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寨的“世界艺术史大会”之名

河清 2016-08-24 浏览:
这年头,国中就是有那么一些人,希望给自己头上戴一顶“世界”名头的帽子。经常有人花点钱给一些不靠谱的“国际组织”,宣称自己名列某某“世界名人录”。其深层原因是有一批80-90年代出道的中国文科学者,相当普遍对西方怀有一种深深的文化自卑和崇洋情结,可谓一种“80年代崇洋情结”。对于他们,西方就是“现代”,西方就是“世界”。

【摘要:这年头,国中就是有那么一些人,希望给自己头上戴一顶“世界”名头的帽子。经常有人花点钱给一些不靠谱的“国际组织”,宣称自己名列某某“世界名人录”。其深层原因是有一批80-90年代出道的中国文科学者,相当普遍对西方怀有一种深深的文化自卑和崇洋情结,可谓一种“80年代崇洋情结”。对于他们,西方就是“现代”,西方就是“世界”。】

山寨的“世界艺术史大会”之名

 

2015年8月23至29日,第22届“国际历史科学大会”在山东济南召开,国内媒体有大量报道。近日看到北京大学微信公众号消息,其同母兄弟、完全同样性质的第34届“国际艺术史大会”,却被叫作“世界艺术史大会”,将于2016年9月16至20日在北京举行。一个叫“国际”,一个叫“世界”,究竟是怎么回事?

事实上,前者是“国际历史科学委员会”(Comité internationale des sciences historiques,简称CISH)开的五年一届的大会,后者是“国际艺术史委员会”(Comité internationale de l’histoire de l’art,简称CIHA)四年一届的大会。这两个委员会,和另外十几个委员会一样,都同属于一个名叫“国际哲学和人文科学委员会”(CIPSH——Conseil international de la philosophie et des sciences humaines)的组织。所以,CIHA和CIHS,是标准的同母兄弟关系。

而这个“国际哲学和人文科学委员会”,本是一个西方民间“非政府组织”(NGO)。它又与其他二十几个委员会、联合会一起,挂靠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但不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正式机构。就像海牙临时仲裁法庭貌似属于联合国的机构,但与同设在海牙和平宫里的联合国国际法庭,没有半毛钱关系。

这个“世界艺术史大会”的本名叫“国际”,兄弟叫“国际”,母亲也叫“国际”,其挂靠的远房爷爷辈也谦虚的叫“联合国”,没有自称“世界政府”。这个孙子辈来到中国怎么就自说自话地叫起了“世界”?

其实,将“国际艺术史大会”改名为“世界艺术史大会”的始作俑者,是中国美术学院的C先生。2000年他参加了一届“国际艺术史大会”,与他人共同主持了一个单元分会,自感无限荣幸,回国后宣传“成为我国第一位参与主持该领域最高层次的国际学术活动的学者,也是第一位担任世界艺术史大会主席团主席的亚裔学者。”本人写了一篇“主席团主席还是单元主持?”博文,揭示了这个大会的真相,此事就过去了。

不料前赴后继,2013年出来一位北京大学的Z先生,要张罗操办2016年的“世界艺术史大会”。本人于2013年4月1日上海《东方早报》上发表了“请不要把‘世界’随便送给别人”,指明这个组织和大会从来都是叫“国际”,没有自称过“世界”。而且,这个组织具有相当欧洲中心主义的色彩,其章程明确规定,其官方语言是英语、法语、德语、意大利语和西班牙语这五种欧洲语言。联合国的官方语言还包括中文。这样一个不承认中文是其官方语言的组织,怎么能够自称“世界”?

我向Z先生表示,除非这个组织修改章程,改换名称,否则把“国际”改成“世界”是非法的。没想到,此事一度难住、但没有最终难倒Z先生。一段时间以后,Z先生居然成功说服国外主办方在“CIHA艺术史大会”的“大会”之前,插入了“世界”一词,变成:34th CIHA World Congress of Art History(CIHA官网正式表述)。

这样的叫法前所未有:上一届大会的名称是:33th Congress of CIHA(“第33届国际艺术史委员会大会”)。这个world一词,可以说是专门单独为中国举办的这一届大会而加的,可谓煞费苦心。Z先生以为这样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叫“世界艺术史大会”了。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河清
河清
浙江大学人文学院艺术系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