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撼蒋介石心灵的警世危言

常家树 2016-12-01 浏览:
1943年初冬,重庆黄山委员长官邸。蒋介石正在伏案阅读一份至关重要的延安观察报告。说不清他是第几次重读,以前漏掉的、现在认为是重要的他都用毛笔划上横杠或注上眉批。阅后在报告的扉页作了如下批示:“此乃本党某同志对中共情形实地考查所得之结论。某同志一面为三民主义之忠实信徒,一面对党派问题,素无成见:故其所得结论,较客观而深刻。某建议部分,亦颇有独到之处,可发人深省。

想一想:“自民国三十年(1941年,引者注)起,对时代暴风雨的预感,一直压在我的精神上,简直吐不过气来。为了想抢救危机,几年来绞尽了我的心血。从三十三年(1944年,引者注)到三十五年,浮在表面上的党政军人物,我大体都看到了。老实说,我没有发现可以担当时代艰苦的人才。甚至不曾发现对国家社会,真正有诚意、有愿心的人物。没有人才,一切都无从说起。”混在文恬武嬉“宁愿以片刻权力的满足,不惜明天的碎尸万段的天性”的群体中继续从政?做贪官还是做清官?如果不能泯灭自己的道义良知,努力去做一个清官,那么,它的成本代价,有时候远远超过去做一个贪官和昏官。

他认为,近代中国贫穷积弱,国际上不断遭受欺侮,国内政治纷争,战争频仍,社会混乱,人心浮躁,其病症根源都是中华文化危机。要让每一个中国人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体面尊严的生存可能,那就是文化自省、自新、自觉,从而在中西方文化交流中开辟出能够化解现代化生活危机的中国文化新生之路,以弘扬中华文化来拯救中国社会和现代人生。

看透了这一切,徐复观回到南京所做的第一件事,是提出辞呈,退出国民党政权的政界圈子。他从蒋介石那里得到一笔钱,然后与商务印书馆合作,创办一份纯学术月刊《学原》,自1947年创刊,至1949年停刊,共出三卷。从大陆逃亡香港,按照熊十力先生当年将“佛”改为“复”的要求更名徐复观。他从蒋介石那里又获得九万港币的经费,于1949年5月创办《民主评论》杂志,为五十至六十年代港台地区新儒家思想提供了一个主要舆论阵地。迫于生计,1952年应约到台湾担任教职。此后,徐复观以读书、教书、著书为终身职业,并成为新儒学重要代表人物。上世纪八十年代,徐复观的《中国艺术精神》《两汉思想史》等著述传到大陆受到学术界、读书界的广泛好评。

来源 : 党史纵横2016.9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