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策群力”不如“分权制衡”?

鄢一龙 2014-11-03 浏览:
政治学不是几何学,并没有普遍适用的公理和定律。不同的政治体制依据不同的政治原则设计,“分权制衡”是西方的政治体系大厦的重要基石,而中国却选择了一块不同的基石---“群策群力”, 哪个更好?这需要实践来检验,比较来鉴别。

政治学不是几何学,并没有普遍适用的公理和定律。不同的政治体制依据不同的政治原则设计,“分权制衡”是西方的政治体系大厦的重要基石,而中国却选择了一块不同的基石---“群策群力”, 哪个更好?这需要实践来检验,比较来鉴别。

对于“分权制衡”原则贯彻最为彻底的国家莫过于美国,美国的国父们为了防止自由裁量权的滥用和政府的腐化,设计了一个“以野心对抗野心”[ 参见《联邦党人文集》]的精巧权力结构。立法、司法、行政三足鼎立,相互制衡;参议院和众议院分享立法权;联邦政府和州政府各自为政;在野党和执政党相互攻讦;利益团体与政府相互博弈。这对美国优良的法治,比较清廉的政府,和高度的人权保护都是功不可没。

 

“群策群力”不如“分权制衡”?

分权制衡最彻底的莫过于美国。

然而,这一政治原则也有很大的缺陷。不同政治力量相互拆台、相互掣肘,无法形成合力,往往使得政治体制四分五裂,陷入瘫痪。奥巴马总统上台之初,曾经雄心勃勃要“改变美国”,但是多年过去了,证明这只是一纸空头支票,他也不得不承认“华盛顿将一事无成,因为华盛顿四分五裂。” [ 美国总统奥巴马1月24日发表国情咨文,白宫新闻秘书办公室文稿。《参考资料》,2012年1月30日,第16期。]

中国政治权力构造和运行的原则是“群策群力”。这一原则体现了民主和集中的对立统一,民主表现为中国的政治是“群”的政治,“大家出主意、大家尽力量”,群的范围可大可小,可以是全国人民的大范围,也可以是领导集体的小范围。集中表现为中国是团结的政治,“群策”凝结成集体智慧,群力汇合成集体力量,“思想上同心同德、目标上同心同向、行动上同心同行”。

首先,“群策群力”体现为国家权力的分工不分立。中国不搞三权分立,也不同于议行合一体制,而是实行“五权分工体制”。党中央掌握领导权,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拥有立法权,国务院行使行政权,检查院和人民法院行使司法权,全国政协行使参政议政权。

国家权力分工不分立根本在于党的领导提供了国家权力整合的平台,所有国家机关统一在党中央领导下开展工作。国家权力的实际运行就如同邓小平同志所说的那样:“属于政策、方针的重大问题,国务院也好,全国人大也好,其他方面也好,都要由党员负责干部提到党中央常委会讨论决定之后再去多方商量,贯彻执行。”[ 邓小平:《改革开放政策稳定,中国大有希望》(1989年9月4日),《邓小平文选》,第三卷,319页,北京,人民出版社,1993。]

台湾地区实行孙中山先生提出的“五权宪法”,在行政、立法、司法之又加上了监察权和考试权,曾经自称“三权分立、政府无能, 五权分工、政府万能”。然而今天的台湾,已经变成“政府万万不能”,究其原因,恰恰在于实现所谓的“民主化”之后,缺乏有效的权力整合平台,使得五权分工体制变成五权分立体制,有分工无协作,有制衡无配合。

其次,“群策群力”体现为决策过程的集思广益、集体智慧。 “千千万万个臭皮匠,合成一个诸葛亮”。中国已经形成了一套旨在集中各方面参与者智慧、优化决策质量的程序和机制,既民主又集中,先民主后集中;既科学又民主,寓科学于民主。开展广泛的调研和协商,提倡畅所欲言、充分发表意见,从而使得决策集中民意、汇聚民智、体现民心。这也就是习近平同志说的“我们坚持有事多商量,遇事多商量,做事多商量,商量得越多越深入越好,就是要通过商量出办法、出共识、出感情、出团结。”

民主是一种纠错机制。分权制衡通过否决机制实现纠错,而群策群力则是通过协商机制实现纠错。我们可以看到,中国的重大政策出台之前,反复征求人大、政协、党团组织、专家学者以及公众的意见。目的就在于将好的意见吸收进来,通过集体智慧对政策进行“把关”。中国的政策总能“搞对方向”,并非由于运气好,而是由于有无数个外脑和内脑进行反复纠错。[page]

许多人在中国看不到那种吵吵闹闹的民主,以为中国没有民主,人大政协不过是“橡皮图章”,实际上中国是通过事前的充分协商来吸纳事后的制衡。就如同一位人大委员讲的那样,出台政策之前已经反复征求意见,合理的意见也都吸收了,为何我们还要去反对?打个比方,西方的民主就如同比萨饼,馅都摊在外边;中国的民主如同包子和饺子,馅是包在里面的,很实在。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鄢一龙
鄢一龙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