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辉:让彭德怀落泪的铁原阻击战——志愿军第63军朝鲜战争的铁血军魂

陈辉 2020-06-01 浏览:
63军靠顽强的意志、靠血肉之躯,拼死抗击着,3天、5天、8天、10天……,63军整整抗击了12天,“联合国军”15100多具尸体倒在了63军面前,终于胜利地完成了阻击任务,使我军后方基地物资和伤员全部安全转移,主力在纵深形成了坚强防御,敌人黔驴技穷,停止了进攻,双方形成了对峙态势,5次战役以志愿军的胜利而结束。战后,彭总风尘仆仆地赶到63军,看望一线下来的部队,面对当年太原攻下“双塔寺”要塞,兰州拿下“窦家山”的英雄部队,彭总落泪了。他动情地说:“你们打得好,打得好!你们吃了不少苦,我们牺牲了不少好同志,祖国人民忘不了你们,祖国和人民感谢你们!”

【本文为作者陈辉向察网的投稿】

【作者按:今年6月25日是朝鲜战争70周年;今年10月25日是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70周年。
今年还是中美贸易战、科技战、新冠肺炎对抗战的交锋年。
历史是现实的镜子,当年志愿军第63军是怎样顽强阻击装备占绝对优势的美军,今天也一样能打一场成功的中美对抗战,中国式的阻击战。中华民族不再软弱可欺!中国人民也不再愚不可及!
铁原阻击战是1951年6月上旬,发生在在朝鲜战争中的一次防御作战,是第五次战役的组成部分。在敌人的狂轰乱炸下,63军将士用鲜血和生命遏制住了联合国军进攻势头。

美军、英军、法军、比利时军、菲律宾、南朝鲜军、加拿大军……黑头发,黄头发、红头发,蓝眼睛、白皮肤,志愿军63军在历史上从未见到过这样五花八门的战场对手,但在朝鲜战场却见到了。

侦察机、歼击机、轰炸机;装甲车、坦克车、自行火枪……,63军从未见过敌方有这么多的新式武器,但在朝鲜战场上目睹了。

美军骑一师、英军皇家陆军、加拿大“王牌”旅……,63军从未见过这么多的“王牌”部队,但在朝鲜战场上遇到了。

战场交锋的结局如何呢?不管敌人的装备再好,国籍再多,“王牌”再强,都无济于事,蓝眼睛、黑皮肤、黄头发统统败在了63军手下,14106具“联合国军”尸首躺在了朝鲜战场;17042名敌人被63军击伤;1011名敌人成为63军俘虏。63军在朝鲜打出了国威。

铁原阻战,七千勇士血染疆场。这是63军有史以来规模最大、时间最长、最激烈、最残酷的战斗——铁原、涟川阻击战。

抗美援朝之初,我军横扫多国部队如卷席。《韩国战争史》站在敌方的立场做过这样的评价:“历史性的仁川登陆作战成功后,国军和联军发起总攻,以破竹之势前出到韩满国境,胜利的气势达到了顶点。就在这时候,祸从天降,遭到中共军大兵团的进攻,战局发生了逆转。我军不得不冒着朔风雪寒,饮恨全面撤退。接着,于1951年1月4日不得不把首都汉城易手给了敌人”。然而,经过“3次战役”后,多国部队虽损失惨重,但已发现我军装备落后,供给困难,每次进攻作战只能持续7至10天,敌称之为“礼拜攻势”,特别是越过“三八线”,运输线延长,补给更加困难的弱点明显暴露出来。

陈辉:让彭德怀落泪的铁原阻击战——志愿军第63军朝鲜战争的铁血军魂

铁原地区卫星地形图

毛泽东意识到这一点,他在给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的电报中指出,在敌我技术装备悬殊、特别是我无空军掩护的情况下,“我军做战役性大迂回,一次包围美军几个师,或一个整师,甚至一个整团都难达到歼灭任务”。而我军停止攻击后,敌人会利用摩托化装备和炮兵、坦克兵、航空兵机动快、火力强的优势,迅速反扑,给我军造成被动。

第五次战役第二阶段我军歼敌23000多人后,向北转移,计划将战线稳定在“三八线”附近。但当时,我军对敌情估计不足,担任掩护的部队未能很好地控制要点迟滞敌人。“联合国军”集中的4个军共13师的兵力组成的“特遣队”以摩手化步兵、炮兵、装甲兵在航空兵掩护下,迅速反扑,1951年5月27日攻占了汶山、永平、华川、富平里一线。

28日,美军第1军、加拿大旅、南朝鲜第9师、南朝鲜陆战第1团突出冒时,占领了金谷里、汉南川一线,直逼铁原、涟川。铁原以北的志愿军后方基地危在旦夕。危难中彭德怀又一次想到了63军。于是,63军历史上最悲壮的阻击战开始了。

28日17时,彭德怀电令63军迅速在铁原、涟川地区组织防御,坚决阻止敌人进攻,掩护兵团主力和伤员转移。命令指出:“敌人追击性进攻的很快,……无志司兵团命令不得放弃”。19兵团也死令63军“不惜代价,坚守阵地,阻止敌人进攻,无上级命令不准撤退。”

陈辉:让彭德怀落泪的铁原阻击战——志愿军第63军朝鲜战争的铁血军魂

63军面临的局势相当严峻。“联合国军”在63军准备防御的正面集中了4个师共47000人,备有1300门火炮,400辆坦克,又有空军的支援。

而63军仅有包括60炮在内以240门火炮,部队已连续作战一个多月未得到补充,粮弹供应严重不足。有相当一部分人,甚至伤员每天只能喝一碗炒面汤。长期高强度行军作战,睡眠不足,体力消耗很大,尽管上面有敌机轰炸,后面有敌追兵,但部队稍一停止活动,立即响起一片鼾声。据我军铁原阻击战后第4天调查记载:“第5次战役后,部队中96%的人患营养缺乏症,体重下降,94.4%的人患下肢麻木,肌肉痛、夜盲、肠胃炎等病。”在这种情况下,要把装备精良、又多于63军3倍以上的敌人阻击在阵地前面。而且阻击时间不是一天、两天,而是十至十五天,任务的艰巨程度可想而知。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陈辉
陈辉
新华社原北京军区支社社长,高级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