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星清:以社会主义法治维护意识形态安全--从"炎黄"案谈起

黄星清 2015-12-31 浏览:
无论从法律根本逻辑的积极意义,还是从司法实践的技术角度,抑或从社会主流的价值取向,“炎黄春秋”判案应该成为处理涉历史虚无主义案件典范,在依法治国方略下,它们已经掀开了维护意识形态安全的法治新篇章,这种有着维护意识形态安全共性的司法经验应该在全国大力推广。这是法律的生命在于经验的意义所在。

 

和平演变的策划者美国国务卿杜勒斯说过:“就是要让那些清醒的爱国者‘处于无能为力的地位,使他们成为大众嘲笑的对象,我们定能够找到诽谤和宣布他们为社会渣滓的方法’。”从“炎黄春秋”判案看,郭松民先生和梅新育先生作为维护狼牙山五壮士名誉权的公民,他们尊重、弘扬、保护历史积淀共识、民族文化精髓、国家理念、宪法价值观的言行在主流上是毋容置疑的,而洪振快和黄钟两人试图利用细枝末节将郭松民先生和梅新育先生诉至法庭,却将自己传播历史虚无主义等亏损大节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这不由得不让人们想起杜勒斯的话,“就是要让那些清醒的爱国者处于无能为力的地位”,如果我们的法律条款和司法实践都无法保护我们的爱国者,那么,等待国家的结果并不会比苏联好到哪里去。所以,北京市的丰台法院和海淀法院在“炎黄春秋”判案中,作出了鲜明准确合乎现实中国理性正义、国家理念与价值、宪法条文的司法判断,这是值得全国人民肯定和支持的,我相信,大家都将期待同样积极意义的终审判决。

无论从法律根本逻辑的积极意义,还是从司法实践的技术角度,抑或从社会主流的价值取向,“炎黄春秋”判案应该成为处理涉历史虚无主义案件典范,在依法治国方略下,它们已经掀开了维护意识形态安全的法治新篇章,这种有着维护意识形态安全共性的司法经验应该在全国大力推广。这是法律的生命在于经验的意义所在。

法律的生命既在于逻辑,又在于实践,也在于经验,这样才能体现法律的本质。

(作者是中国社会科学院国家文化安全与意识形态建设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员,昆仑策研究院研究员)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黄星清
黄星清
著名社会评论员、社科院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