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人碑:地主养活了佃户,还是佃户养活了地主?国学大师如是说!

党人碑 2020-05-29 浏览:
到底是“穷人养地主呢?还是地主养穷人?”县委在大店民校中,提出这个问题进行测验,结果三分之一举手说:“地主养咱穷人,人家不给咱地种,不都饿死了吗?”有位六十多岁的老佃户王成,干了六辈子佃户,穷得连整片衣裳都没有,可就是他,却处处替地主“洗地”。年轻人就问他:“你不赌钱,又不喝酒,天天干活,为什么还这么穷呀?”他想了半天回答:“这些年短工太贵了。”又问他其他原因,回答:“我种的地总是舍苗,少打粮食。”再追问时,他顺口气说:“咱命苦啊!”

解放前后有曾过一场关于“谁养活谁”的大讨论。不过那时候,直指的是当时中国最为要害的土地问题,于是“富人”和“穷人”,被明确为“地主”和“佃户”。

党人碑:地主养活了佃户,还是佃户养活了地主?国学大师如是说!

“是地主养活了佃户,还是佃户养活了地主?”

先不着急回答这个问题,我想给大家介绍两位史学大师:冯友兰和何兹全。前者的研究方向是哲学史,后者则是魏晋南北朝史。他们当年也参与了这场大讨论,而且以历史学者的严肃态度,深入到“土改”第一线,去观察和记录了这场事关中国前途命运的斗争

【壹】糊涂思想岂止今日有

进行土地改革,消灭封建地主阶级土地所有制,实现孙中山先生“耕者有其田”的伟大设想,是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任务之一。很多人也把这句话,整天挂在嘴上,可真到新中国建立了,“耕者有其田”成为国家政策,开始实行了,他们就叶公好龙了。

党人碑:地主养活了佃户,还是佃户养活了地主?国学大师如是说!

由于民族资产阶级、民主党派和民主人士中,不少人同地主阶级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出身地主阶级,或兼具工商业者与地主两种形态。他们自身的利益,必然同土地改革相矛盾

说白了,见真章,剜自己肉了,“嘴上是主义,心里都是生意。”

不少人表露出“和平土改”的幻想,主张“只要政府颁布法令,分配土地,不要发动群众斗争”。

还有一些人对土改抱有抵触情绪,叫嚣什么:

“地主养活农民”,“地主的好处不可一笔抹杀”,“江南无封建”,“地主和佃农相依为命,谁也离不开谁”。

党人碑:地主养活了佃户,还是佃户养活了地主?国学大师如是说!

还有些说的更难听:

“土改偏差很大”、“斗争过火”、干部“上层好、中层少、下层糟”,“地方的农会常被土匪流氓所把持。”

当时人觉得,这不就是二十八画生老师在《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中,提到过的“糟得很”吗?而今天的我们,是不是听着更耳熟,仿佛就是前不久公知在某些书刊上的言论?

其实别怪这些旧时代旧阶级出身和分化出来的爱国者,包括号称“佐派”的黄炎培和柳亚子,也如此看问题。就是深受剥削压迫之苦的贫雇农,同样存在糊涂思想

山东有个莒南县,地处山东东南部与苏鲁交界处。抗战中的1944年5月,县委在贫雇农中,搞了个调研。

党人碑:地主养活了佃户,还是佃户养活了地主?国学大师如是说!

到底是“穷人养地主呢?还是地主养穷人?”

县委在大店民校中,提出这个问题进行测验,结果三分之一举手说:

“地主养咱穷人,人家不给咱地种,不都饿死了吗?”

有位六十多岁的老佃户王成,干了六辈子佃户,穷得连整片衣裳都没有,可就是他,却处处替地主“洗地”。

年轻人就问他:“你不赌钱,又不喝酒,天天干活,为什么还这么穷呀?”

他想了半天回答:“这些年短工太贵了。”

又问他其他原因,回答:“我种的地总是舍苗,少打粮食。”

党人碑:地主养活了佃户,还是佃户养活了地主?国学大师如是说!

再追问时,他顺口气说:

“咱命苦啊!”

【贰】七十年前的神预言

如今有个时髦词儿,叫“国学大师”。别人我不好说,私塾开蒙,改新式学校,又留学美国,获得哥伦比亚大学哲学博士的冯友兰先生,新旧兼备,学贯中西,当然实至名归。

这位老先生有个特点,说好听点,西方人叫“实证主义”,中国人叫“深思慎取”。就是你们跟我说答案,没意思,也不做数,我得自己去钻研、去求证。另一位哲学大家金岳霖先生是冯友兰的铁哥们,讲过后者的一件八卦:

党人碑:地主养活了佃户,还是佃户养活了地主?国学大师如是说!

“抗战初,清华教授们从长沙往昆明迁移,途经镇南关(今友谊关),当时司机通知大家,不要把手放在窗外,要过城门了。别人都照办,只有冯友兰听了这话,便考虑,为什么不能放在窗外,放在窗外和不放在窗外的区别是什么,其普遍意义和特殊意义是什么?

……

还没考虑完,已经撞骨折了。

冯友兰先生是我们河南人,南阳唐河的。冯家我写过,祖上是山西来南阳经商的商人,父亲是清末湖北崇阳的知县,他这代兄妹三人,都是旧时代走出来的高级知识分子,对于我党和我党的政策,基本处于不了解的状态。

党人碑:地主养活了佃户,还是佃户养活了地主?国学大师如是说!

但作为真正有良心的知识分子,冯先生渴望中国越来越好,也支持我党,支持我党的政策,那么我党当时最根本的政策是什么呢?

当然是“土改”了,所以解放不久,冯友兰先生就提出来,能不能让我参加一个北京郊区的工作组,参与到土改中去,实际了解下,土改到底是什么情况?

众所周知,冯友兰先是新儒学派的代表人物,他的理论中,最重视“天理”和“天命”,那么什么是当时中国的天理和天命?他真的想看看,切实接触到,而不是瞎扯淡。

来源 : 党人碑的熟人茶馆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党人碑
党人碑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