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责任”?我负责去死,你负责去活!

党人碑 2020-06-08 浏览:
罗登贤曾经讲过自己的成长经历:“我原来是一个学徒,没什么文化。后来在师兄的帮助下,我逐渐认识革命,参加了党。在革命队伍里,我慢慢学会了读传单,读文件,以后还参加了广州暴动和许多革命工作。在这些实际的革命斗争中,我的文化、理论水平和工作能力也渐渐提高了。这样,我才能为党做一些工作。”也正是基于这种认识,你的生命,自你入党那日起,就不再属于你自己,而属于党,属于中国人民,属于无产阶级!这是革命者的责任担当,也是革命的薪火相传。

什么是“责任”?我负责去死,你负责去活!

1929年7月30日,那是个星期二的上午。

浙江大学工学院的门房里,浙江省会公安局侦缉科的特务张网已待,手枪的机头,都是打开状态,他们在等待一封信的主人。

几天前,杭州市邮件检查所的特务,在每日对邮政局来往信件、包裹进行例行检查时,查获了团中央给团杭州中心市委的文件,顺藤摸瓜,发现了浙大工学院是后者的通讯处。

什么是“责任”?我负责去死,你负责去活!

当年的浙大工学院

只要在此蹲守,一定会有所收获。果然一网下去,团杭州中心市委书记谢仲怀和副书记兼组织部长周善,都被捕了。

【一】革命哪有许多浪漫?

周善为了保护谢仲怀,把责任扛下了,表示并不认识这个路人,声称自己是来替朋友取信的,朋友叫姚佐耕,下午五六点将在西湖博览会门口等着。

出门那刻,22岁的共产党员周善,就已经做足了心理建设和应急预案,把死的危险留给自己,把生的希望留给同志。

国民党特务也不是吃素的,他们并没有放走“路人甲”谢仲怀,却对周善动了大刑,因为后者故意编织这个漏洞百出的供词背后,很可能试图在极力隐瞒什么,所以必须撬开他的嘴。

光老虎凳,当晚就让这个临时改名为“徐建三”的年轻人,坐了四次!

什么是“责任”?我负责去死,你负责去活!

浙江陆军监狱

第二天,徐建三被单独押往柴木巷(已拆迁)的浙江省会公安局拘留所。两个星期后,再转钱塘路(今武林路)的浙江陆军监狱。在这里关了两年半,后因这里人满为患,到了1931年12月,又被解到苏州盘门外的江苏陆军军人监狱。

不管“旅行”到哪里,不管怎样的百般酷刑,怎样恶劣的生存条件,徐建三都坚不吐实,而且他还两次在狱中组建了狱中支部,同国民党反动派进行顽强的斗争。

直到1933年夏天,监狱外的党组织,要求狱中支部将里面的情况写个报告,又催得紧。徐建三在白天偷偷地先用墨水钢笔写草稿,到下半夜,再用米汤密写成正式报告。

米汤密写法,曾是地下党传递情报的初阶教程,盖因材料易得,大米、小米,只要汤里有淀粉,就能写在纸头上,干了就看不见字。我小时候,爷爷就用小拇指沾了红薯面汤,在《参考消息》上教过我。

本来想得挺好,却因为太过劳累,被看守发现了,要不是毁坏及时,非出大事不可。

什么是“责任”?我负责去死,你负责去活!

浙江陆军监狱里的革命者

饶是如此,咬死“写家信”,其他概不承认的徐建三,还是被砸上一副15斤重的铁镣,升格到南京羊皮巷的军政部军法司禁闭室,这基本就是上雨花台的节奏了。

【二】敢于担当是最大的党性

在十年国内革命战争时期,地下党的同志,经常互相开玩笑,那样的重压下,随时可能牺牲,却还要在分别时,说一句:“雨花台上见!”

进了军法司监狱,徐建三遇到了今天雨花台烈士纪念馆,一走进去,就能看到塑像的罗登贤。

罗登贤烈士,我此前写过多次,简单说他是抗联的创始人。甚至可以说,没有九·一八事变之后,他当时义无反顾,敢于承担责任,也许就没有抗联了。

什么是“责任”?我负责去死,你负责去活!

徐建三

1931年9月18日,九一八事变爆发当晚,就在蒋介石还顽固坚持“不抵抗”政策,东北军高层犹豫不决,请示汇报,从南京到北平,再到沈阳,推诿扯皮,敷衍塞责,没有一个人敢承担责任的时候。家住沈阳南三经路东乡承里88号,处于地下状态的满洲省委宣传部长兼沈阳市委书记赵毅敏,发现情况不对,这回鬼子是来真的了!

怎么办?

咱也请示汇报,按程序走,反正萧规曹随,等因奉此,小心出不了大错。真出了错,也是上级的,跟我没半毛钱的关系,我一贯“正确”就好了。正所谓“不怕上错床,就怕站错队”,您说是这个理儿吧?

但那是位中国共产党党员,不是国民党的官老爷!

多少年后,赵毅敏还能记得当时自己的思想建设过程。

【“外面到处都是日本兵,老百姓慌了,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省委的同志又分住在各处,无法开会。怎么办?我想,中国共产党一定要首先发表宣言,告诉老百姓是怎么回事。我是满洲省委的宣传部长,原省委书记刚刚在哈尔滨被捕,刚来的书记又不了解情况,这个宣言只有由我来写。”】

什么是“责任”?我负责去死,你负责去活!

赵毅敏

隆隆的枪炮声中,赵毅敏一挥而就,写成了《为日本帝国主义武装占领满洲宣言》,明确提出进行武装斗争,发动游击战争,驱逐日本帝国主义,中国共产党人将和中国人民一起,跟小鬼子死磕到底,不投降、不缴械!

第二天一早,这份宣言,就化为文字,油印出来,跟东北的老百姓见面了。

但问题来了,如何让宣言从文字,变为实际行动,简单说就是别沦为嘴炮。这个责任,又由另一位共产党员承担起来了,他就是新任省委书记的罗登贤。

【三】与人民同生死共患难

作为工人党员的罗登贤,意志坚定,理想执着,在尚未接到中央具体指示的情况下,事变后没几天,化名“达平”的他,在哈尔滨松花江桥下,一个叫“牛甸子”的沙岛上,省委的秘密联络站,召开北满党的高级干部紧急会议。

当时国民党撤了,我党也有些同志要撤,说人家国民党都走了,咱们是不是也应该走了?

来源 : 党人碑的熟人茶馆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党人碑
党人碑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