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复旦副教授白钢:共享经济是通往社会主义的桥梁

白钢 李北方 2016-08-25 浏览:
对当下的中国社会而言,生产资料公有制丝毫不应弱化,要大大加强才是,以北欧国家的标准为参照,中国经济中的公有制成份都已经显得低了。党驾驭资本需要分两步,必须先把国有资本给改造好了,否则也没有改造其他资本的抓手。在社会、文化等其他领域,逻辑也是如此。

 

专访复旦副教授白钢:共享经济是通往社会主义的桥梁

 

南风窗:你参与写作的以社会主义为主题的《大道之行》一书取得了出人意料的反响,以至于有人最近两年“社会主义有点潮”。那么我的问题先从社会主义的立场开始,多年来人们对这个话题仿佛已经达成了某种共识,像你这样喝过多年洋墨水的,表明社会主义的立场很容易招来异样的目光,觉得你很奇怪。如果让你来为社会主义立场辩护,你会怎么说?

白钢:我会从两个方面来讲。首先,社会主义在文明论的道体层面有它的根源,它有普世的面相,在东西方一切文明中都能找到它的根据和体现的形式。我个人的兴趣就在于研究各种文明的传统和现实的关系,我很真切地感受到,社会主义理念是如何深植在各种文明体的深处的。其次,社会主义在我们这个时代的现实性比在任何时代都要强烈,技术的发展趋势和新的经济形态都呈现出和社会主义的内在品格相应的一些特征,比如由大数据、云计算构成的互联网信息交互的网络,在这个网络中体现出来的人和人之间平等的关系,这至少是与社会主义品质相应的一个雏形。如同马克思当年说过的,手工磨对应封建的生产关系,蒸汽纺机对应资本主义的生产关系,跟社会主义相适应的就是以互联网为代表的新的经济形态,互联网时代的到来也使得不争论变得事实上不可能了。

南风窗:在你看来,什么是社会主义的品格的呢?一般意义上讲的社会主义的主要内容是生产资料的公有制,但互联网产业几乎没有公有制的成分,你却认为其中有社会主义的因素,这是为什么?

白钢:社会主义最根本的品格是平等和觉悟。平等和觉悟是结合在一起的:最根本平等在于,一切人本身都是有觉悟性的;而最根本的觉悟在于,体证一切人是究竟平等的。这是平等与觉悟的诠释学循环。文明论意义上的社会主义,意味着通过制度化的方式使平等与觉悟的循环圆满地展开与实现。

社会主义要有各方面权利的平等,并不纯粹局限在政治领域,还应该要延伸到经济以及经济社会以及法律关系当中去,特别是人和人的关系当中。社会主义意义上的平等是承认差异的,是在承认差异基础上和而不同的平等。生产资料公有制是平等这一文明论品质在经济领域极重要的体现形式,但单纯的公有制并不能够保证社会主义性质得到实现,只能保证国家资本主义。对当下的中国社会而言,生产资料公有制丝毫不应弱化,要大大加强才是,以北欧国家的标准为参照,中国经济中的公有制成份都已经显得低了。真正意义上社会主义企业有两重含义:第一,其生产资料是公有的,因而能够保证生产资料所有者之间的经济地位的平等,即人与物关系的平等;第二,劳动者(包括基层员工)作为企业的主人翁参与到企业的决策、管理、运行、经营的方方面面,因而不存在依附性的、压迫性的人和人的关系,在人和人的关系上同样是平等的。

国有企业基本可以保证第一条,但人与物关系的平等并非直接对应于人与人关系的平等。人和人关系的真正平等,必然意味平等与觉悟这两种品质的有机结合。我们需要破除将人简化为理性人、将理性简化为工具理性乃至利益算计的迷信,要承认人的本质并不是恒常不变的,它总是与特定的社会历史条件相关并伴随社会历史情境的变化而呈现新的形态,也要承认人的本质是极丰富复杂的,有着若干不同的维度,并始终包含着在不同纬度间迁变跨越的可能。“经济人”更近于对人的动物性本能的描述,但人之为人,恰恰在于会提“人之异于禽兽几希”这样的问题,还有超越动物本能的更高追求。国有企业改革确实是必要的,但改革的路径方向不应是所有制,而是探索建立一种能够更好地发挥全体员工的主人翁意识和主体性的完整机制,能有效激发参与者的觉悟,并且让被激发的觉悟有效地贯彻体现到企业运行的方方面面。

在这个意义上,有些私企更具备社会主义企业的特性,它在上下级关系上和个人的积极性上,也就是说在平等和觉悟两个方面表现得都不错,尤其以互联网企业更为明显。

 

南风窗:可否简单回顾一下对社会主义的认识的深化过程,人们是怎么一步一步认识和理解何谓社会主义的。

白钢:马克思最重大的贡献是达到了资本主义的自我意识,马克思之前的思想家都没有达到这个高度和深度。所谓资本主义的自我意识,是指不但意识到了资本的特性和它在运动中的矛盾,更重要的是意识到了自我的命运,也就是要死亡的。马克思还论证了怎么扬弃这个必然死亡的命运,扬弃是指资本主义死亡后会有新的社会形态出现。这个新的社会状态被命名为社会主义,从这个意义上说,社会主义就是对资本主义的扬弃,但扬弃是建立在充分吸收资本主义产生的各种条件的基础上才能完成的。马克思对资本主义命运的预言、对于扬弃资本主义的新社会的描述,在今天看起来的确是在逐步地兑现。

列宁最大的贡献是解决了落后国家是否有权利和如何进行社会主义革命的问题,即要靠先锋队政党的领导,而且通过革命建立了社会主义国家。如果没有列宁,今天马克思很可能被说成是一个激进的黑格尔左翼的思想家,不会有真正意义上的世界历史的影响力,社会主义是在苏联建国后才真正上升为世界历史的潮流。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白钢
白钢
复旦大学思想史研究中心秘书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