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永定:人民币自由化要暂时休息整顿

余永定 2017-01-09 浏览:
随着外汇储备的逐渐减少,对于干预外汇市场的能力就越来越低,资本外逃的速度可能更快。我们不应该害怕贬值,我相信贬值的幅度不是没有边际的,我们完全可以控制。如果贬值幅度过大,进一步的加强资本管制,我们有大量的外汇储备,到最后的时间,我们有一个底线,不能让汇率贬值超过25%。贬值不超过25%,这可以让我们有大量的弹药。

余永定:人民币自由化要暂时休息整顿

以下为文字实录:

余永定:我就根据和讯的安排谈一些中国经济形势。2017年的世界经济,可以用这一幅图画来表述,就是充满了不确定性。原来只是一只黑天鹅,现在不知道飞出了多少黑天鹅。

这个不确定性中,最大的不确定性来自于哪儿呢?来自于这位老兄。我这里引用的是牛津经济研究所的一段话“特朗普当选可能意味着现在这个时代是最好的时代,也可能是最糟糕的时代。但是,确实是没有人知道事情将会向哪个方向发展,是向好的方向发展呢?还是向最糟糕的方向发展呢”。

我自己感觉到特朗普对全球政治、经济秩序的威胁不可低估。特朗普这个人,我在40年前就知道。在我学英语的时候,我看《时代》周刊,其中有一篇文章专门介绍一个美国大佬在闹离婚。当时是一个丑闻,他的第一个老婆是个捷克人。如果我说得不对,大家可以去查查。我想证明一点,确实40年前我就知道这个人。并不是因为他做了什么好事,而是在搞离婚,这种所谓的丑闻。这是40年前。

这样一个人居然当选了美国总统,这确实说明了一些问题。他的崛起应该说是美国国内各种矛盾尖锐化的产物。在这其中,中国因素也不可低估。在1980年的时候,中国的GDP只是美国的5%,现在已经超过了60%。这种情况对于习惯做老大的美国人来讲是难以接受的。至少对于美国相当一部分人是难以接受的。所以,特朗普当选是不是有点中国因素?我认为可能是有点中国因素,中国的崛起,美国的衰落,这是特朗普当选的重要原因。

特朗普虽然还没有正式执政,但从他目前一系列的言论中可以看到他试图在改变尼克松以来的对华政策和全球战略。尼克松当时的想法是“联中抗苏”,这样一种国际战略的基本格局持续了几十年。在最近几十年,随着中国的崛起,在逐渐地变成,但还没有发生转折。

在特朗普任期内,有可能发生这种转折,他不断地对普京示好。他为什么不断对普京示好呢?我觉得反映了中国某一部分精英的看法,中国现在成了美国世界霸权的主要挑战者,俄罗斯是个衰落的国家。虽然俄罗斯有核武器,但是,不妨“联俄抗中”,可能有这样一种战略转变。

这种转变对中国来讲是非常危险的。我们应该对此抱有高度的警惕。

在过去三十年,中国之所以取得了巨大的成绩,我觉得有偶然性,有很大的偶然性。这个偶然性是我们维持了三四十年的和平。在过去三四十年,世界没有经历大的战争,中国更没有被卷进战争中去。回顾历史,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到现在没有大规模的世界性战争。从60年代到目前,没有涉及到主要国家的大规模的常规战争。这种和平的环境对中国的崛起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特朗普是不是会改变这样一种局面?我觉得我们应该高度警惕。

我们不知道特朗普打的什么算盘,也可能他根本没有算盘,到时候临时发挥,我们搞不清楚,我们也不能替他设计。但是,我们应该尽量使自己立于不败之地。我们过去习惯于说现在是改革开放的战略机遇期。这种所谓“战略机遇期”的说法,我们说了四十年,现在是不是还是这种机遇期呢?我觉得很难这么说,至少应该画一个很大的问号。

针对这种重大的国际形势转变,我们中国也应该对自己的国际战略进行调整。从经济的角度来讲,我们的对外经济战略应该做相应的调整。

特朗普还没有上台就威胁说要对中国展开贸易战。显然,我们中国的出口会受到冲击。同时,特朗普也一定会采取一系列的措施,妨碍中国到美国去兼并、收购。以国家安全为由把中国拒之门外。

前段时间,大家看到一些新闻,美国的金融管理当局惩罚了中国的金融机构,说中国的金融机构违背了美国的一系列的法律等等。比如,农行又出了一点问题。很多人不自觉地认为确实我们自己有问题。据我所了解,实际情况并不是这样。实际上是美国在鸡蛋里挑骨头,在想方设法地遏制许多中资机构的发展。对这样一些充满了不确定性,会带来很多问题的一种新的变化,我们应该做好充分的准备。

牛津经济中心对2017年的全球风险进行了民意测验,采访了大量的金融机构、精英人士。全球的第一大不确定性,就是特朗普将发动贸易战,占到30%的不确定性。第二大风险是中国经济进一步下滑。第三大风险是地缘政治紧张。第四大风险是美国持续升息对发展中国家经济造成冲击。前三项风险的人还是比较多的。

但是,也应该看到大家对风险的评估是比较分散的。这说明2017年是充满了不确定性的。

2017年有什么好事要发生呢?根据牛津经济中心的调研,大部分人认为特朗普的财政刺激政策将导致美国经济的强劲增长。这种增长将有利于全球经济的发展。第二项就是全球财政宽松政策。第三项是全球劳动生产率会上升。我认为第一项,为2017年全球经济的发展注入一些活力,这一点的可能性还是比较大的。

具体再看美国的货币政策、财政政策,特别是货币政策。一个非常重要的事实就是在2017年美联储要加息,而且肯定要加三次息,加息的幅度比我们原来的预期要大一些。美联储加息对全球经济会产生什么影响?

来源 : 经济学家圈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余永定
余永定
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