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主的理论体系

白钢 2015-05-03 浏览:
要讨论中国社会主义的民主理论体系建构,不可避免地要涉及古希腊所生发的民主理念与实践、近代以来民主理论的转变和深化、资本主义民主的特征与问题、中国社会主义的民主观。本文将依照上述顺序分四部分加以讨论,这种排序既是时间性的,也符合民主发展的内在逻辑要求。

中国民主的理论体系

要讨论中国社会主义的民主理论体系建构,不可避免地要涉及古希腊所生发的民主理念与实践、近代以来民主理论的转变和深化、资本主义民主的特征与问题、中国社会主义的民主观。本文将依照上述顺序分四部分加以讨论,这种排序既是时间性的,也符合民主发展的内在逻辑要求。

希腊民主的理论与实践

现代意义上的民主概念源于希腊。民主(dēmokratía)一词,是自公元前五世纪60年代以降,希腊人按照统治者的构成对其城邦政体进行划分的产物。它意味着一种由dêmos进行统治与支配(krátos)的政治共同体,dêmos既意味着民社,即决定城邦重大事务的公民大会制度,又意味着从事这一政治活动的城邦公民整体[ 梅耶(Christian Meier),《古希腊政治的起源》,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13,250-52页,272-75页。],这一意义上的dēmokratía,既是公民政治活动的产物和载体,又是此种政治活动得以可能的原因,是政治活动与政治主体的有机统一。

尽管有足够的证据表明,以雅典为代表的民主制度将占城邦人口大多数的奴隶、外邦人、妇女、儿童排除在外,某种程度上,可以说基于普遍化的奴隶劳动而存在,但不可以否认的是,在被其认定为具有合法资格的城邦公民(polítēs)体内部,政治权利-权力的分享与实施实现了即便在当代民主实践中都很难达到的平等状态[ M. L. 芬利,《古代世界的政治》,商务印书馆2013, 89-107页。]: 平均每年召开不低于40次的公民大会(在全盛时期公民人数达到4万的雅典,与会人数至少要达到6000),设立以五百人议事会为代表的公民大会常设机构,该机构从雅典的十个部落中以抽签选举的方式从每个部落产生50位代表,并规定,议事会席位任期一年,不得连任,任何公民一生担任议事会成员不得超过两次,这决定了,以三十年为一世代计,至少有7500个公民可到议事会任职,占到雅典公民总数的五分之一至四分之一;在所有议事会成员中有十分之一的人,以执委(prytanís)身份长期在举行公民大会的广场上办公乃至住宿,以体现公民政治的在场性特征;除十将军及财政方面具有高度专业要求的职位外,各机构的官员均通过抽签的方式选取;由抽选产生的民众构成法院听取案件的控辩陈述,并根据投票的多数原则进行审判裁决。这种职位的周期性轮替与统治权更替的对应关系,被欧里庇得斯在其戏剧中表述“民社-人民(dêmos)年复一年地轮替执政”(Supp., 406-7)。[page]

伴随这种高度公平的职位-统治轮替制度形成的政治平等(isonomía,直译当为法权平等)理念,将平等的原则融入此前一直作为希腊人核心政治理念的由诸神订立之善好秩序(eunomía)中,并将原先建立在信仰基础上的神属秩序发展为体现在城邦政治生活实际中的民主制度。这种民主制度以平等为根本特征,而对雅典人而言,平等不但体现在质的相似(hómoios),更体现为量的均平乃至等同(isos)。如果参照亚里士多德有关“算数平等”与“几何平等”的区分,雅典民主制说贯彻的恰恰首先是算数平等,这直接体现在作为民主制核心价值的一系列以isos为前缀构成的词汇上:isonomía (nómos一词不但有礼法、仪俗、伦常之意,也与动词nemein“分配,分发”意义相关,因而isonomía不但意味着自然法意义上的权利平等,也指涉物权的平等分配与处置),isokratía(权力平等,特别是政治权力的平均分配), isēgoría(言说平等,特别是公民大会上平等的发言权),isomoiría (份额平等,特别是土地份额的平均分配)。这正是希腊民主实践之直接民主与多数决定原则的鲜明反映,这一原则意味着“整体寓于作为一体的多数之中”。

这种贯彻算数平等精神的民主制度,导致雅典贵族阶层在知识、财富、社会地位上的优势(几何式的差异结构)无法有效地体现于政治权利-权力中,并在相当长一段时间中处于政治生活的边缘地位。那些出身于贵族而认同、投身民主制并成为民主领袖的人物,如米尔提阿得斯、地米斯托克利、客蒙、伯里克利,被对雅典民主深刻失望并进而对民主制本身深刻怀疑的柏拉图比作只是讨好民众(dêmos)填满其物质欲望的糕点师(Gorgias 502E-519D)。

在亚里士多德于后世政治学理论产生极深远影响的《政治学》一书中,列举了三种良好政体之代表与作为上述三者败坏堕落形式的三种变体。三种追求城邦整体利益的良好政体依照其高下,依次为王制(basileía)、贵族制(aristokratía)、共和制/民主善制(politeía),而三种追求局部利益的败坏变体依照其危害程度之高下,分别为僭主制(tyrannís)、寡头制(oligarchía)、民主制(dēmokratía)。按照这一划分,共和制为良好政体中最弱者,而其变体民主制为败坏政体中危害最小者。这直接构成了后来所谓“民主是一切政体中最不坏的那个”这一说法的理论来源,尽管显然是以被歪曲的方式。

来源 : 华夏网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白钢
白钢
复旦大学思想史研究中心秘书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