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辉:东北虎与丛林虎的生死角逐——国民党新六军辽沈战役的不归路

陈辉 2020-05-14 浏览:
风云一时的“丛林虎”──新6军,在辽沈战役中惨败在“东北虎”的手下,消失在黑土地上。新6军首任军长廖耀湘在辽沈战役中兵败被俘后,经过战犯改造,获得了新生。1964年当选为第4届全国政协委员。1968年12月2日,因心脏病突发病逝于北京,这位当年叱咤印缅战场的一代枭雄,最终在历史上留下了一个光荣的晚节。

【本文为作者陈辉向察网的投稿】

“丛林虎”──廖耀湘和他统领的新6军。

“东北虎”──林彪和他领导的东北民主联军。

抗战胜利后,“二虎”在东北战场,进行了惊心动魄的生死搏斗,“丛林虎”无可奈何地丧命在“东北虎”的虎啸声中。

陈辉:东北虎与丛林虎的生死角逐——国民党新六军辽沈战役的不归路

时任东北民主联军总司令的林彪

一、沙岭之战

1946年2月8日,廖耀湘率领新6军在辽宁的葫芦岛登陆,由锦州沿北宁线两侧向沈阳攻击前进。

新6军初到东北,的确大显“丛林虎”的虎威,一路征战,所向披靡。

2月10日,新6军占领了台安、新民。

2月18日,新6军进占法库、大虎山、辽中。

东北民主联军总司令林彪,始终都在关注着新6军的动向。对于新6军特别是新22师这支王牌军中的“虎师”,毛泽东、林彪几次都想集中绝对优势兵力敲掉它,为此毛泽东还专门发过好几封电报给林彪。但一直未能找到机会。

2月19日,新22师第66团2个营和师机炮营、教导营2000余人,推进到了辽河以南的沙岭村,成了新6军整个防线中突出孤立的部分。林彪等待已久的战机终于出现了!

辽东军区调集了3纵、4纵7团的兵力,将这股敌人团团围住,并准备2个旅在外围警戒、打援。

这是新6军与东北民主联军的首次恶战。战斗打响后,东北民主联军从四面八方向沙岭村发动了猛烈攻击,新22师倚仗着有利地势和强大的火力拼命顽抗。双方先是炮战,接着是短兵相接、刺刀见红。新6军富有城镇攻防战经验,火力强、枪法好,炮兵技术纯熟。东北民主联军3纵、4纵兵力占绝对优势,官兵作战勇猛、士气高昂。双方各有所长。

这一场龙争虎斗一直持续了两天三夜,民主联军仍未能啃下新22师这块“骨头”。敌人援军已经逼近,辽东军区司令程世才只得忍痛下令:“撤!”

这一仗虽然打掉了新22师700余人,给了新6军一点颜色看,但民主联军3纵、4纵却伤亡了2100余人,可谓得不偿失。

廖耀湘率领新六军从辽中南下,于1946年3月21日攻占了辽阳。接着,新六军兵分三路,向鞍山、海城、营口、本溪发起了凶猛进攻,全部得手。

二、四平之战

廖耀湘率领新6军从辽中南下,于3月21日攻占了辽阳。接着新6军兵分3路,向鞍山、海城、营口、本溪发起了凶猛进攻,全部得手。至此,新6军初战告捷。

紧接着,新6军又在四平攻坚战中风光了一番。

在新6军南下的同时,孙立人率新1军从沈阳北上,向四平发起猖狂进攻。3月25日,新1军攻占铁岭。杜聿明趁机大吹大擂,狂叫“4月2日前,一定要攻克四平”。

陈辉:东北虎与丛林虎的生死角逐——国民党新六军辽沈战役的不归路

四平

然而,新1军在四平攻坚战中,一败涂地。5月初,仍没有拿下四平,损兵折将6000余人,3个师的实力减为不到两个师。在四平攻坚战危难时刻,国民党保安司令杜聿明,起用了手中另一张“王牌”──“丛林虎”新6军。

新6军果然出手不凡。

廖耀湘率领新6军于5月3日攻占本溪后,立即伙同第71军88师调头北上,增援四平。

狡猾精明的廖耀湘并没有率领新6军直接从正面攻打四平,而是像一条出洞的毒蛇,由开原经中长铁路以东的山地,向西丰、平岗、火石岭子一线悄悄前进,准备迂回到四平以东,攻击民主联军左侧。

他将配属给新6军的第71军88师留做军预备队,又将新6军的新22师、第14师、第207师分成左右两个纵队,实行正面进攻,彼此交替掩护,互相呼应。廖耀湘取得了成功!

5月14日,新22师第65团在南城子附近与民主联军第3纵队主力遭遇。经过激战,第65团攻下了南城子、威远堡门,民主联军为保存实力,主动撤出了战斗。

威远堡门之战,使廖耀湘气焰更加嚣张,胆子也变得更大。他洋洋自得地对新6军团以上的军官吹嘘:

【“共军第3纵队主力既不能阻止我1个团的攻击,那么我1个师的力量就能击破共军更强大的抵抗,不仅拿下四平没问题,就是北上长春也不会有什么重大困难。”】

5月18日,新22师攻占火石岭子,第14师进入平岗。廖耀湘下令全军以火石岭子为轴向左旋回,攻击塔子山、梨树、赫尔苏、公主岭等地,准备迂回到四平左侧后,切断民主联军的退路。

这的确是一条毒计!

17日下午,新6军在空军和强炮火掩护下,猛攻民主联军7旅19团坚守的四平以东“331.5”高地和塔子山阵地。

民主联军的3个连与新6军反复展开拉锯战、肉搏战,民主联军指战员们冒着敌人“汤姆森”冲锋枪、六0炮、“巴祖卡”火箭弹的密集火力和火焰喷射器的毒焰,与新6军扭成一团,刺刀见红,枪托对打,手榴弹对炸。有的战士全身被火焰喷射器烧着,却仍然像“火人”一样,扑向敌群,拉响手榴弹,与敌人同归于尽。最终民主联军3个连几乎全部壮烈牺牲在塔子山地。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陈辉
陈辉
新华社原北京军区支社社长,高级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