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件门”刺破了美国民主气泡

翁淮南 2016-07-30 浏览:
根据最新预测,希拉里或将胜出。从新“邮件门”事件公关上看,希拉里略胜一筹。毕竟,她是拥有40多年从政经验的老牌政客。靠耍嘴皮子的特朗普若拿不出靠谱的“硬货”,很难走到最后。然而“邮件门”转下去,不管特朗普和希拉里究竟谁会是赢家,但最后都难说美国民主赢了。

“邮件门”刺破了美国民主气泡

 

●根据最新预测,希拉里或将胜出。从新“邮件门”事件公关上看,希拉里略胜一筹。毕竟,她是拥有40多年从政经验的老牌政客。靠耍嘴皮子的特朗普若拿不出靠谱的“硬货”,很难走到最后。

●“邮件门”转下去,不管特朗普和希拉里究竟谁会是赢家,但最后都难说美国民主赢了。

美国当地时间7月26日,在费城举行的美国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召开前,维基揭秘公布了民主党全国委员会的19252封内部邮件和8034份附件。近两万封邮件像“子母弹”一样仍不断地炸开,把民主党初选中的丑事和总挂着老公克林顿名字的希拉里的虚伪,全部晒在了地球人眼前。

新“邮件门”事件仍在持续发酵。其刺破美国一串串彩色民主“气泡”,也刺破美国民主制度的诸多神话。

“邮件门”里装着美国民主的脏乱差

美国政客总爱结缘各类的“门”。在美国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上,希拉里成为第一位被美国主要政党确定为总统候选人的女性,这标志着她攀上了职业生涯的巅峰。希拉里本期待通过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的总统候选人提名,将自身的选情进一步炒热,但却再次走进了“邮件门”。

此次的“邮件门”不同于上次希拉里“极其粗心地”使用个人服务器处理公务邮件,而是美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在这一次的党内初选期间支持希拉里,却打压另一候选人桑德斯。大量邮件显示希拉里竞选团队参与了洗钱和操控不同媒体,并动员一大批水军在帮希拉里。这些新闻稿,有很多是希拉里亲自审定发表的。

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大富翁唐纳德·特朗普是特朗普集团董事长及总裁,也是特朗普娱乐公司的创始人。由于担任自己的NBC实镜节目秀《谁是接班人》的主持人,他在节目中常攻击并调侃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是“骗子”。

特朗普或许不知道,希拉里作为女权主义领袖,针对她的麻烦对手特朗普,其团队甚至指使一些人故意对女权做恶毒攻击,然后她本人再批驳那些攻击,树立自己的光辉形象。

我们透过“邮件门”看到了美国民主表面光鲜之下相当肮脏的一些东西,处在这个体制宝塔尖上1%的少数人可以轻松操控执政资源,肆意玩弄着普通美国民众的情感。

新“邮件门”发生后,许多评论家认为,这足以葬送希拉里的总统梦甚至她的政治生涯,因为新“邮件门”比她的上一次“邮件门”在性质上更加恶劣,上一次揪出的是她工作不谨慎,导致了非恶意的泄密。但这一次,希拉里触碰了她的职业底线。

《洛杉矶时报》报道称,事件反映出希拉里团队的道德水准,“没有诚信,被认为是希拉里的软肋”。

大家可以预测的是,“邮件门”将会影响到希拉里的选情。但作为一个公共危机,有40多年从政经验的希拉里应当能扛过去。

“邮件门”刺破了美国民主气泡

(图片来自网络)

谁赢“邮件门”,都难说美国民主赢了

为实现总统梦,希拉里和特朗普双方早就撕破脸面展开博弈。新“邮件门”出现,使双方博弈有了新话题。

在7月27日举行的一场记者会上,特朗普再次语出惊人,他竟然主动向莫斯科喊话:俄罗斯,如果你在听的话,我希望你能帮忙找到不见了的那3万封邮件。你可能会被我们的新闻界重奖。不管是俄罗斯、中国还是别的什么国家,只要能找到希拉里的邮件,诚实地讲,我希望看到它们。几乎是与此同时,特朗普又在推特上再次表达他的愿望,称希望“俄罗斯或其他任何国家”能和联邦调查局(FBI)分享“希拉里非法删除的邮件”。

据报道,希拉里在任职国务卿期间以私人电邮处理公务,共收发6万多封电邮。她离任后将半数交回国务院,其余约3万封均以“私人邮件”为由,声称全数删除。

连日来,维基解密曝光的“邮件门”丑闻已经成为困扰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选情的重大事件,正当希拉里团队苦于找不到俄罗斯间谍“窃取”民主党邮件的证据,以及莫斯科“帮助特朗普选举”的证据时,特朗普的昏话给了他们反击对手的绝佳机会。“这是首次有美国总统候选人鼓励外国势力对自己的政治对手展开间谍活动”,希拉里的资深政策顾问沙利文批评特朗普:“这已从单纯的好奇,从政治课题,演变成国家安全问题。”

于是,美国媒体对于“莫斯科干涉美国大选”新的炒作也开始了:“这无异于叛国罪”“特朗普将国家安全置于危险的境地” “这为有关莫斯科干涉美国大选的争论带来一个惊人的转折”。美国前防长帕内塔说:“特朗普是在要求俄罗斯干涉美国政治!”“一个候选人应该忠于自己的国家。”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翁淮南
翁淮南
《党建》杂志社二编室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