喷子们竖起耳朵听清了: 救灾现场我们为什么啃馒头?

边关冷月 2016-07-07 浏览:
当受灾人民眼里闪着泪花欢呼“解放军来了”心里一块石头终于落地的时候,当这些子弟兵感天动地的时候,这些喷子冷笑一声出来喷了:“啃着馒头”“用着很差装备”“防灾组织不足”等等。我猜想,这些喷子写下这段话的时候,一定在家里吹着空调,喝着咖啡,等着主子们的又一次奖赏。

喷子们竖起耳朵听清了: 救灾现场我们为什么啃馒头?

有一句话说亚洲有三绝:日本鬼子,高丽棒子,中国喷子。这是三个国家的特色,最厉害的是中国的喷子。

喷子是什么?百度里面有详细的解释:喷子,主要出现在微博、百度贴吧、网络游戏、qq群、微信群等网络平台中,他们常常用恶毒的语言激怒他人,挑起争端,使用带有极强侮辱性的言语,以达到用语言屠杀扣字的作为,从心底瓦解对方的心理素质,从而让对方产生愤怒、丢脸、压迫的情绪。这些人的行为通常比较卑鄙,容易使人上当,他们有时也会群起而攻之,使受害者尊严丧失。喷子大多具有反社会人格,这类人有着极度强烈的攻击性,对社会危害十分严重。

其实,百度里还有一点我觉得没说清楚,喷子还有一个特点,那就是无论你说啥,无论你怎么好,他都会站出来什么都喷,且乱喷一气,以攻击别人,攻击国家来获得存在感,以原始的蒙昧的正义为立场。说白了,他就是看不得你的好。

当贵州告急、湖南告急、安徽告急、湖北告急,这些喷子的欧巴没出现,偶像没出现,子弟兵出现了。亦如从前,他们冲锋在最前面,战斗在第一线。

当受灾人民眼里闪着泪花欢呼“解放军来了”心里一块石头终于落地的时候,当这些子弟兵感天动地的时候,这些喷子冷笑一声出来喷了:“啃着馒头”“用着很差装备”“防灾组织不足”等等。

我猜想,这些喷子写下这段话的时候,一定在家里吹着空调,喝着咖啡,等着主子们的又一次奖赏。

很多读者会问,官兵都辛苦成这样,他们怎么还忍心出来乱喷呢?有没有良知?其实,根本无须跟这些喷子们讨论良知,因为他们根本不知道什么是良知。

早在十多年前,我就写过一篇稿子登在《解放军报》头版,说的是东北三省部队与驻地政府签订通用装备军民融合协调机制,部队可以随时从地方政府调拨各种机械设备等装备器材,以应对各种自然灾害。后来随着军民融合不断深入发展,各省(市、区)都出台了类似的规定,而且部队本身也配属了许多抢险救灾装备,所以喷子所喷的部队没有好装备,纯属信口雌黄,只是因为救灾现场的环境、条件受限,好装备开不上去或用不上力,这就像要求我们拿着高射炮去打蚊子一样可笑!

中国军队有世界一流的后勤保障装备。去年初我参加中美联演,当美国大兵品尝我们的新式野战炊事车快速做出来的蛋糕、包子、油条、馒头时,没有一个不叫好。所以喷子们所喷的后勤跟不上,更是在胡说八道。

当过兵的都知道,中国军队团以上单位都有各种应对各种自然灾害的方案预案,当遇到自然灾害需要部队出动时,对哪些分队第一时间出,哪些分队作预备队,什么样的灾情带什么样的装备,什么层级的领导协调指挥,等等,都有明确规定,官兵也牢记在心。还有就是,部队在每年完成年度军事训练课目的基础上,还要完成非战争军事行动,也就是应对重大自然灾害的相关科目训练,尤其像贵州、湖南、安徽、湖北等这样的洪涝灾害较多、防讯压力较大的地区驻军,对抗洪抢险的准备更充分、演练更频繁、手段更娴熟,所以喷子们所喷的“防灾准备不足”更是子无虚有。

那抗灾现场我们为什么啃馒头?因为面对灾难,面对人民受苦受难,我们心急如焚,争分夺秒,哪有更多的时间来吃饭?我们恨不得一个人掰成两个人,恨不得争抢一秒钟拯救出更多的人,恨不得自己是金刚不坏之躯可以不吃饭不睡觉抢救出更多的财物,所以我们腾不出更多的人手、更多的时间、更多的精力去做丰富的饭菜。

据在现场采访的湖北省军区政治部干事何武涛说,当时太白湖大堤上只有两个班的兵力。结果雨越下越大,管涌比预计的要严峻,一个沙袋没跟上,水就往外溢,哪有时间去吃饭啊?!最后吃的馒头是当地一个村民实在看不下去,送过去馒头,为不辜负她一番好意,才吃的。餐车其实就在附近,伙食是可以的。不信,看这张图,附近一个任务不算太重的官兵,他们吃得并不差。

喷子们竖起耳朵听清了: 救灾现场我们为什么啃馒头?

1998年夏天,长江、松花江、嫩江全线告急,其时我正在长春上军校。那天下午,我们正在教室上课,突然接到命令紧急出发,赶赴受灾最严重的吉林镇赉县。

我们凌晨三点多钟到达嫩江一号国堤,经过长途跋涉,又累又困又饿,稍作休整后,就投入战斗。

早上,我们每人发了一个面包、一袋榨菜、一瓶纯净水、一根火腿肠,匆匆吃了几口我们就背沙袋筑堤。中午时分,好多当地老百姓跑到大堤上,请我们到家里吃饭,但我们谁也没去,一是因为部队有纪律不允许,二是因为时间太紧,当时水利部门通报说,二号洪峰将于凌晨来袭,我们心里都清楚,我们多背一个沙包,就能给大堤增加一分一毫的高度,大堤就多一分安全,老百姓就少一分危险。

后来学校后勤部门送来了馒头。我是南方人,对面食天生拒绝,平时再饿,最多也就吃两三个馒头,但那天我就着咸菜和纯净水,狼吞虎咽了六个。

抗灾现场我们为什么要啃馒头?因为馒头能快速做好、方便运输、迅速进食,官兵能迅速补充体力后再紧急投入战斗。即使来了燕窝鱼翅,我们官兵有时间吃吗,有心情吃吗?

2009年“五一”假期,黑龙江小兴安岭突发大火,原沈阳军区某师5000余名官兵紧急驰援。山高路陡,很多着火点运输车上不去,官兵只能下车步行赶去扑火。经过三天三夜的连续奋战,大部分明火终于被扑灭了。师领导的心放下了一大半,他们最担忧的是:山上的官兵已经三天三夜没进一口热食了。师指挥所里,师长对我说,野战炊事车每天都做好饭,可就是没办法送上去。

来源 : 军旗飘飘(Junqipiaopiao81)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