被洗脑了。这些人最善于运用的就是,当你和他讨论一个问题时,举的例子,好的都是美国等西方的,坏的都是中国的,完了总是意味深长地说这都是我们的体制有问题。记得研究生毕业若干年后的一次同学聚会,我们在一起难免会讨论一些政治历史的话题。一位当时贵为一个大学的马列教研室主任的哥们,很是决绝地说,土地革命时期分田分地的政策显然是错误的。由此,我们展开了长达3小时的辩论,最后也没有结果。分别时,在夜晚的路灯下他语重心长地告诉我,思想不要太保守了,要学会创新。然后,握手、拥抱、ByeBye,于是就这样的真的ByeBye了,后来我就怎么也联系不上了他。正可谓,道不同不相为谋。有时,我想这是不是他混得比我好的原因呢?前几天听同学说,这为同学已经贵为副院长了,我暗暗为他祈祷千万别变成了“邓相超”第二。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陈汉灵
陈汉灵
时事评论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