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平邦:中国有责任挑头建立全新国际反恐怖主义法律体系

司马平邦 2015-11-18 浏览:
​那个被美国和西方向中东人民所鼓吹的民主、自由的理想社会,已经从最眼前整个中东和阿拉伯世界为此付出的鲜血淋漓的奋斗和得到的人头滚滚的成果中被证实,那是如吸粉嗨翻之后达到的幻像。中国有责任提出一套对人类未来几十年的命运都将发挥积极作用的反恐怖主义、反极端主义的可行方案。

司马平邦:中国有责任挑头建立全新国际反恐怖主义法律体系

首先,我们思考问题的基点应该是这个世界现在还没有可能变得“极好”或“最好”,而最多只能比现在变得“更好”,即如美国和西方所描绘的,通过实现它们说的那种民主、自由就能达到的那个理想社会,暂时是不可能存在的,当然,事实也早证明,之前被社会主义的前苏联和中国鼓吹过的理想共产主义社会,暂时也不可能实现;尤其是现在,那个被美国和西方向中东人民所鼓吹的民主、自由的理想社会,已经从最眼前整个中东和阿拉伯世界为此付出的鲜血淋漓的奋斗和得到的人头滚滚的成果中被证实,那是如吸粉嗨翻之后达到的幻像。

这时候,人类就应该回到一个更为现实理智的轨道上来,寻找一条更可行的途径,即怎样才能让这个世界变得比现在更好一些,一些些。

即使从最理想的角度,即美国用政治、经济、军事、文化诸多手段,参与和改造中东阿拉伯社会的初衷、目的以及情感都是出于纯粹的理想主义的,都是非常善良的,都是为了当地人民和全世界人民的利益孜孜以求的,但它在该地区执行了这么多年的那些政策,已经因为现在更强大于基地组织和塔利班的伊斯兰国(IS)的逆向崛起,因为现在从中东地区生发出来的恐怖活动越来越集团化,越来越国家化,越来越国际化,而宣告彻底失败了,就是说:

美国的路根本走不通。

何况,明眼人一看便知,美国人哪里会抱着什么理想主义的目的呢?

美国的路为什么走不通?它的症结到底在哪里?

美国花了那么多钱,动用了那么多的力量,还杀了那么多人,都没有达到他们嘴上向中东阿拉伯人民鼓吹了多年的理想目的----显然,美国的军事力量在中东地区,以反恐之名杀人的数量要远远超过被美国命名的那些所谓恐怖组织的杀人数量,这也曾是美国自己宣传的反恐战争的伟大战果。而只要你细细研究这个杀人数量,也会得出一番颇为耐人寻味的结果,假如,正如美国和西方所描述的,即那些被它们命名的恐怖组织和极端组织杀死的数以万计的人都是无辜的中东民众,而从美国和西方于十多年前发动反恐战争以来,被它们所杀死的那些数量更为众多的人们,假如又都是恐怖分子和极端分子,即美国杀死的恐怖分子和极端分子的数量要远远大于恐怖分子、极端分子杀死的无辜民众的数量,那么,又将如何解释,在现在的中东,以IS为核心的恐怖分子、极端分子们为什么却为越杀越多?

我以为,美国在中东的反恐怖主义、反极端主义的行动中所采取的策略,至少有两点已经被证明是严重错误的:第一,是美国不能站在第三方的角度,而是一直都站在直接介入者的角度,第二,美国对待中东(他国)的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一味采取军事打击、军事打击,还是军事打击,除此外再无他法。

这些,也应该是中国未来在处理中东或世界其他地区(他国)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问题时必须吸取的一个教训。

随着中国经济的进一步崛起,随着中国在世界舞台的政治地位、军事地位的进一步加强,尤其是最逼近眼前的所谓一带一路国家大策略的实施,中国的发展,越来越不得不依靠欧亚大陆的和平环境,中东地区的和平稳定对中国来说变得至关重要,今天到了中国必须正视中东。

中国首先要吸取美国在之前十多年在反恐怖主义、反极端主义行动中的教训,当然也要学习人家经验----而我认为,说到美国在之方面的经验,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积极参与和主动谋划。

同时,中国在中东问题上的积极参和主动谋划,更应该建立在吸取美国教训的基础之上,即中国要在对待中东的恐怖主义、极端主义问题上严格坚决地保持第三方姿态,保持一种无直接介入或尽量不直接介入的姿态;之前美国之所以直接介入中东,最主要目的,是它可以直接而迅速地改变那些不符合美国利益的中东国家的合法政权,使整个国家都能够更加顺畅地为美国利益的各个诉求服务,现在看来,这又成为美国的一个最重要教训,中国从始至终都没有奉行过这样的政策,在未来也不应该奉行这样的政策,从美国和西方现在受到的教训来看,这样的直接介入不可能有未来,而只能是引火烧身。

我以为,更重要的,也是中国能够做到的,是中国未来应该积极谋划联络世界上能够更多认同中国价值的那些国家和国际组织,创新地建立起一套以法律途径对待和解决中东问题的国际反恐怖主义、反极端主义的新体系;我们说过,我们对世界的判断绝对不应该是完全理想主义的,如果一个人或一个国家对世界局势持有完全理想主义的态度,那么它一定是傻瓜,或者纯粹有阴谋,这当然也从来不是中国的中东立场,而在更现实化地对待国际问题的路径上,中国其实一直拥有非常丰富的经验,中国应在这些经验之上,找到面对和解决中东阿拉伯社会当下严重存在的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问题的切实办法。

一个是面对,一个是解决。

即使不能解决,也必须要面对。

实际上,现在的中东问题核心,就是在中东这样一个特殊的地理、政治和文化环境里产生了更多的,现在看来可能会威胁世界安全的极端主义、恐怖主义和分裂主义,而且,这些所谓的主义,已经不只停留于思想,而更见诸进行武装行动,甚至发展出如伊斯兰国(IS)这样的正在国家化运行的恐怖集团。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司马平邦
司马平邦
职业时评人,策划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