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河红阳 | 学阀傅斯年:排挤鲁迅、压迫顾颉刚、冷遇陶孟和、霸凌陈寅恪……

长河红阳 2020-05-31 浏览:
傅斯年,学阀!某些人耿耿于怀的,陈寅恪留在大陆,傅斯年是个重要原因!傅斯年的拥趸们,你们对这个学阀的龌蹉勾当羞也不羞?陈寅恪的死忠们,你们对傅斯年怒也不怒?被陈、傅二人“伟大友谊”感动了的大师粉儿们,你们不认为自己的所知,是岳南这路人向壁虚空的穿凿附会吗?对这个《南渡北归》你们是不是该好好审视,其中有几句真话?!

【本文为作者长河红阳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长河红阳 | 学阀傅斯年:排挤鲁迅、压迫顾颉刚、冷遇陶孟和、霸凌陈寅恪……

学阀这个词,可能有书本定义,不过我只说自己看书的观察:学问要做一点,这是他们获得地位的起点;政坛上有权势,可以用学问之外的资源号令学界;常盛气凌人,欺压学问界学者。

先说一下傅斯年先生涉足政治的开始。这要从五四说起,据说,据说而已:傅先生是五四运动的“擎旗人”,这段荣耀、荣光、光辉,我用为“民国大师”立“群传”的,岳南大师的《南渡北归》里的话说:

【学潮爆发后,只见在“浩浩荡荡的游行队伍中,有一位威武的山东大汉高举大旗走在大家的最前面,他不时地带领大家一起振臂高呼,又偶尔暂缓脚步,与身边的几位同学低声交谈。——他,就是这次游行队伍的总指挥、北京大学国学门、素有‘大炮’雅号的傅斯年。”(《南渡北归·英雄辈出的时代·从北大到柏林》)

不过这样的荣光也仅仅是一天,为什么?岳南先生在这一节罗列了几个成立与不能成立的答案:先引用罗家伦的话、再引用傅乐成的话给了一类答案:傅斯年和别的学生斗殴之后“万念俱灰了”;而后他又引用了蒋梦麟的话:有人针对他造了谣,他有避嫌的考虑;最后他又说,傅斯年等学生领袖不赞成在示威中用暴力手段,可是,偏偏发生了火烧赵家楼事件,而且学生运动有可能被别有居心的政党利用云云。具体文字,文繁不引,在附录中可见。

最后岳南先生肯定了最后一个答案。那么傅斯年,傅大师,为什么只做了一天五四擎旗人,就成了五四运动的逃兵呢?岳南先生又给了个答案——害怕影响自家前程。具体文字必须敲出:

【这年秋季,山东省教育厅招考本省籍的官费留学生,傅斯年赴省会济南应考并以全省第二名的压倒性优势登榜。尽管如此,不但主考方不把这位“黄河流域第一才子”放在眼里,傅斯年反而因其所显示的强大力量,坏了欲走后门安插亲信者的好事,立即成了权贵们的眼中钉、肉中刺和打压攻伐的对象。当权者以傅是五四运动的“激烈分子,不是循规蹈矩的学生”且还是“凶恶多端的学生示威活动的头头”、“打砸抢烧的危险激进分子”等等为由,拒绝录取。这个听来令人满含悲愤的说辞,是否就是傅斯年在火烧赵家楼后,所思所虑和所担心的主体尚待考证,但就当时的情形言,大部分官僚政客与相当部分士大夫阶层的知识分子,对五四运动心怀反感与恼怒。时任国民党湖南省代理省主席的何健,曾公开宣示他的愤懑之情。谓胡适之流“倡导的所谓新文化运动,提出打倒孔家店的口号,煽惑无知青年”等等,藉此可见社会政治情势之复杂,以及五四新文化运动对立面之多。假如傅斯年有这样一种不祥的政治嗅觉,他在北大讲台上被胡霹雳猛打一拳后悄然退出,便可得到进一步合理的解释,否则将仍是一个历史之谜。(《南渡北归·英雄辈出的时代·从北大到柏林》)

尽管岳南大师在文字里用了“是否”、“假如”等不确定词语,可是明明白白的是在肯定:学生运动使用了暴力,这让傅斯年先生害怕了:日后的前途还仰赖政府的提携,折腾动静大了,上了“黑榜”,以后的前途呢?果然,也在傅斯年大师考取官费留学生上,有了副作用。不仅这样,岳南大师还描写了一个“不公”:傅斯年大师留学外国的路子,差一点被一群“欲走后门安插亲信者”断送了。那么些坏蛋是谁?为什么不说出来,让我们后来者为傅大师的遭遇掬一把同情泪,骂万万声坏蛋该死?

无论怎样吧,傅大师眼中,当时北洋民国还是中国的门面,是被洋人承认的,还未像北伐战争开始后露出崩溃迹象,所以尽管这个北洋民国腐朽黑暗,傅斯年先生还是要把这个政府当做“留洋做官”的晋身阶梯。官迷心窍、不分是非是可以给他做“身份证”的!至于说,这份政治嗅觉从哪里来,从这本书里可以推定:应该是从他的家教中来,“其七世祖傅以渐乃大清开国后顺治朝第一位状元,后晋升为光禄大夫、少保兼太子太保、兵部尚书、武英殿大学士,掌宰相职,权倾一时,威震朝野。”

有这么一个会做官,也做了大官的老祖,家风遗教里没些钻营术可能吗?傅斯年先生还是念过北大的高才呢,那聪明劲儿理解不了这么点东西?所以说,傅斯年先生,在五四运动闪光了一天之后,彻底与五四决裂,与进步绝缘,就是因为他离不开被洋人承认的北洋民国。这位傅大师、“傅圣人”,很有混官场的潜质,学问没多少,做学阀的能耐先有了一半。这位被岳南大师盛赞为“继孔圣人之后二千年来又一位‘傅圣人’”的傅斯年,后来从北洋民国拿到了留学的银子,堂堂皇皇去英国留学去了。半道上,又跑到德国去上学。此人学到的学问如何呢?笔者不相信岳南们的盛赞,只在这里提一个疑问,傅斯年英文的程度如何?德文的水准多高?对英文、德文的谙熟,如果达不到比纯种普通英国人、德国人更精深的程度,怎么研究这两国大学里的学问?这个疑问还请诸位民国大师粉儿们给笔者上上课。而且,似乎从没听说,傅大师拿过什么洋人文凭。留洋没文凭,这个总觉得怪怪的。说句玩笑话,钱钟书先生虚构了方鸿渐,用手段还拿到了“克莱登大学”的文凭,怎的傅斯年大师连这两下子也没有?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长河红阳
长河红阳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