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申纪兰:她是中国农民的女儿

申纪兰 马社香 2020-06-29 浏览:
从我加入中国共产党的那天起,从我当全国人大代表第一天起,我的人生追求就同党和人民事业的需要连在了一起。现在这些说法可能在有些人中不时兴了,可我一直真的是这样想的,也一直真的是这样做的。党给了我一切,西沟土地给了我一切。我只不过是认真按照党的要求,做一个真正有社会主义觉悟的农民代表罢了。如果说,个人有什么值得总结的地方,那就是“虚心使人进步,骄傲使人落后”。这是毛主席教导我们每一个共产党员、每一个中国人的,我们要永远记住这个真理。

过了几天,记者到村里调查了解男女同工同酬的事。1953年1月25日,《人民日报》登出了长篇报道《“劳动就是解放,斗争才有地位”——李顺达农林畜牧生产合作社妇女争取同工同酬的经过》,我记得记者叫蓝邨。报道发表后,全国妇女界展开了讨论,我的名字也一下子传开了。

1953年4月15日,我出席了第二次全国妇女代表大会。紧接着又被选派参加中国妇女代表团, 前往丹麦出席世界妇女大会。一个大山沟里的女社员获得这么多的荣誉,这里面的政治意义可不是一个人的啊!

马社香:后来您被选为第一届全国人大代表,能谈谈接到通知时的感受吗?

申纪兰:1954年,我光荣当选第一届全国人大代表,这是我意料之外的。

我们西沟农业合作社当时又叫金星农林牧合作社,社长李顺达是1952年农业部爱国丰产金星奖章获得者。金星奖章全国就评选过这一次,共四个人,第一个就是李顺达。1949年10月,李顺达被邀请到中南海见过 毛主席。1950年,他参加了第一届全国工农兵代表大会,是全国著名的老劳模。金星奖章的第二人叫郭玉恩,也是我们平顺川底村的老劳模,全国试办第一批农业合作社10个老社的代表。第一届全国人大,他们两人都是山西推选的在全国有影响的代表,我和他们比起来差得太远。

所以,在接到开人代会的通知以前,我想都没有这样想过。一个县怎么可能有三个全国人大代表,我们一个只有二百多户的农业合作社,怎么可能有两位人大代表。自己怎么也想不到。后来才知道,我是全国妇女界推选的农民人大代表。接到通知时,我的心嘣嘣直跳。我的第一个感觉就是,党和人民非常重视革命老区的农业社,希望全国女社员和男社员一起同心协力办好农业合作社。

马社香:参加第一届全国人大会议的妇女代表多吗?

申纪兰:不多,在我印象中,可能是十一届全国人大会议中女代表最少的一次。

山西代表团26名代表中仅有4位女性,一是刘胡兰的母亲胡文秀,一是著名歌唱家郭兰英,还有就是革命老区临汾的妇女干部李辉。

我和胡文秀住一个房间。她从报到第一天就念叨想见毛主席。我是在1953年第二次全国妇女代表大会上见到的毛主席。这次会上我和胡文秀见到毛主席时,都很激动,胡文秀还高兴得哭了起来,党和毛主席对我们这么重视和关怀,我们还有什么理由不好好干,为了这个英雄的国家、这个伟大的党。

马社香:在以后您参加的历次全国人大会议中,还有哪些印象深刻的基层女代表?

申纪兰:给我印象深刻的基层女代表还有很多。

像下乡女知青代表邢燕子,当时就很有影响。她是第三届全国人大代表,人大开会时毛主席还请她吃过饭。

吕玉兰在人大代表中也是很有代表性的。她高小毕业回家务农,15岁担任农业社社长,是全国最年轻的社长。30岁时她被提拔为河北临西县委书记,提出了著名的“农业要上去,干部要下去”的口号。她是第四届、第五届全国人大代表,全国人大常委。

沈阳模范营业员李素文是第三届、第四届全国人大代表,她担任过农村高级社副社长。第四届全国人大时,李素文被选为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李素文没有架子,朴实得很,听说后来又重新回到基层当了副厂长,干得很不错。

这些女代表的根一直都扎在基层,当党需要她们从领导岗位重新回到基层工作时,又高高兴兴回去了,这才是真正的人民代表啊!我本人也有这样的经历。

马社香:听说您曾经被选任山西省妇联主任。

申纪兰:是的,那是1973年党的十大召开以后。一天,我正在地里干活,接到县委组织部送来的通知,上面盖着中共山西省委组织部的红印章,要我去太原参加山西省妇联筹备委员会,出任省妇联主任。看着这个通知,我可傻了眼。我是党员,应该听党的话,党叫干啥就干啥。可这个省妇联主任和西沟副社长不一样,她是要脱产当干部的。

我当时怎么想都不得劲,自己能吃几碗饭还不清楚?我打定了主意,我是劳模不劳动不行,我是西沟人民代表,离开西沟不行。

我当选省妇联主任后,立即和省委谈了自己的想法:不领工资,不转户口,不定级别,不坐专车。省委很快答应了,说省里根据中央安排,正在培养一批不脱产扎根基层的领导干部。第四届全国人大代表中一批不脱产的高层妇女干部,可能就是这样产生的。到了改革开放后的1983年,我坚决不当省妇联主任,这和上级安排也正好吻合,全国各地劳模就是劳模,不兼任什么领导职务。这也是我们党深化改革的一条有力措施吧,我认为很好。我坚决要求回到西沟,重新像过去一样天天劳动,继续发挥劳模的作用。

第四届全国人大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还有一件事,就是那次还是周总理作政府报告,他显得很吃力。晚上我很想去看看他,但看不成,总理身体不好已住进医院。我心里特别难过。想起1958年12月参加全国妇女建设社会主义积极分子代表大会,周总理邀请我和其他五位女社长一起到西花厅他家里做客。那时候总理日理万机,精神百倍。十几年来,总理身体累成这样了,我心里怎么也舒坦不起来。

马社香:改革开放后,全国人大会议也有了新的变化。

来源 : 党的文献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