恰“民国”少年,能活下来就是奇迹!

党人碑 2020-06-01 浏览:
古代的精锐部队,保佑不了民国当地老百姓的平安,宋代的京畿重地,在民国却成为土匪肆虐的渊薮。别说绑几个老百姓,当年周口这地方,土匪绑走县长,抓空一所高校,都不稀罕。民国是严重“内卷化”的时代,这个表现在河南最明显。土匪没啥有钱人可抢,就抢穷人,哪怕一盒烟、一双鞋、一斗粮的价值,“勿以恶小而为之”,到了这里,成了“勿以恶小而不为”!

恰“民国”少年,能活下来就是奇迹!

民国河南土匪

从小包村跑到柳林,差不多跑了三十里,天亮了,少年发现他这串绳子上,除了他自己,还绑着六位:

四个推小土车卖力的,一个卖馍的,一个烧窑的。

换算成今天的职业,就是四个开破面包跑小运输的,一个开主食厨房的,还有个蹲马路牙子,立个小牌儿,表示随时承接刮腻子、刷乳胶漆的批灰师傅,都不是什么有钱人。

土匪也觉得,不值钱,家里拿不出钱啥钱来,纯粹砸手里的货,准备统统杀掉,省得浪费吃喝,耽误时间。

先杀了三个,砍到卖馍这里,对方突然大喝一声:

【“老大,我们姓潘的孩子,都是自己人,留下可有用哩!”】

这是青帮的切口,也就是“暗语”,相当于接头暗号。比如我要打入青帮土匪内部,进来就得报号:

恰“民国”少年,能活下来就是奇迹!

堪称民国第二外语的青帮海底

【“在家姓党,出外姓潘,江淮泗廿三的,各位多照应!”】

那时候的土匪,多数都是青帮,新四军地下党的教材里就说过:

【“在帮未必在匪,在匪必然在帮。”】

所以一听这话,土匪马上住手,急忙解绑,放了人。

多少年后,这少年成了地下党,又打入敌人内部,跟伪军、土匪和特务斗智斗勇的时候,才明白:

原来这个卖馍的,可不简单,是个青帮分子啊!

【叁】土匪曾是民国的一种生活方式

卖馍的过关了,其他“叶子”,还得烤。每天晚饭后是固定的烤叶子时间,挨顿打那是最轻的待遇,剁掉手指,割掉耳朵,也是家常便饭

恰“民国”少年,能活下来就是奇迹!

民国土匪

为了怕你跑,还要扒掉你的鞋袜,肉票们被系在一根绳子上,就像一根绳上的蚂蚱。走路时你踩我的脚,我踩他的脚,有一人跌倒,一串人都得跌倒,土匪就用棍打、用刀砍。

到漯河过京汉铁路的时候,又渴又饿,年龄老一些的跑也跑不动了,就干脆躺到地上,求土匪们发“善心”,砍死算了,省得受苦,而且给家里添负担。

土匪们毫无怜悯,直接就在铁轨东边,找了块场子,把清理出来,没什么价值,又不愿再跟着走的肉票,用刀砍杀了一批。尸体也不掩埋,直接扔在路边。

好不容易,到了宝丰,进了山里面,土匪把抢来的财物和抓到的肉票,分到各县的各股匪帮,然后解散,各自回去,等着肉票的家属,带钱来赎。

豫西地处伏牛山区,九成都是山地丘陵,南北四条山脉向东呈扇面展开,今天这里多数都成了风景区,可在当年却是河南匪患最严重的地区。

恰“民国”少年,能活下来就是奇迹!

河南地形

本就地瘠民贫,加上天灾人祸,一部分农民和小手工业者失去土地或丧失劳动条件,从土地上游离出来。在当时工业落后、商品经济极不发展的条件下,很难找到谋生的手段,他们就成了无业游民,进而拉杆而起当土匪,从事抢劫活动,形成一种新的生存方式。

所以,当时人就说:

【“豫西全境二十来县,几无一片干净土!”】

小五被一股匪帮带到宝丰山里,一处他这辈子都不知道具体是什么地方的山寨。可能是老巢的缘故,土匪的警惕性减弱了,觉得你个小屁孩,离家几百里,又在山沟里,脚都磨破了,你还能咋跑?

就把绳子给解了,让他干点杂务。

【肆】民国少年的N种死法

一天晚上,小五跑了,沿途看到了无数匪灾过后的惨景。

恰“民国”少年,能活下来就是奇迹!

民国土匪

宝丰山内外的一处山坳里的小村子,墙倒屋塌,全村人躲土匪,几乎都跑完了。说好的“兔子不吃窝边草”,可土匪把一夜路程外的村子,都糟蹋成这样,您说还有什么“盗亦有道”?这是“竭泽而渔”啊!

就这样一路走着问着,很多豫西的老百姓,这辈子都没出过门,连“陈州”在哪里,都闻所未闻。不过他们虽然贫穷,却都很善良,有给饭吃的,给面汤喝的,给拿破鞋的,拿破布给裹脚的,还有要收留小五当儿子的。

走到一个叫“古城”的集镇,遇到一位过路妇女,问小五是讨饭的吗?小五说是被土匪抓去逃跑出来的,家离这儿还很远。她就哭起来了,她说她的儿子和小五大小差不多,也被土匪抓去了,还没有回来,问小五见到她儿子没有?

小五说那么多人,哪能认识呢?

终于走回淮阳附近的时候,又遇到一位外出赎儿子回家的老乡,就给顺便送回来了。又给邻居看到,飞奔回去报信,母亲哭着迎出来,说:

恰“民国”少年,能活下来就是奇迹!

民国乞儿

【“只以为见不到你了,我每天坐在大门口等你,你爹出去找你去了,还没有回来。经常看到从土匪那里赎孩子的回来,从咱家门前过,都是脚烂得走不动,你的脚是怎么走的?”】

小五笑了:

【“我的脚也烂了,没有别人烂得厉害,咱家穷,舍不得鞋穿,我平时赤脚走路的多,比别人脚皮厚!”】

三天后,父亲回来了,更是惊讶,说:

【“在舞阳,我听说高粱地边上,死了一个陈州的孩子,也有十一、二岁。我到那里看时,已经被狗撕去了一条腿和一只胳膊,脸也啃得看不清,衣服也被撕碎了。我只以为就是你,还买了半斤纸烧了,找人挖了个坑,把那孩子埋了。我哭了一场,回来一路很难过。”】

东西两院的邻居也来看,说这回被土匪抓去很多,大人都被打死了,抓去的孩子死的死了,用钱赎的赎回来了,可是不花钱逃出来的第一回见。

来源 : 党人碑的熟人茶馆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党人碑
党人碑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