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产业化是一剂慢性毒药——由刘伶利的悲惨遭遇谈起

陈汉灵 2016-08-23 浏览:
教育产业化以来,不管是私立的大学还是私立的中小学、幼儿园,雇佣与被雇佣的劳动关系决定了教师的命运都一样的。其实质就是鼓励教育的私有化,就是允许资本投机教育,其直接结果就是教师雇佣化。教育产业化,一个打碎的饭碗就打折了教师挺立的脊梁,一个没有了脊梁的教师怎么能够培养出有脊梁的学生?!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

 

教育产业化是一剂慢性毒药——由刘伶利的悲惨遭遇谈起

【摘要:教育产业化以来,不管是私立的大学还是私立的中小学、幼儿园,雇佣与被雇佣的劳动关系决定了教师的命运都一样的。其实质就是鼓励教育的私有化,就是允许资本投机教育,其直接结果就是教师雇佣化。教育产业化,一个打碎的饭碗就打折了教师挺立的脊梁,一个没有了脊梁的教师怎么能够培养出有脊梁的学生?!】

 

最近几天,兰州交通大学博文学院引起了人们的关注,这所大学能把一个身患绝症的教师公然开除,打破了人们关于大学这个词所代表的所有美好想象。刘伶利作为一所大学的教师,在一般人看来,这是一份令人羡慕的工作。因为在我们的印象中,大学教师的社会地位高、职业稳定,工作相对中学教师有着更多的自由时间。可是,刘伶利的悲惨遭遇让我们看到了一个多重的社会。教育产业化以来,大学教师也分体制内和体制外两种身份,身份背后代表的是两种社会地位及福利待遇的巨大差异,其实说到底是社会主义与非社会主义的劳动保障。这种巨大差异,主要源于上个世纪末教育产业化以来存在着的两种性质不同的大学,传统的公办大学和所谓的民办大学。

之所以要给民办大学前面加上“所谓”一词,主要在于这种民办并非是一般的老百姓办的大学,看看这些学校的实际所有者的称谓,董事或董事长,你就会发现它是类似于企业的一种经济组织。既然作为一种经济组织,其经营的目的自然就是营利,而绝不是公办大学那样必须贯彻和落实党和国家的教育方针,为国家和社会培养人才。即便是有的公办大学的所作所为可能也在追求自己的利润,但是这绝对不会公开倡导的,也就是说不会那么嚣张。但是,所谓的民办学校,就大不同了。它是资本主导的学校,资本的逻辑在于无限榨取剩余价值、获得更多的超额利润,学校的所有活动无不遵循这一目标。马克思主义的基本理论告诉我们,所有制的性质决定着分配的方式和劳动者的地位和关系,有什么样的所有制就会有什么样的分配方式。公办大学的所有权属于全民所有即国家所有,它并不是校长的私人所属,校长和其他教职员工一样属于国家的公职人员。归根到底,校长和教职员工一样按照有关部门的工作安排各司其职,按劳取酬、凭工资吃饭。国家的法律政策所赋予教职员工应有的福利待遇与社会保障项目必须如数保障,任何学校领导没有权利予以剥夺。当然,现在事业单位,包括大学在内已经实行了多年的人事制度改革,推行人事代理制,合同制用工,全民雇佣化呼之欲出,但是这种制度也还是相对比较规范的,教职员工也并不是受雇于校长,因此这种雇佣制与私立性质的雇佣还是存在着较大差别。按照公开的资料显示,兰州交通大学是一所公办大学,而兰州交通大学博文学院则是兰州交通大学下的一所私立的学院,至于兰州交通大学有没有在其中出资并参与管理目前并不可知。类似这种情况,在其他地方一般是私立的学院挂公办大学的牌子,不仅在于树大好乘凉而且便于利用公办大学的知名度招生。有了生源,就不愁师源,招一名教师要比招一名学生难多了。曾经有某单位的老板在员工不堪工作环境主动辞职时说,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人多的是。你嫌工作辛苦待遇低,可是一回头,你身后不知有多少人只等着呢。老板们的豪气、牛气自然就陡然上升,想干就干不想干就滚。所以,有人总结了一句很经典也是很无奈的话,那就是面对不公,你只有两个选择:要么忍,要么滚。所以,刘伶利在兰州大学博文学院的遭遇一定都不奇怪。

和全国其他这样的学院一样,兰州交通大学博文学院经营的目的就是一句话:老娘要赚钱!招你来就是让你来干活的,能干活你还有点用,干不了活,留你何用。管你什么有病没病,马上开除。你还要进行劳动仲裁,要到法院告。随便,你一个病病歪歪的打工仔慢慢告,不信老娘就拖不死你。这不,官司还没打完,刘伶利自己真正彻底“滚”了。更直白点说,像刘伶利这样的教师们,在陈玲这样的院长的眼里就不是人,就像是农民养的鸡,能下蛋的鸡留着,还可以给喂点吃的,生了病下不了蛋的鸡只能宰了吃肉。像陈玲这样的院长,压根就不是从事教育的人,更像自己原本就从事的房地产开发的身份,没有教育者的仁爱与宽厚,唯有作为资本家的贪婪与无情。如果刘伶利不是在兰州交通大学博文学院而是在兰州交通大学任职,估计校方不至于如此残酷无情。私立学校克扣、盘剥教师的所得悉数归入老板囊中,生病不能干活的教师跟从老板身上割肉一般;公办学校的领导只是学校的管理者,并不是学校的所有者,任何克扣或盘剥教师的做法不会直接增加自己的收入而且可能触犯国家的法律政策给领导者带来政治上的风险,也不利于管理者在教职员工中的树立良好的威信。私立学校,不管是大学还是幼儿园、中小学,校长就是老板,老板就是校长,老板一人说了算。那些社会保障金之类的国家法律政策明文规定的东西都可以打折扣,更别说借员工生病不到岗而野蛮开除的。兰州交通大学博文学院拖着不交刘伶利的医保、停发工资,到最后开除,哪一样不是栩栩如生地展现了老板的唯利是图的嘴脸,同时也让我们看到了普通劳动者在资本面前的卑微与无奈。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陈汉灵
陈汉灵
时事评论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