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香港,失去房产,梦想再多我们也将无家可归

蜗牛妹 2016-10-12 浏览:
尽管2000年前后,香港因为经济衰退、楼市低迷,曾经暂停过土地和房屋供应,但直到前几年,政府才重新提出了不少二十年前公布、之后被搁置的大型新发展项目。但这并不能缓解现时香港空间不足的问题。一套房子对社会阶层的撕裂影响将更为深远。2000年代中期开始,香港有楼者和无楼者的差距一直在扩大,离婚率上升,下一代成长在破碎的环境中,令跨代流动性低,社会变得更加不公义。

 

如果说自由行黄金十年得利最多的是大地产商,内地资金南下得利最多的将是金融行业;而本土居民则成了资本通胀、贫富差距的最大受害者。如果内地的房地产库存都能神奇的去掉,香港的居屋理应拥有更多的选择。

 

如果香港政府补贴住房私有化及放宽转售限制,算下来的新增房屋资本约可达3.336万亿,差不多是2013年GDP的156.9%,每个公屋单位的房屋资本会平均增值336万,租置单位每个增加196万,居屋单位每个增加205万。

 

在香港,失去房产,梦想再多我们也将无家可归

 

当然,这里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是:如果大量公屋进入供应市场,会不会令私人楼房的价格下跌,令私楼业主拥有负资产?

 

英国在1980年10月3日,开始实行《英国房屋法》。当时英国的公屋里住了差不多650万家庭,在购买权推出后,英格兰卖了超过190万套公营住宅,占累计存量的三分之一。

 

在香港,失去房产,梦想再多我们也将无家可归

 

尽管自住业主总人数和比例出现了上升,更多家庭拥有了房屋单位的完整物业权,但住宅价格并没有下跌。

 

在香港,失去房产,梦想再多我们也将无家可归

在香港,失去房产,梦想再多我们也将无家可归

 

而且如果你们看看2016年香港开发商推出的私楼,性价比简直是没话说(香港的实用面积除以十便是内地常用的平方米),今年港岛最小的一套单位只有16.3平米,跟深圳那个6平米的有的一拼了。虽然居屋不一定有新房住的舒服,但多一个选择也是好事呀。

 

在香港,失去房产,梦想再多我们也将无家可归

 

徐子淇虽然是香港人最羡慕的人,但是她老公家今年推出来的楼盘,简直是挑战各种人类极限。最新出了个只有41.8平米的四房单位,其中一间房间只有3.7平米(低过香港监狱平均4.9名米的面积),预计这样的房子尺价还要1.7万(一平米就要17万的),而且还是2018年才能交楼,还不是核心地段哦。

 

在香港,失去房产,梦想再多我们也将无家可归

 

这几年香港的新盘劏房之多也是亮瞎了大家的眼,随便看一个厕所兼浴室的长度,成年男子张个胳膊就碰到了。

 

在香港,失去房产,梦想再多我们也将无家可归

 

当然也有李超人在将军澳的楼盘,这厕所上的以为自己在坐飞机。

 

在香港,失去房产,梦想再多我们也将无家可归

 

尽管一如预期,香港未来四年每年平均私人住宅落成量是1.8万个单位,比2006-2015年的1.1万高了有六成。

 

在香港,失去房产,梦想再多我们也将无家可归

 

但是同期的楼面面积仅仅上升了30%,比2015年仅仅升了30%;落成量会从2016年的1260万平方尺,减至2019年的1180万平方尺。含泪翻译就说:下面这几年我们住的房子会越来越小。

 

在香港,失去房产,梦想再多我们也将无家可归

 

如果说不同年代的楼房就跟不同年份的葡萄酒一样,都有不同的特性,再过几十年看回来香港的楼房这几年的品尝特点就是细而小,QAQ~~

 

而同期,香港土地市场的供应也在减少,因为可以直接用来开发的填海或新市镇土地占比在2015年只有50%,更多的土地来源都是要经过城市规划程序去改变土地发展用途的(在讲究民主法治的社会,这样做的bug在于有时候会拉长开发耗时,十年八年也是有可能的)。

 

在香港,失去房产,梦想再多我们也将无家可归

 

下图想不到的是,港铁不声不响已经成为香港最大的私楼供应地主了(虽然他们的大股东还是香港政府)。

 

在香港,失去房产,梦想再多我们也将无家可归

 

这里丢给二级狗一个问题,假设业主现时没有财力上车,那他们能不能买入港铁的股票作为对香港楼价的对冲?毕竟港铁过去十年股价升了1.22倍,同期恒指升35.96%,新鸿基地产升37.96%,恒基地产升54.24%,恒隆地产升6.5%。

 

在香港,失去房产,梦想再多我们也将无家可归

 

尽管2000年前后,香港因为经济衰退、楼市低迷,曾经暂停过土地和房屋供应,但直到前几年,政府才重新提出了不少二十年前公布、之后被搁置的大型新发展项目。但这并不能缓解现时香港空间不足的问题。

 

在香港,失去房产,梦想再多我们也将无家可归

 

且不说已经有65.5%的自住业主已经还清物业贷款,大家的资产负债表非常健康。

 

在香港,失去房产,梦想再多我们也将无家可归

 

就看2011-2015年的平均初婚、活产婴儿(父母都是永居)、离婚的总数目,是远高于1986-1995年的;只是我们现在的房屋落成量和落成单位都变少了,处于供少于求的阶段。

 

在香港,失去房产,梦想再多我们也将无家可归

 

估计以后比找男友更麻烦的,就是在地多人少的香港买房子了(想到香港是中国一线城市中唯一不限购、还是以港币美元计价的地方,还无房的博主,深深吸了一口气)。

 

在香港,失去房产,梦想再多我们也将无家可归

 

比博主不听爸妈话后果更严重的是,一套房子对社会阶层的撕裂影响将更为深远。2000年代中期开始,香港有楼者和无楼者的差距一直在扩大,离婚率上升,下一代成长在破碎的环境中,令跨代流动性低,社会变得更加不公义。

 

在香港,失去房产,梦想再多我们也将无家可归

 

香港离婚率全球第三,而离婚的男女主要集中于低收入的公屋家庭,趋势上看最近几年的情况更差。虽然公屋编配准则是有利已婚夫妇尽快上楼,但因为没有对首婚及再婚做出区别;因此近些年变成鼓励婚姻生活不愉快的夫妇或低收入家庭再婚,低收入的离婚父或母,若其有受供养的孩子或者选择再婚,他们再次申请公屋时,会获得优先考虑。

来源 : 财经美女蜗牛妹微信公众号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