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动就是解放,斗争才有地位!」别忘了党员申纪兰

党人碑 2020-06-29 浏览:
被誉为“新中国农村争取男女同工同酬权益的第一人”的申纪兰同志离开了我们,我们缅怀她的精神,那么什么是“申纪兰精神”呢?让我说,就是这十二个字:“劳动就是解放,斗争才有地位!”

「劳动就是解放,斗争才有地位!」别忘了党员申纪兰

【“男女平等,同工同酬。”】

现在的朋友,往往都觉得这是天经地义和理所当然的事情。社会物质财富的生产和集中,达到了这样一种程度,它令一部分人产生了一种错觉,即:

人的存在是平常的、天经地义的,人活着就应该是幸福的、也自然会有幸福。

但实际上,我们回望历史,就会发现并非如此。

美国的《同工同酬法案(Equal Pay Act)》,最早是1963年发布实施的,而新中国成立不久的1954年,完成第一部宪法的立法工作时,即将男女同工同酬的概念,写了进去:

「劳动就是解放,斗争才有地位!」别忘了党员申纪兰

【“妇女在政治的、经济的、文化的、社会的和家庭的生活各方面享有同男子平等的权利。”】

这意味着什么呢?

随手翻开一本湖北枣阳的地方志,在1954年部分,我们可以看到这么一段:

【“全县实行男女同工同酬,按劳动力强弱、技术高低评记工分。县妇联提出开展农村托幼互助,远村僻地采取亲邻相帮,轮流看管,大孩带小孩等办法,让妇女安心劳动工作。
到1958年,全县共办托儿所、幼儿园6347所,入托入园儿童达108331人。
1959年以后,人民公社将妇女经期、孕期、产期、哺乳期‘四期’照顾列入社章,逐步做到了经期不下水,孕期不负重,产期休息1个月。”】

无独有偶,在我手头不多的地方志中,1954年是个分水岭。

「劳动就是解放,斗争才有地位!」别忘了党员申纪兰

枣阳以东983公里外,浙江省崇德县(今桐乡市崇福镇),县委、县政府一方面在抓捕“白阳军”的“皇帝”闻宝庆。这家伙是反动会道门组织一贯道所属的“明微坛”的道首,公然张贴“皇榜”,自封“皇帝”,刻铸玉印,以“兵吏册”和“乾坤簿”大封文武百官,置办龙凤衣饰、用具和白衣、白旗,取年号为“种子元年”。

与此同时,县委、县政府还在全县推广永秀乡吉字浜(今属桐乡)农业生产合作社男女同工同酬的先进经验,指出:

【“吉字浜办社前,由于男女同工不同酬,妇女基本不参加劳动。办社后,贯彻男女平等,同工同酬,调动了妇女的劳动积极性,在短短的时间内完成了许多农活,为全社完成增产指标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因此要求各社必须高度重视,抓好落实。

随后,崇德县遭遇了百年未遇的大水灾,两个半月的降雨量达到1163.2毫米,全县27万亩水田全部被淹,可由于全县人民的共同努力,不论干部,还是群众,男女老少齐上阵,终于战胜了水灾,并将27万亩稻田,全部抢种完毕。

「劳动就是解放,斗争才有地位!」别忘了党员申纪兰

还是在这一年,距离崇德850公里外,紧挨河南的山东菏泽,地委要求在合作社必须加强内部管理,积极推行按件记工和包工包质,实行男女整半劳力同工同酬,提高劳动积极性。

这带动了什么呢?

曹县六区的王新庄乡,全村妇女参加了农业生产,锄麦865亩,增加肥料200车,2006亩麦子增加了追肥;

菏泽五区赵楼乡(今牡丹街道),全体妇女锄麦2033亩,积肥182车,全乡50%的小麦上了追肥;

定陶五区高庙乡35名妇女参加锄麦,5天时间锄麦223亩,余出的劳动力修盖房子28间,完全全部麦田的追肥、送粪任务……

“五四宪法”是中国历史上第一部人民的宪法,也是中国第一部口口口义性质的宪法,保证了人民当家做主的基本权利,这在中国历史上是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大事,特别是今天我们面临“有钱就有‘理’”的“司法美国化”危险时,我们更要牢记这段历史。

「劳动就是解放,斗争才有地位!」别忘了党员申纪兰

在这部奠基我们今天幸福生活的人民宪法中,“同工同酬”的争取,是时任人大代表申纪兰同志的功劳。

1951年9月,山西省平顺县西沟村成立起了农林牧生产合作社,社务会通过一个决议,规定:

【“男劳力一天十个工分,妇女不管技术好坏、做活多少,最多不能超过五个工分。”】

当时在中国北方,传统上妇女不下地干活,她们的活动范围是在家里。虽然解放了,平顺更是革命老区,然而封建思想残余的肃清,却绝非一朝一夕,就能毕其功于一役。

这种明目张胆的不平等,可气坏了妇女同志们,特别是副社长申纪兰,她是这个社的唯一的女副社长。申纪兰不信邪,更不服气,偏要带着几个姐妹,跟男人比比,能不能做够还要做好同样的工作,拿一样的10个工分。

「劳动就是解放,斗争才有地位!」别忘了党员申纪兰

可也有女同志不这么看,表示:

【“我再也不去地干活了!咱妇女和男人干的是一样的活,人家男人一天记十分,给咱妇女只记三分、五分。这明明是看不起咱妇女,眼睁睁地让咱吃亏。这样对待咱,谁还有心去干呀!纪兰,我劝你也别再当这傻子。”】

可大家都不当“傻子”,权利怎么争取?天上掉馅饼,靠发善心,靠恩赐?

于是申纪兰苦口婆心,说服了几位妇女同志,跟男同志比个高低。

来源 : 党人碑的熟人茶馆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党人碑
党人碑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