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平邦 | 难民危机:美国的不能自洽与继续忽悠

司马平邦 2015-09-13 浏览:
现在连一向打着公正、透明招牌的西方媒体也已经自觉不自觉地对此集体性地做着回避性报道,它们已经既不敢正视报道目前叙利亚难民潮造成的真正原因,更不敢正视报道目前叙利亚难民潮的真正规模,他们所做的其实与中国公知们一向所擅长的技能差不多,就是忽悠,忽悠,再忽悠。

难民危机:美国的不能自洽与继续忽悠

司马平邦

司马平邦 | 难民危机:美国的不能自洽与继续忽悠

司马平邦 | 难民危机:美国的不能自洽与继续忽悠

司马平邦 | 难民危机:美国的不能自洽与继续忽悠

 

1

据联合国官方在2015年7月9日表示,自叙利亚内战爆发以来,已经有超过400万叙利亚人逃往国外,造成了25年以来全世界最严重的难民危机,除此之外,叙利亚国内还有760万人流离失所,随时会变成新的国际难民。

与这个400万(+760万)的数字相对应的,是另外两个数字,一个是现在欧洲和美国可以最大限度敞开口子能接收的难民总数量,其实只有30万人左右,另一个数字是叙利亚的全国总人口约为2240万。就是说,这个国家自内战爆发已来,已经有六分之一的人口成为国际难民(非国内),而西方国家只能接收其中的大约十三分之一。

除此之外,叙利亚的国际难民中的绝大多数人其实都被周边的邻国土耳其、约旦、黎巴嫩,以及与其隔海相望的希腊接收----但这些被接收的难民中,又有大多数人希望自己可以脱离战乱的中东地区,被更为富裕的欧洲,甚至是美国接收。

叙利亚难民的大量产生,其实从3年以前已经发生,但之所以现在突然形成如此巨大的国际影响,还是因为欧洲各国开始不得不研究接收难民----但即使是目前接收数量最多的德国,也只能明确给出3万人的额度,而擅于做宣传的西方媒体已经把这些“雨点小”变成了轰隆隆的“雷声大”。

当然,这雷声更多的是为了彰显西方人的普世价值。

其实,从相对意义上说,雷声小,或者根本就没有雷声的土耳其、约旦、黎巴嫩为叙利亚难民提供的支持,是包括美国在内的整个西方国家所能为叙利亚难民提供帮助的10倍以上。

而且,叙利亚难民问题在西方媒体(也包括跟着西方走的大部分中国媒体)上被如此强调,进而变成当下国际社会最吸引眼球的一件事,还在于,现在,在叙利亚大量制造难民潮的战争,主要是发生在叙利亚政府军与伊斯兰国武装(ISIS)之间,而非之前的叙利亚政府军与叙利亚反对派武装之间----其实,这400万(+760万)叙利亚难民的产生,是源于4年来叙利亚内战的持续,而非一时。

2

在对这次有关叙利亚难民问题的报道上,西方媒体正在普遍“政治正确”地回避另一个问题,即回避掉目前正在叙利亚制造难民的ISIS与叙利亚反对派之间的血脉沿传关系,好像ISIS是一股来自中东其他国家的极端组织一样。

其实呢,ISIS的正宗前身,正是由美国亲自扶持的叙利亚反对派,三四年前,他们被美国和西方全身披挂武装一遍,一边在叙利亚国内进攻巴沙尔政府军,一边“走出去”与中东各大小极端组织合并,成为现在逞狂中东各个国家的ISIS,他们起家的资本(武器装备)正是当年美国和西方各国的“无私援助”。

也就是说,现在连一向打着公正、透明招牌的西方媒体也已经自觉不自觉地对此集体性地做着回避性报道,它们已经既不敢正视报道目前叙利亚难民潮造成的真正原因,更不敢正视报道目前叙利亚难民潮的真正规模,他们所做的其实与中国公知们一向所擅长的技能差不多,就是忽悠,忽悠,再忽悠。

其忽悠的目的是:

其一,用西方国家实质上小得不能再小的接收难民数量,忽悠到下一批冤大头国家,能接收更多的叙利亚难民,比如遥远的中国。

其二,让人们渐渐淡忘这次巨大难民潮的真正起源,为当年美国联合其他西方国家,利用民主、自由名义,对叙利亚人民制造的罪恶逃单。

其三,掩护本质上由美国和西方支持的沙特阿拉伯的国王和ISIS的哈里发们,正渐渐推翻和破坏中东那些虽然是独裁、强权,但尚算得上民族独立的国家政府的稳定统治,而最后获取整个中东地区的领导权。

若此下去,20年之后的中东前景是如下可期的:一批由美国和西方亲密支持的封建王国和宗教哈里发国家将最后控制中东,整个伊斯兰文明和世界文明因此将会被倒退100年,甚至是二三百年。

看吧,这就是从2001年美国发动对伊拉克、阿富汗战争,以及2011年美国操纵中东茉莉花革命以来,所谓美国式的民主和自由将在未来20年给中东地区带来的最后后果----回到封建社会,甚至是回到奴隶社会(ISIS)去。

3

不管当年美国和西方国家打着民主、自由的旗号在中东地区发动和挑动一次次战争,其初衷,到底是心怀阴谋还是心怀真诚,现在,无论是利比亚国内林立的部落、纵横中东的伊斯兰国,还是在也门境内发誓向国王效忠的沙特阿拉伯部队,他们都在证明,这种“美式民主、自由”已经实质上到了无法自洽的地步,已经实质上到了将阿拉伯世界的社会文明一步一步倒退100年,甚至是200年的地步。

全世界虽然都对那位死在希腊海难的叙利亚3岁小难民艾伦·库尔迪死矫情哀悼着,似乎他就是难民潮的一切,但其实呢,说实话,小小的库尔迪没有死在叙利亚国内随时发生的大爆炸里,被炸得粉身碎骨,已然是他的幸运,小小的库尔迪没能在叙利亚国内再活20年,20年后成为ISIS或者其他哈里发国的奴隶,已然是他的幸运。反过来说,现在叙利亚、在伊拉克,命运比库尔迪命运更为悲惨的儿童可谓比比皆是,但西方媒体是不会报道出来的,当然跟在西方媒体屁股后面吃屎的大部分中国媒体也是不会报道出来的。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司马平邦
司马平邦
职业时评人,策划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