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爱玥:劝君多学郭沫若,做人不可太公知!

林爱玥 2020-06-13 浏览:
公知为何要抹黑郭沫若我们不得而知,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郭沫若是进步爱国文人,素来是反动买办文人的天敌,进一步来说,公知抹黑郭沫若从根本上来说是为了抹黑毛主席,抹黑一个时代。可是,历史绝不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郭沫若的爱国情怀绝不会随着时间推移而有所褪色,倒是那些为虎作伥的公知,无论是当年的胡适,还是当下的谁谁谁,都注定会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当前,美国像恶狼一般狂咬,公知像野狗一般狂叫,无论是为国还是为己,做人还是多学郭沫若的好,千万不可太公知了。

林爱玥:劝君多学郭沫若,做人不可太公知!

这些年,被公知往死里黑的人很多,要说公知黑的最厉害的,郭沫若肯定是其中之一。今天是郭老逝世42周年,就让我们借着回顾郭老的往事洗去后世泼在郭老身上的污泥浊水,还原一个真实的铁骨铮铮侠骨柔情的郭沫若。

公知抹黑是有套路的,大事大节上否定不了你的,就通过“个人叙事”在小事小节上恶心你。郭沫若的文学造诣、爱国情怀这些大的方面肯定不是公知能否定的,因此,为了抹黑郭沫若,公知专门在下三路上发力,通过郭沫若的抛妇别儿来“证明”“无情无义”,通过郭沫若对毛主席的歌颂赞美来“证明”“奴颜媚骨”。

熟悉中国近代文学史的人大概都知道鲁郭茅、巴老曹的说法,鲁自然是鲁迅,排名第二的郭指的就是郭沫若。郭沫若的早年经历和鲁迅很像,都是早早留学日本,并很快弃医从文。作为中国新诗的旗帜性人物,郭沫若的水平自然是毋庸置疑的。

以1920年2月发表在《时事新报·学灯》上的《炉中煤》为例:

【啊,我年青的女郎!我不辜负你的殷勤,你也不要辜负了我的思量。我为我心爱的人儿,燃到了这般模样!啊,我年青的女郎!你该知道了我的前身?你该不嫌我黑奴卤莽?要我这黑奴的胸中,才有火一样的心肠。(节选)

这里,诗人通过用心爱的姑娘隐喻祖国的方式表达了自己的赤子之心,怎么样,这水平说甩那些心比天高命比纸薄的作家公知几条街应该不过吧?!

随着名声大噪,郭沫若的影响力扶摇直上,1926年3月,郭沫若投笔从戎,随国民革命军北伐,并被授予了中将军衔,而后来的国民党“二当家”陈诚当时还不过只是个中校参谋而已,可以说,如果郭沫若沿着这条路走的话,那就完全没胡适那些公知文人什么事了。

可郭沫若毕竟与胡适那种“最无品格之文化买办(蒋介石语)”不是一类人。在预感到蒋介石即将背叛革命后,郭沫若没有选择随波逐流,在1927年“四·一二”事变前夕,写了《请看今日之蒋介石》一文并于4月9日发表于《中央日报》,公开揭穿了蒋介石的画皮。由于得罪了蒋介石,郭沫若受到了通缉,可郭沫若并没有退缩,不仅参加了南昌起义,还在白色恐怖之中加入中国共产党,成了一名光荣的共产党员。这样铁骨铮铮的郭沫若,岂是那些为了保住体制内饭碗就连夜删帖绣红旗的公知可比的?

1928年,迫于形势,郭沫若流亡日本,开始了自己将近10年的异国漂泊之旅。1937年5月,随着战争迫在眉睫,蒋介石通过郭沫若好友郁达夫表达了希望郭沫若尽快回国的想法:“有所借重,乞速归。”在卢沟桥事变的消息传到日本后,郭沫若留下遗嘱交给金祖同:

【“临到国家需要子民效力的时候,不幸我已经被帝国主义拘留起来。但我绝不怕死辱及国家,对于帝国主义的侵略,我们惟有以铁血来对付他。我们在物质上牺牲当然是很大,不过我们有的是人,我们可以重新建筑起来。精神的胜利可以说是绝对有把握的,努力吧,祖国的同胞!”】

8月2日,在上海文艺界举办的欢迎宴上,郭沫若如此答谢:

【“此次别妇抛儿专程返国,系下绝大决心,盖国势危殆至此,舍全民族一致精诚团结、对敌抗战外,实无他道。沫若为赴国难而来,当为祖国而牺牲……”】

从这些文字不难看出,郭沫若是抱着必死的决心回国的。英雄未必无情,像郭沫若这样的充满诗人浪漫情怀的男人就更不可能是无情之人。世间安得两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郭沫若之所以“别妇抛儿”绝非绝情,之所以狠下心撇下共效于飞的妻子离开温柔乡,是因为对国家的爱超越了一切。这样的男人,何其光明正大、顶天立地,怎么到了公知嘴里就成了“无情无义”之人了呢?

或许,公知天生对救国救民这些“宏大叙事”不感兴趣,才会在这些细枝末节上纠缠不休,可当对象换成公知推崇的蒋介石时,公知却又习惯性大谈特谈“正面战场”这样的“宏大叙事”了,而对蒋介石寻花问柳,甚至与戴季陶在日本和日本女子“三人行”等这些“个人叙事”角度的丑事就选择性忽略了……

众所周知,胡适是公知的“精神领袖”,与郭沫若别妇抛儿投身抗战相比,同时期的胡适在做什么呢?他还在劝蒋介石为“和平”再努力努力,嗯,这些,公知是绝对不会说的。说起来,日本鬼子都打到家门口了,胡适还在幻想“和平”,是不是和公知在美国挑起贸易战后高呼“和平”如出一辙?

说什么不说什么是一个人的自由,但说什么不说什么却足以体现一个人的立场。既然公知的立场是一贯的,那么,很多事情就一目了然了。公知反对的,十之八九肯定是对的,而公知支持的,十之八九恐怕就不那么靠谱了。这逻辑没毛病,不接受任何反驳。

来源 : 林爱玥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林爱玥
林爱玥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