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映真:发展反保守右派的进步力量,是台、港当务之急

陈映真 2016-11-23 浏览:
香港的“民主派”和特区政府背后的豪商资产阶级的对立,台湾“蓝”、“绿”的斗争,都是两地右派、保守派间的政治斗争。港台两地进步势力的边缘化和弱体化,使民众失去第三个真正的民众的民主主义势力的选项,才是港台问题的癥结所在。

陈映真:发展反保守右派的进步力量,是台、港当务之急

陈映真先生

【按:台湾着名左翼作家、社会主义统一派活动家陈映真先生,2016年11月22日在北京逝世,享年79岁。谨转载陈先生这篇剖释香港问题的文章,表达我们的沈痛哀悼。】

今年(2004),我在香港通过电视全程报导,目睹了“民主派”推动的“七・一”大游行,有一些想法。

战后在第三世界各地的民主化斗争,多半发生在宣称是民主、自由、人权表率大国美国为其经济的、政治的、战略的需要所支援的、扩及广大亚、非、拉、中东的许多扈从国家。这些国家,在冷战体系下,以各种“国家安全法”、“反共法”,以捍卫美式自由、民主之名,由国家权力发动有组织的、大规模的非法、秘密、任意的逮捕、拷讯、投狱、处决、暗杀,清除追求人民的民主主义的知识份子、作家、记者、市民、学生、工农人民和社会运动家,杀人以数万、十数万、甚至百万(印尼推翻苏卡诺的反共政变)计。从东亚看,在战后的韩国,李承晚、朴正熙、全斗焕、卢泰愚的军事反共独裁统治,韩国民主市民和学生屡仆屡起,为民主主义奋力抗争,被拷问(有人因而致死)、投狱者不知凡几。在台湾,情况不用多说。一般人不知道的是,台湾有两波民主化运动。第一波是一九四六年到一九五○年大陆上向蒋介石要求民主化,要求各政治党派合法、平等,要求停止内战、和平建国的民主化运动。这个运动感染到台湾,一九四七年一月初,有万余高校学生参与了声援抗议沈崇事件要求民主、自治的斗争,同年二月有要求台湾民主自治的二二八事变。一九四九年四月,陈诚先发制人,爆发了大量逮捕台大、师院(今台湾师范大学)学生二百余人,史称“四六”事件。一九四六年底,国民党以“惩治叛乱条例”,大举肃清新民主主义运动。一九五○年韩战爆发,美第七舰队介入中国内战,“保卫”台湾独裁体制,白色恐怖更加肆无忌惮地扩大,粗略保守估计,枪决四、五千人,投狱八千至一万两千人。而在美军驻在的星条旗下,台湾以“民主、自由中国”之名成为美国东亚冷战的前线基地。

在中南美,在中东、在非洲,美国支援的“国安・压迫”性国家(national security repressive States)不知凡几,都以“自由、民主、反共”之名,残酷镇压各地的民族・民主运动,严重摧残人权、蹂躏民主和自由,大肆捕杀民主市民、学生和工农。于是各地乃有与之相拮抗的人民的民主化运动。

相形之下,香港去、今两年的号称五十万人的“民主”示威,貌虽类似,有本质的不同(今年游行的人数事后客观估计,只在十四至十九万人)。

从口号上看,港人要求“民主”、“自由”、“人权”,要求还政于民,也有社会的弱势者抱怨生活艰苦,抱怨特区政府“漠视弱势群体的需要”。其实核心诉求集中在要求特首由民众“直选产生”。

香港当然应该有安全部门。回归前几年,我受大陆邀请参加在港的一个学术讨论会时,港英当局拒绝发给我入港签证,经会议向港英交涉了两天才临时补发。今年二月份,我受浸会大学聘为驻校作家,签证手续特别难,经校方斡旋才办下来。这次到港看病出入深圳,妻的签证很快就办下来,我的则至今还在折腾不决。我估计是特区“回归”后一直没有更新“安全”档案的缘故。这种事情,也部份说明今日“香港问题”的一隅。

但回归后香港的媒体,除了《文汇》、《大公》之类的少数“官报”,无不以“亲中”为戒,莫不以批评、调侃甚至谩骂中共为卖点,为“先进”、“自由”和“民主”。有人说,回归后,这种现象反倒变本加厉了。但从来没有香港的言论人,记者被捕,报馆杂誌社被封。没有警察特务的任何恐怖,没有持政治异见者成群失踪、被秘密非法逮捕和入狱,这与冷战时期五○年代独裁政权下的民主运动的命运,情况完全不同。

则香港“民主派”所要的“民主”、“自由”和“人权”断然比港英殖民地漫长的统治历史时期下,只会更多,不会更少。

什么是今日香港问题的癥结呢?我不禁沉思。马克思主义者认识到,“政治”,具体到实际,是夺取政权和把持政权。夺取不在手中的政权,和把持已经到手的政权的斗争,发生在剥削者阶级和被剥削阶级之间,如“巴黎公社”惨绝的斗争,如国共内战;也发生在同阶级间不同阶层和宗派之间的斗争——如今天西欧资本主义国家中资产阶级不同政党间选举轮替,和美国民主党和共和党之争。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陈映真
陈映真
台湾作家、中国作协名誉副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