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平邦:IS的屠童恐怖离中国有多远?

司马平邦 2015-11-14 浏览:
美国人用一张写着民主、自由的手纸,包着分裂、破碎的种子,种在中东的每一块土地上,现在,那些被他们种植、耕耘过的地方正在生长出野蛮、残暴和屠杀的果子,这中间的成熟过程也就是几年而已。

司马平邦:IS的屠童恐怖离中国有多远?

2014年8月,被伊斯兰国屠杀的儿童们

 

司马平邦:IS的屠童恐怖离中国有多远?

当年,美国大使洪博培“碰巧”出现在王府井“茉莉花”现场

11月10日,一段只有30秒钟长的惨不忍睹视频震惊了全世界,伊斯兰国,即IS,的刽子手们,持枪将200多位被他们掳来的阿拉伯儿童集体屠杀,画面上尘土飞扬,血雾弥漫,极度恐怖。

据说,这是发生于2014年8月的一宗惨案,是伊斯兰国作为宣扬其恐怖政策的一种威慑方式,他们想以此警告反对者,若此,则这段宣传内容其实早就应该在互联网上存在和流传,只是事隔1年多之后我们才能看到,不知道为什么如此极端的视频之前却没有引起人们的注意,这也是一个可以进行进一步思考和探讨的问题。

但,这并不是我今天要说的核心内容,我要说的是,这段视频被公开释放之后,在中国的互联网上一下子引起了轩然大波,我看到,又一轮的人们对IS的愤怒和谴责接踵而至----是的,一定要对IS说NO!为什么在这个地球上现在还有如此反人类的极端组织存在?为什么我们不去把他们消灭?等等,我们看到,大部分中国人又在使用“矫情”这种力量叫嚷着质疑和表演着愤怒。

似乎只要质疑过和愤怒过,IS也就彻底被消灭了一样。

我们,向来只关心事情的结果,而鲜少关心事情发生的原因,鲜少关心是什么造成了我们眼见到的一切,我们时时被这样或那样的新闻素材牵着鼻子,东矫情一下再西矫情一下,这其实不过是寻找种种机会释放自己的道德正义感罢了。而这时候,我只想问一问你们,现在你们看到了IS的猖狂,的惨无人道,并感到愤怒,那你为什么之前不多问一问,多对那些制造出他们的力量愤怒呢?

你自己扪心自问一下,你是否曾那样做过?

我在之前的数篇文章里谈到过,现在的中东阿拉伯世界之所以会出现了如IS这等统治手段惨无人道、思想方式原始顽固的恐怖组织、极端组织,养育起他们的土壤并不他们自己,而是美国数十年来在中东推行的极不公正、极不正义的政治政策和军事政策,我们看到,这几十年来,尤其是在2000年以后,美国所推行的霸权主义外交政策,和附着于其外交政策之处军事政策,令中东所有看起来政治制度和经济制度相对更为接近进步或者民主一点的国家(即使是利比亚这种被美国称为独裁的国家,实际上也比现在要相对民主、进步),都在美国强大的军事力量干预下,变得分崩离析,土崩瓦解,四分五裂,这些国家在失去了一个强有力的政府之后,就自然而然地迎来了一个又一个如IS这样力量强大的暴力犯罪集团,而反倒是那些中东阿拉伯君主制国家,那些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的封建或部落王国,却在美国的佑护下完好地存在着。

其实,几乎中东所有的君主制国家,现在都是美国的友邦,不是吗?

也就是说,在美国和西方的这种极不公正、极不正义的干预之下,中东社会的文明进程被无情、无耻地打断了,没有了向前进步的社会文明,存在下来的任何文化都可能是扭曲的、变态的,就像在一片沼泽地里不可能长出更高级的植物,不可能生存更高级的动物一样,如此,这就是中东为什么会产生如IS这等如此反人道、反人类的极端恐怖组织的根本原因。

因为在任何一个茹毛饮血的原始社会里,吃人肉、杀童子其实都不是什么非人道行为,因为那里根本就不存在人道这回事;现在,在美国和西方连续不断的无耻干预之下,中东阿拉伯国家中的一种共同倾向,就是返回原始和野蛮。

几年前,我也去过沙特阿拉伯,在沙特首都的游览中,我吃惊地发现,这个王国现在还保留着斩刑的法律传统,而且斩刑的行刑场就在利雅德的城市中心,被判此刑的人要被拉到广场上公开斩首,而当地的人们对此毫不在意,他们还会告诉前去参观的人们,在多长时间以前,这里曾经对哪些人实施过斩首;而另一方面,沙特阿拉伯又是如此的现代化,国王拥有、王族管理的石油公司富得随处流油,并获得了美国的军事保护(现在的沙特国王是美国的盟友里拥有最多最强大私人武装力量的军事统帅)。

我们现在再回头看,这样的封建制王国与IS,其实只是完全对应存在的,他们其实是处在一个真正平行的社会状态里;美国打着向中东阿拉伯世界输出民主的口号,“奋斗”了几十年,我们看到中东如沙特这种封建王国的统治反倒却更加强大,因为这其实非常符合美国的利益,他们听从美国的招呼,对内,又实行着完全独裁专治的统治,正是这样的社会,同时深刻影响着整个阿拉伯世界,IS只不过是在阿拉伯封建国家制度严重影响之下,成长出来的一棵极端品种的罂粟罢了。

今天,IS的泛滥为什么会让我们如此惊愕呢?

因为在中东,这二三十年来,美国和西方一直打仗,他们打着为中东输出民主的幌子,同时在民主幌子之下,整个中东社会都在倒行逆施,重走历史回头之路,这种倾向的代表者不但是IS,更是以沙特阿拉伯、约旦等王国为代表的美国的仆从国,现在看来,即使在未来几十年,这种状态也很难发生根本变化,因为在中东,只有那些施行君主制的国家才能够在美国眼皮下生存下来。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司马平邦
司马平邦
职业时评人,策划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