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新开:不该被遗忘的“海上刺客”

朱新开 2020-06-09 浏览:
1958年8月24傍晚,我海军6艘P-4型鱼雷快艇奉命出击,目标是因炮战从金门料罗湾锚地出逃的敌舰,当即击沉、击伤各一艘,但在撤离时,175号鱼雷快艇被敌炮火击中沉没,艇上5名官兵被我渔船救回。鱼雷快艇的主战火器自然是鱼雷,由于射程有限,尤其为了确保精准度需要抵近发射——我鱼雷快艇有时会抵近目标不到200米,因此在攻击和撤离时,必然会先后两次穿越敌军的弹幕,这就需要官兵具备超越常人的胆识。

【本文为作者朱新开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自1955年上映新中国首部与海防海战有关的电影《怒海轻骑》后,又先后拍摄了《赤峰号》、《向海洋》、《海鹰》、《无名岛》、《十级浪》、《碧海丹心》、《水手长的故事》、《海霞》、《第二个春天》、《南海风云》等,其中以“海上刺客”——鱼雷快艇为主题的经典故事片,便是于1959年上映的《海鹰》。

朱新开:不该被遗忘的“海上刺客”

《海鹰》讲述的是鱼雷快艇进行海上伏击战的故事,历史背景则是1958年金门炮战。也就是说,当时并非只有炮兵参战,还有海军的鱼雷快艇。

当年,鱼雷快艇可谓是我海军的主战型舰艇之一,并立下赫赫战功,如今虽然已是双航母时代,鱼雷快艇似乎远离了人们的视线,但武装快艇并未退出现役,只是将鱼雷换装为导弹,有的艇体改进为穿浪双体无桨型,例如22型导弹快艇,先见下图领略一番,再讲历史过往。

朱新开:不该被遗忘的“海上刺客”

一、我军首艘鱼雷快艇并非苏制

众所周知,我海军的建军日为1949年4月23日,不过当时还未正式组建海军机关,那为何会确立这一天?

那天,国民党海防第二舰队在南京宣布起义;

朱新开:不该被遗忘的“海上刺客”

第二天即4月24日,为了便于对等接收,加之肯定还会有国民党海军起义或投降,三野前委上报中央军委申请成立华东区海军;因为时间紧急,于4月28日“擅自”组建华东军区海军司令部,地点在江苏无锡市江阴;

朱新开:不该被遗忘的“海上刺客”

5月4日,中央军委批准成立“华东军区海军”,虽然建制规格比“中国海军”乃至“华东区海军”要低,但毕竟是我军的首支海军部队。至于中国海军机关,则是组建于1950年4月14日。

只说起义的国民党海防第二舰队,一共带过来9艘舰、21艘艇,其中有1艘德制S-7型鱼雷快艇,编号为快101。

朱新开:不该被遗忘的“海上刺客”

回溯至1936年,国民党海军向德国购进3艘钢骨木壳S-7型鱼雷快艇(吨位记载不祥,约50吨以上),分别命名为岳22、岳253和岳371。在抗战期间,岳22被日机炸沉;在解放战争期间,岳371失踪;最终,只剩更名为快101的岳253,在起义后,又更名为“海鲸”号。

也就是说,我海军的第一艘鱼雷快艇是德制“海鲸”号,但由于没有鱼雷可用,只能改作武装巡逻艇。

二、我军首所快艇学校与幕后女杰

1950年8月24日,海军快艇学校在青岛成立,首期学员基本是从陆军抽调的营级以上干部,教员是起义的“重庆”号巡洋舰上的业务骨干,还有70余名苏联专家。

先说“重庆”号巡洋舰,当年是中国最大吨位的军舰,原属英军现役,只因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后,英国征用了在香港避难的6艘中国海关缉私艇,结果损失殆尽;在战后的1948年,英国将“欧若拉”号轻巡洋舰补偿给中国,更名为“重庆”号,前去接舰的是曾留英五年专学海军的邓兆祥,并任该舰舰长。

1949年2月25日,邓兆祥率“重庆”号在上海吴淞口起义,但被国民党飞机一直追杀至辽宁葫芦岛,由于我军防空力量不足,于3月20日被迫自沉。

朱新开:不该被遗忘的“海上刺客”

1949年5月,以“重庆”号起义官兵为基础,成立了我军第一所海军学校——安东(今丹东)海军学校,邓兆祥任校长,朱军任政委(两人于1955年授少将军衔);第二年,转调至青岛组建海军快艇学校。

至于政委朱军,曾先后任上海、天津地下党组织保卫队队长、情报队队长;在抗战时期,任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第三团团长,后任军委一局三处处长。

由此可见海军快艇学校的人员配置之高,不过,最初用于教学的鱼雷快艇,只有从苏联购进的6艘钢骨木壳老旧P-4(苏军命名为123型,其中Б级标排20.74吨,K级标排21吨)。

虽然是苏制快艇,但主机是美制“派卡特”汽油机,而美军是众所周知的财大气粗,加之急于投入二战,因此,这种汽油机使用500小时就要大修,再使用300小时就得报废。至于我军购入的那6艘鱼雷快艇,主机使用时限仅剩64~160小时不等,尚不够用于教学,只得更换为苏制M-50高速柴油机。

仍是众所周知,当年的苏军装备基本就是傻大笨粗的代名词,由此,幕后女杰、被誉为中国海军“居里夫人”的萨本茂出场了。

朱新开:不该被遗忘的“海上刺客”

萨本茂出自海军世家,其叔祖父是前清海军名将萨镇冰,其本人毕业于福州华南女子文理学院化学系,奉命专攻发动机与螺旋桨的连杆轴瓦使用寿命,此后,她不仅发明了世界首根玻璃钢尾轴,还研发出替代昂贵润滑剂的高效产品,直至完成64项科研项目与技术革新。也就是说,始于鱼雷快艇的攻关任务,结果则令我国舰艇维修技术有了质的突破。

总之,萨本茂堪称是新中国国防建设第一代科学家的代表,我们在铭记“两弹一星”功勋们的伟绩时,也不能忘记萨本茂们所做出的贡献。当然,还有那些舍生忘死的“最可爱的人”。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朱新开
朱新开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