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历:当前中国经济的最大威胁是资本压迫

蔡历 2016-05-30 浏览:
资本过剩的时代,资本为获取垄断利润,对稀缺性资源与生产资料过度购买。这种过度购买会拉升这些领域中商品的价格,对实体经济构成压迫,这就是资本压迫。资本压迫在中国表现在房地产业,房价房租暴涨迅速拉升员工的生活成本,从而拉动工资的上涨,最终直接拉升企业的运营成本,让以制造业、零售业为代表的实体经济苦不堪言。

 

蔡历:当前中国经济的最大威胁是资本压迫

 

蔡历:当前中国经济的最大威胁是资本压迫

 

【摘要】资本过剩的时代,资本为获取垄断利润,对稀缺性资源与生产资料过度购买。这种过度购买会拉升这些领域中商品的价格,对实体经济构成压迫,这就是资本压迫。资本压迫在中国表现在房地产业,房价房租暴涨迅速拉升员工的生活成本,从而拉动工资的上涨,最终直接拉升企业的运营成本,让以制造业、零售业为代表的实体经济苦不堪言。

 

在资本过剩时代,过剩的资本会为获取垄断利润,对稀缺性资源,对上游的生产资料而过度购买。这种过度购买会拉升这些领域中商品的价格,对实体经济构成压迫。这就是资本压迫。

2005年起,资本过剩的迹象已在中国出现。2009年后,在“四万亿”信贷扩张的刺激下,中国全面进入资本过剩时代。资本压迫就成为威胁中国经济的最大问题。中国当前的资本压迫,又主要表现为房地产压迫,即房地产对实体经济的压迫,尤其是对制造、零售业的压迫。

最近几年,中国经济中的突出现象是房价走势与实体经济脱钩和背离。

实体经济是过冷和萧条的,PPI从2012年3月至今都是负的,已经持续了50个月。煤炭、钢铁行业都进入历史性的冰点。2015年的GDP增速也跌至6.9%,这是1990年以来的新低。

而房地产却是另外一番景象,交易活跃,房价飙升。仲量联行2016年的房地产投资报告说,2015年是中国商业地产投资创纪录的一年,共完成交易资产总值约1500亿元人民币。而且,从2014年起,中国海外商业地产收购的交易额已经大于国内。而2015年北京的写字楼价格同比上涨56%,二手住宅价格同比上涨20%多。

这种现象只能用资本驱动来解释。近几年,中国房价可以完全无视实体经济的萧条,而逆势暴涨,完全是过剩资本过度购买的结果。这个现象本身就说明了中国经济已经进入资本过剩时代,中国经济已经为资本主导和操控。

资本和实体经济已经分裂为两个世界。由于一心谋求垄断利润,资本的表现不仅脱离了实体经济的实际,扭曲了经济结构,而且对实体经济施加越来越严厉严峻的压迫。

当前中国资本随追逐的主要资产是房地产,过剩的资本主要流入房地产中,包括住宅和商业地产。所以,房地产和过剩资本就是同义词。资本就是房地产,房地产就是资本。中国的经济也就分裂为两块,一块是房地产,另一块是实体经济。房地产不仅可以无视实体经济,拥有自己独立的逻辑和行为模式,而且对实体经济施加了巨大的压迫。

对房地产压迫体会最深刻的应该是实体零售业。房价暴涨推动房租暴涨,这使得零售店面都成了房东的打工者,挣的钱都被房东拿去了。于是他们纷纷投靠了淘宝和京东,中国的网购业获得奇迹般的增长,独领全球风骚。

房价房租暴涨,会直接拉升企业的运营成本,这让制造业、零售业苦不堪言。然而这并不是问题的全部,更重要的是,房价房租的暴涨会迅速拉升员工的生活成本,从而拉动工资的上涨,这才是雪上加霜。

据报道,从2016年起,民间投资增速开始低于总投资增长,一季度民间投资增速仅为5.7%,显示出民间投资意愿的严重低迷。相对比,2005年-2015年,民间投资增长速度一直高于非民间投资,其中“十一五”期间,民间投资年均增长36.1%,而总投资年均增长27.6%,民间投资快于总投资8.5个百分点。

这才是中国实体经济的真实状况,也是资本压迫、房地产压迫的恶果。不解决资本压迫,民资在实体经济中的投资积极性和信心就无法真正提振。

马克思主义是每一个中国中学生的必修课。马克思认为私有资本是绝对的恶,“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马克思主义的主旨就是反抗资本之恶。然而非常滑稽和讽刺的是,当前中国人却对资本陷入盲目的崇拜。不仅无视资本之恶,丧失了对资本之恶的基本戒备,甚至还相反把资本看成绝对的善。

由于马克思把私有资本当成绝对的恶,具备绝对的剥削性,所以,马克思给出的解决方案也是彻底消除私有资本,实行资本公有。然而,前苏联以及上世纪5、60年代中国的经历证明,共产主义固然可以消除私有资本之恶,但却带来了计划之恶,专制之恶,低效之恶。

马克思之所以由一个极端滑向另一个极端,是由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内在缺陷造成的。马克思反对的只是私有资本和私有经济,而非反对资本和经济本身。事实上,马克思认为经济是人的本质。经济条件是最基本的社会存在,而社会存在决定意识。也就是说,人是没有独立的思想意识的,都是被经济决定的。没有独立的思想意识就没有独立的人格。

在现代的西欧和北美,无论是支持私有资本的自由主义,还是反对私有资本的共产主义、社会主义,他们所关注的核心都是资本,都认为资本是个独立的东西,决定的东西,而人在资本面前则是无法独立的,是被决定的。人的独立和自由必须要有资本来保障。分歧仅仅在于资本的所有形式上。自由主义认为,人必须有私有资本做保障才可能独立和自由,私有资本和独立自由就是同义词。而共产主义则认为,人的自由只能有公有化的资本来保障。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蔡历
蔡历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