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手时间》:苏维埃人的社会主义情怀

项国兰 2016-06-30 浏览:
读完2015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S﹒A﹒阿列克谢耶维奇的新著《二手时间》,为作者的社会主义情怀感动,也为她鲜明的政治立场点赞。《二手时间》创作的宗旨是:“我试图听到这出社会主义大戏所有参与者的真实讲述。”

4、苏维埃人同以戈尔巴乔夫为首的民主派进行了不屈不挠的斗争

搜集阿赫罗梅耶夫的资料,阿列克谢耶维奇颇费周折,因为前者已经以身殉国。阿列克谢耶维奇使用了与阿赫罗梅耶夫同时代人写的书中、电视专题片中、阿赫罗梅耶夫的笔记本中的材料,而讲述者也是在克里姆林宫工作、比较熟悉阿赫罗梅耶夫的人,这是阿列克谢耶维奇花了很长时间才说服了的,而且要求不具姓名、不具职位。以下是作者对上述材料和讲述者所讲内容,包括笔者在“360百科”上搜索到的关于阿赫罗梅耶夫词条的综合:

苏维埃人最先发现了改革时期苏联民主派那叵测居心的改革目标。阿赫罗梅耶夫是其中的典型代表。他出生于摩尔多瓦的一个偏僻乡村,早年失去父母。他是作为海军军校学员参加卫国战争的。从学员直到元帅,是苏维埃政权把机会给了他和与他一样的成千上万的穷人、小人物。戈尔巴乔夫改革期间,阿赫罗梅耶夫作为总参谋长多次参加苏美裁军谈判。美国总是要得到他们想要的。苏联有一种导弹美国没有,美方的目标是销毁它。但它不并在谈判的条件中。可是戈尔巴乔夫却背着军方自己做出了销毁这种导弹的决定。对此阿赫罗梅耶夫当时就说:“不如我们干脆在瑞典中立国申请政治庇护,别回国了!” 他多次向戈尔巴乔夫报告自己的想法,但他们之间存在根本分歧,主要是国家向何处改?在戈尔巴乔夫的讲话中,苏联人熟悉的话语体系,如“国际帝国主义阴谋”、“海外大亨”等消失了,只提“公开化的敌人”,“改革的敌人”。美国视苏联为“邪恶帝国”,并威胁要对苏联“十字军远征”,发动“星球大战”,等等。而戈尔巴乔夫却大谈“世界是一个共同的家园”,“全人类的利益高于一切”,“战争不再是政治的继续”,等等。阿赫罗梅耶夫在办公室大骂,说戈尔巴乔夫的演讲都是“浑蛋话”,戈尔巴乔夫是“外行”,是“俄罗斯的甘地”。他预感到如此下去对国家是巨大的灾难。起初他以为是有人向高层谎报实情,后来才明白这是一种自觉的背叛。他不能参与瓦解自己为之奋斗了一生的事业。他申请退役。戈尔巴乔夫又请他做总统顾问。到了克里姆林后,曾几次要为他提薪,他都以够花为由而婉拒。1989年列宁格勒化学教师尼·安德烈耶娃挺身捍卫共产主义,她在《苏维埃俄罗斯报》上发表的《我不能放弃原则》引起人许多人共鸣。阿赫罗梅耶夫说,“应该回击了。”他开始写作和演讲。面对国家局势动荡下反动势力掀起的反军运动,他点名批评“民主派”的《星火》杂志制造群众的反军心理。在《苏维埃俄罗斯报》上著文抨击“新历史学派”所谓苏军不是胜利者,一事无成,说战争是罪犯们打胜的谎言,点名抨击阿尔巴托夫和雷诺夫院士公然诋毁海陆军是“珍惜自己的种种特权和不受法律限制的无限权力的将军们”。他以事实说明苏军的将军们没有任何“特权”。他把捍卫苏联工农红军和捍卫苏联共产党、捍卫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紧密的联系在一起,公开表明自己的立场:我拥护社会主义的生活方式,如果有人企图用武力或者其他违宪行为分裂国家或改变它的社会制度,总统和苏维埃可以决定使用武力来确保我们祖国的统一和维护它符合宪法的社会制度。他公开批评不久前还与他一起捍卫共产主义理想的沃尔科戈诺夫是“变节分子”,他说叶利钦丧失信仰,当面指责他:“您对待我国的宪法太轻率了。对于您来说,社会主义制度是一句话,而对于我,它是我国人民70年的生活和斗争。”他不断遭到威胁、中伤。1990年他就意识到苏联在走向灭亡。他在最后的笔记中写道:我发过誓,毕生为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服务,只要我一息尚存,就将为苏联奋斗。1991年8月19日,在索契休假的阿赫罗梅耶夫从电视上得知了苏联紧急状态委员会的消息,决定自行飞回莫斯科,参与委员会的工作。在戈尔巴乔夫的所有顾问和助手中他是唯一一个主动参加紧急状态委员会的。当女儿问他是否后悔飞回莫斯科时,他说,“如果我不这样做,我会诅咒自己一生。”他在殉国前写给家人的便条上宣布要自杀:“对我来说,主要职责永远是战士和公民。今天我在你们之前首先履行第一责任。请你们勇敢度过这些日子,互相支持。”在另一张便条上写道:“当我的祖国即将灭亡,当我视为生命意义的一切都在毁灭,我已经无法继续活下去”。

笔者认为,这些事实证明:苏维埃人至今执著于理想,将信仰深深根植于自己内心,唯其思想上坚信不疑,所以意志上坚韧不拔,所以行动上坚定不移。

来源 : 红色文化网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项国兰
项国兰
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会主义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