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清:“当代艺术”世纪骗术—《艺术的阴谋》更新版

河清 2016-07-28 浏览:
“当代艺术”的重要特征,是靠“观念”、说法和诡辩,美其名曰“观念艺术”。作品无足轻重,甚至无需作品。任意指认一个日常俗物或一个日常行为,给出一个“说法”,就可以将其点化为“艺术”,真个就是现代巫术。可以说,整个“当代艺术”都是建立在“理论说法”之上。这就给骗子和江湖术士们的招摇撞骗,提供了广阔天地。

河清:“当代艺术”世纪骗术—《艺术的阴谋》更新版

河清:“当代艺术”世纪骗术—《艺术的阴谋》更新版

河清:“当代艺术”世纪骗术—《艺术的阴谋》更新版

 

新版序:“当代艺术”是骗术

 

十年前,拙著《艺术的阴谋》出版,曾在国内艺术圈引起一些议论。官方也有一些注意,但依然不改支持“当代艺术”。一些官方机构,还开设了“当代艺术”的委员会或中心。拙著有过一些影响,但很快归于沉寂,不为大部分艺术界人士所知。

最近几年,中国“当代艺术”有泛滥之势,日益祸国殃民,不得不再次出来发一点自己的声音。

十年前我告诉国人:“当代艺术”是一种“美国式艺术”,也许太过学术。有人会说,“美国式艺术”也是一种艺术呀。

如果当年点到为止还不够彻底,那么这次新版有必要彻底挑明,把话说透白:奇奇怪怪的“当代艺术”不是艺术,官方不应该再资助和宣传“当代艺术”。

忽然悟到:“当代艺术”是骗术,是巫术,是传销(洗脑)!

当杜尚指着小便池,曼佐尼指着自己的大便,博伊斯指着一堆油脂和毡布,克莱恩售卖看不见的“无形画”,沃霍尔指着西红柿汤料,莱诺指着花盆,霍夫曼指着大黄鸭,孔斯、村上隆等人指着幼儿玩具……说:这就是“艺术”,这难道不是骗术?难道不是公然的洗脑?高价天价倒卖这些“艺术品”,难道不是金融骗局?

这些指粪土为黄金的“当代艺术家”难道不都是骗子?是江湖术士和现代巫师?

那些云雾缭绕、不知所云、仿佛让人吸食鸦片头晕目眩的“当代艺术”理论,难道不是骗子作法时口中咕噜吧唧的念念有词?

毫不犹豫,就此把新版书名改作:“当代艺术”:世纪骗术。

所谓骗术,就是以无作有,以假充真,把不是说成是。古今中外,行骗最典型的方术,都是洗脑,忽悠,巫术式的蛊惑,宗教式迷信。

西方“当代艺术”的传布,完全就是靠洗脑和欺骗。其最大的骗局或骗术,就是把杜尚的小便池奉为“艺术品”。其实当初杜尚只是一次并未实现的恶搞,留下一张小便池的照片,并无更多想法。但二战以后美国为了夺取西方乃至世界的艺术主导权,硬是把杜尚的恶作剧说成是正剧——小便池就是“艺术品”!

可以说,西方“当代艺术”的整个逻辑,都是基于小便池是“艺术品”。由此,小便池式的日常俗物,都可以被指认为“艺术品”。日常俗人,都可以被命名为“艺术家”。

正因为此,杜尚被所有西方现当代艺术史,被所有“当代艺术家”和理论家尊为大神,奉为“当代艺术之父”。研究杜尚的著作,汗牛充栋。成千上万的著述,都在赞美杜尚。“2000年时,关于杜尚研究的书单已达十七页之多,”甚至还有所谓“杜尚学”!(王瑞芸语)为什么杜尚会成为神?因为所有“当代艺术家”点化日常俗物为“艺术”,都要追到杜尚的小便池。

事实上,1960年代美国夺得西方艺术霸权之后,对全世界实施了大规模、长时期的理论洗脑,让人们相信小便池就是“艺术品”。一个法国混混(1),被神化为“当代艺术教”教主,成为美国制造的“当代艺术骗局”最大的骗子宗师。

安徒生笔下,两个骗子面对赤身裸体的皇帝,指着空气说:“新衣裁得多么好看啊!”不愿自认愚蠢的众人也齐声赞美:“多么美的纹样,多么美的色彩!”中外“众人”被洗脑后,也不愿自认愚蠢不懂艺术,发出阵阵赞叹:杜尚真了不起啊!他怎么想到把小便池端到艺术展厅呢,这样小便池就成了艺术品,简直神了……杜尚改写了艺术史,扩大了艺术的范畴,太了不起了!

尤其杜尚代言的这个“艺术”,还挂着“当代”的神圣牌子,谁敢质疑?

其实,这不过是骗术导致的迷信而已。皇帝依然赤身裸体,小便池依然是小便池。

既然是骗术,总有人出来戳穿。法国艺评家让·克莱尔二十多年前就揭露:“X君压扁的汽车、Y君的油脂堆、或Z君的书写,我们的眼睛穷于在那里寻找艺术性,因为事实上正如皇帝的新衣,那里没有任何艺术性可看。”(2)克莱尔也比喻“当代艺术”是皇帝的新衣,没有艺术性。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河清
河清
浙江大学人文学院艺术系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