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下的中国是1900年的美国,未来最紧迫的是?

郑若麟 陈平 李念 2016-12-15 浏览:
中国是1900年的美国,最紧迫的是占领科学、金融、军事制高点。中国道路的崛起,突破了西方模式。中国今天的历史地位不是像主流经济学家所讲,中国是1970年代的日本,经济速度一定要放慢,我认为中国就像1900年的美国,下一步高速发展的空间还很大,更重要的是占领科学、金融、军事的制高点。

当下的中国是1900年的美国,未来最紧迫的是?

▲陈平在演讲

 

郑若麟主持感言:

陈平:一位与众不同的“经济学侠客”

我也曾经是一位武侠迷。所以,当我遇到“眉山剑客”陈平先生时、特别是明白了他“寂寞求错”的内在含义之际,我深感震撼……震撼的主要原因是,中国终于也出现自信的学者了。而且其自信绝非“无知”或“自大”、“自负”;恰恰相反,陈平的自信,他对中国道路的自信,正是建立在学贯中西且走遍世界的基础之上。陈平所代表的这一代学者,已经突破西方经济学、政治学理论所构筑的精密框架,而开始建立中国自己的一整套建立在实践基础上的理论。

我在法国常驻二十多年。我曾遇到并结交了很多法国的名家学者。他们普遍对中国当代思想界和学界颇多轻视。他们对中国学者最大的批评是:没有自己的观点,只是人云亦云地重复西方的理论而已。确实,我们百年来的落后,使我们已经忘记“自信”两个字是怎么写的了。陈平则不同。他从实践走向理论,而且跨界研究,以物理学家的严谨和实证精神,来研究经济问题,从而得出与众不同的结论。更重要的,正是因为他的理论不是从西方学者那里的舶来的,所以他有着非凡的、多数国内学者所缺乏的这种宝贵的自信。因此他的演讲非常吸引人。

应该承认,《中国正在说》确实是一档非常特殊的政论节目。演讲嘉宾的学术理论上确实都各有独到之处,说服力甚强。陈平等则是其中的佼佼者。

古人云:开卷有益。我则曰:看看电视中的《中国正在说》,亦绝对有益……

当下的中国是1900年的美国,未来最紧迫的是?

郑若麟(左)主持,陈平(右)主讲《中国道路能否超越西方模式》

演讲正文

【导读】机械模仿西方模式必然失败,已有的改革摸索之路和传统的东方优势将在当下发挥作用,在辨析了中国道路与西方模式的优劣后,我们是否找到了发展的更精准的方向?中国大而不强的现状如何改变?美国在二战后重视教育、科技的历史给我们什么启发?上周五,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研究员陈平,以物理和经济的跨界思维,以及求学、教学40余年在西方的亲身体验主讲了《中国道路能否超越西方模式》。

 

在巴西,被问中国发展的秘密在哪里?

 

我1962年读中国科技大学物理系,文革后期分到成昆铁路的眉山电务段,当了五年铁路工人。后来又在中国科学院做了5年氢弹和平利用。我在1980年代去美国留学做经济学研究,师从诺奖化学奖获得者普里戈金。我们发现了经济混沌现象,发现文明发展的道路是多种文明在竞争,而不是西方主流经济学宣传的向英美模式的趋同、收敛。世界各国的经济学家请我去演讲,越来越多的感兴趣的不是我们做的复杂科学,而是让我讲清楚为什么中国会崛起。

我第一次总结中国模式的经验是在巴西,金融危机结束后的2009年,会议的主题是《危机之后,中国是世界的中心吗?》。我讲完后,巴西前任财政部长力邀我去首都的巴西总统战略规划部。我至今还记忆犹新。他们的办公室不像是个政府部门,而像总参的作战部:左边大屏幕上是中国地图,标出铁路、高铁、高速公路几横几纵,右边大屏幕上是巴西地图,也是几横几纵,一看就是向中国学习的。

规划部的专家问了我一个西方经济学家从未问过我的问题:巴西每提出一个发展规划,还没开始实施,西方媒体的批评就铺天盖地而来,破坏环境啊、政府扭曲市场啊。但你们中国怎么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中国发展的秘密在哪里?

当下的中国是1900年的美国,未来最紧迫的是?

▲在毛泽东时代,新中国建立了独立的、完整的工业体系

 

我说,凭物理学家的直觉,不是金融经济学家的教条,为什么中国金融政策比日本还要独立,中国发展政策比俄国、德国还要独立?因为中国在毛泽东时代就建立了独立自主的科技体系、独立的国防。所以中国才会有独立的发展政策。如果没有独立的科技体系,那就只会发展东亚模式的依赖经济。他们非常高兴,因为从来没有听过这样的回答。

中国和西方其他大国竞争到底是处于优势还是劣势?我给大家讲三个例子。

 

美国德州建轻轨的决策历经20年未能通过民主投票

 

我曾在在美国第二大州的德克萨斯州住过,比四川面积还要大。因为只有货运而没有客运铁路,他们当时提出要建一条轻轨来连接几个主要的城市。公民民投票投了多少年?投了20年,到现在还在纸上。

当下的中国是1900年的美国,未来最紧迫的是?

▲2020年中国高速铁路网规划

 

为什么呢?因为资本主义制度下利益冲突太多。修条轻轨谁不高兴?航空公司不高兴,因为人都跑到轻轨去了,它的利润受损;旅馆业也不高兴,你坐了轻轨当天就到家了,我的旅馆收入就要下降;沿线居民也不高兴啊,噪声增加,我的房地产贬值;稍微远一点的居民高兴,地价增值,但再远一点的居民不高兴: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啊?凭什么我要交税呀?所以在西方要修铁路高铁,选线、设站都成了问题。只有在中国,金融危机时投了4万亿,一下子变成高铁长度全世界第一。所以现在很多国家,包括美国英国要学中国造高铁,但他们的制度成了制约。印度要征地,私有制又征不下来;美国和德国要选线,就会利益不均。所以中国第一条优势:社会主义大协作。这种协作模式超过西方制度下的分工加市场交易。

来源 : 文汇讲堂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郑若麟
郑若麟
文汇报高级记者、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