恰“民国”少年,能活下来就是奇迹!

党人碑 2020-06-01 浏览:
古代的精锐部队,保佑不了民国当地老百姓的平安,宋代的京畿重地,在民国却成为土匪肆虐的渊薮。别说绑几个老百姓,当年周口这地方,土匪绑走县长,抓空一所高校,都不稀罕。民国是严重“内卷化”的时代,这个表现在河南最明显。土匪没啥有钱人可抢,就抢穷人,哪怕一盒烟、一双鞋、一斗粮的价值,“勿以恶小而为之”,到了这里,成了“勿以恶小而不为”!

恰“民国”少年,能活下来就是奇迹!

1914年是为民国三年,甲寅虎年,是个很“霸气”的年份。萨拉热窝事件点燃了欧洲的火药桶,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了。

欧洲列强忙于厮杀,暂时无暇东顾,不少中国人觉得这简直不啻福音,因为其给民族资本带来了发展的黄金期。曾经被洋货打压得毫无还手之力的棉纺、面粉、卷烟和火柴等轻工业,不但起死回生,而且发展迅速,收复失地、攻城略地,大有独霸国内市场的势头,面粉工业甚至一跃从进口国变成输出国。

然而好景不长,日本军舰出现在中国青岛海面,不但要吃下青岛和胶州湾,还要吞噬整个山东,甚至要把整个中国变成日本的殖民地。

恰“民国”少年,能活下来就是奇迹!

日本海军青岛之战的旗舰“周防”号战列舰

《茶馆》里的国会议员崔久峰说得好:

【“办了工厂、银号又怎么样呢?他说实业救国,他救了谁?救了他自己,他越来越有钱了!可是他那点事业,哼,外国人伸出一个小指头,就把他推倒在地,再也起不来!”】

这就是那时的中国,内忧外患。

【壹】交通史的角度看河南

这年11月,河南淮阳(今属周口)北大关蔡河北街上,一户姓丁的人家,生下来个儿子,家里人管他叫“小五”,因为他是家里第五个孩子。

淮阳,古称“陈州”,从春秋战国到宋代,都是重要的交通枢纽型城市。

恰“民国”少年,能活下来就是奇迹!

以开封为中心的运河系统

小五家门口有条“蔡河北街”,开封则有个“蔡河湾”。

所谓“蔡河”,宋人又称“惠民河”,宋太祖更称其为“宝带”,既是打通黄河—淮河—长江三大水系漕运通道,增加运力的现实需要,更是开辟新水源,保证航路畅通,相当于今天南水北调的国家战略工程。

一条蔡河,蜿蜒古今,打通南北,给我们提供了历史的视角。

然而随着黄河不断改道,河南衰败了,开封不复国都地位了,淮阳也跟着吃挂劳,不过豫东南水网纵横,在运河时代仍不失其重要性。只是你方唱罢我登场,附近农民进行农副产品交换的一个小集镇周家口,由于漕运改道,水陆交通方便,迅速崛起,成为豫东最大的土特产品和手工业产品市场

但是京汉铁路一修,周家口就走下坡路了,商人们往西,去郾城、漯河发展了,但好在还有水路,可以铺开豫东南的交通网。这里当时不通铁路,还能吃一阵子经济红利,但随着蒋介石扒开花园口,黄河夺淮,河道淤塞,周家口也就颓势难挽了。

恰“民国”少年,能活下来就是奇迹!

今日周口港示意图

小五就出生在这个还有些经济红利的残羹剩饭可吃的时代,家里靠编卖苇席,摆小摊卖纸烟和花生、瓜子维持生活。到了麦收季节,全家大小,还得往附近几十里外的指挥营亲戚家拾麦子。

“指挥营”这也是个典型的宋式风格地名,现在开封博物馆里,还有“虎翼右第一军第三指挥第四都记”之类的部队印信,这是个殿前司禁军的番号,从指挥营的位置来看,北宋很可能驻扎这一支三衙禁军的精锐部队。

问题是古代的精锐部队,保佑不了民国当地老百姓的平安,宋代的京畿重地,在民国却成为土匪肆虐的渊薮

别说绑几个老百姓,当年周口这地方,土匪绑走县长,抓空一所高校,都不稀罕。

【贰】仗义土匪?杀人魔王!

1924年的秋收,小五去指挥营附近的小包村,帮着舅舅家收麦子,解放后多少年,他还能记得那夜:

恰“民国”少年,能活下来就是奇迹!

如今的河南豫东南麦收

【“大家正忙着收割麦子,突然西北、西南、正西三个方向火光冲天,人们知道是土匪来了,而且根据经验估计只有四五里路。各家男女老少,成群结队地自西往东跑。有的拉着牲口,有的扛着包袱,有的带着孩子,哭着叫着,不知往哪里去好。”】

没多久,土匪们冲过来,街上满是土匪“报牌子”的怪叫声。可惜我没有录音设备,搞不定视频版,不然我就给大家吆喝几声。

为啥我知道呢?

因为我家在河北(今属河南)清丰办过联庄会,打过土匪,我祖父讲过;小时候隔壁红军院住过几位本省籍的老红军,他们儿时多遭过土匪,也给我讲过,这讲究甩腔,得玩帅。

报牌子声虽帅,但这帮土匪,却是实实在在的人渣!

他们各家各户抢劫财物,搜括肉票,连小五——这个12岁的少年,都不放过,拳打脚踢。甚至在他当面,直接摔死了个咿呀学语的小孩,接着就去祸害孩子妈。

恰“民国”少年,能活下来就是奇迹!

民国土匪

院子里其他土匪也没闲着,当场开始“烤叶子”,就是审问肉票。两三个土匪对被捆着的一位须发皆白的老人说:

【“你带着我们找了三四个地方,什么都没找到,咋回事啊?懂规矩不懂?信不信,弄死你个老鳖孙!”】

老人一脸苦相,说你们绑错人了,有钱的早跑到寨子上了。

土匪举起刀,照老人的头上就是一下,老人惨叫了几声就死了,把少年吓得周身直打颤。

尽管村里人都跑得差不多了,但土匪还是绑了二三十人。

我经常说,民国是严重“内卷化”的时代,这个表现在河南最明显。土匪没啥有钱人可抢,就抢穷人,哪怕一盒烟、一双鞋、一斗粮的价值,“勿以恶小而为之”,到了这里,成了“勿以恶小而不为”!

来源 : 党人碑的熟人茶馆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党人碑
党人碑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