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辉:中国人民志愿军优待“联合国军”战俘纪实

陈辉 2020-05-11 浏览:
回国后的战俘,均被开除军队,被称为通敌分子,背上了沉重的“叛徒”包袱,被“洗脑”、歧视,屡遭磨难,惨度余生。当年没有到中国定居,回到美国的战俘命运也一样的悲惨。美军战俘雷奇因在战俘营从事了反战活动,回国后,被美军军法处以背叛美国军人誓言,损害美军声誉罪名判处20年徒刑,超过了在志愿军战俘营7倍的时间。自称世界上最民主、最人权、最自由的美国权贵们,并没有给朝鲜战争的幸存者施舍半点“民主”、“人权”、“自由”,给他们留下的只有灾难。

1953年在战俘遣返时,联合红十字会的代表参观了碧潼俘管处总医院,红十字小组内的“联合国军”一方代表仔细察看了各科室。在参观中,丹麦医生雅各布逊看到医院有各式各样的手术器械,感到十分惊奇。他们打开放手术器械的玻璃橱,拿出几件观赏后,表示满意。接着,他们又参观了药房、牙科、眼科、耳鼻喉科、X光和理疗设备,异口同声地称赞:“这里的设备很好。”

二、各国战俘百态万花筒

朝鲜战争,中国人民志愿军俘获各国战俘46088人,其中“联合国军”战俘8556人,南朝鲜军战俘37532人。此外,有美国、英国、比利时、南朝鲜的435人向志愿军投诚,其中“联合国军”152人,南朝鲜军283人。这些战俘并没有全部关押在中国人民志愿军战俘营和朝鲜人民军战俘营,许多战俘俘虏后很快就释放了。

陈辉:中国人民志愿军优待“联合国军”战俘纪实

资料图:被遣返的美军俘虏

志愿军俘获美军战俘3500余人,美军战俘是“联合国军”战俘中最多的国家,军衔最高的战俘是美24师师长迪安少将,他是由朝鲜人民军俘获的。从军种看,有陆军、空军、海军陆战队等,美军骑1师、陆战1师、步兵第7师、“北极熊团”、第4战斗机联队等美军“王牌”部队都有官兵被俘虏。从人种看,有白人、黑人及墨西哥与欧、亚、非混血人或移民后裔。美军战俘以白种人为主体。

陈辉:中国人民志愿军优待“联合国军”战俘纪实

被俘的美步兵第24师师长威廉·迪安少将

美军战俘娇生惯养,生存能力差,被俘后,情绪低落,许多人患了“绝望症”。供应给他们的高粱米和小米饭不吃,宁愿饿肚子。发给的面不会做饭,锅里的水开了,直接把面倒在锅里。没有热水,连脸也不洗。

美军战俘缺乏互助精神,非常自私。战俘间彼此关系冷漠,有的身体强壮的战俘强行把体弱和有病战俘的饭吃掉。有的还怕有病的战俘传染,竟狠心地将同伴在夜里拖到室外的雪地里,任其冻死。美军军士詹姆斯就曾将两名重病号扔到室外雪地里冻死,詹姆斯后来被军事法庭判刑。

美军战俘的种族歧视非常严重,白人与黑人势不两立。抗美援朝第二次战役,志愿军38军114师战场俘管队临时将几百名战俘押在一个山洞中。由于人多,洞中空气差,管理人员让战俘分批出洞散步,呼吸新鲜空气。一个美军白人少校看到首批出洞的有黑人士兵,便向我军翻译老何提出抗议:“应当让白种人先出来,这是通常规矩。”

“不论哪国俘虏,什么人种,我们都一样平等看待。”老何平静地说。

“可是在我们美国,都是白人优先,黑人生下来就是奴隶!”美军少校继续辩解。

“你忘了这里不是华尔街,你是在中国人民志愿军的俘管队。在我们这里,人与人之间是平等的。”老何气愤地说。

美军少校无奈地耸耸肩,摇摇头。

陈辉:中国人民志愿军优待“联合国军”战俘纪实

朝鲜战争中被俘虏的美军黑人连

战俘营黑人军衔最高的战俘是美军少校沃克。他45岁,1927年参加美军,1929年晋升少尉后,这个少尉军衔在肩上扛了20年。沃克说,要是白人至少也是准将了。沃克后来在“二战”中,出生入死,参加过许多重要战役,才被晋升为少校。

参加过“二战”的黑人战俘雷奇说:

【“我混到现在还只是个军曹,我们黑人不准接触尖端技术和机要部门,在军队最多混到个排长、连长,而且要送到前线去打仗,很少有别的工作的份。军队中的白人俱乐部都不让黑人参加,我们去了,他们就喊:黑鬼滚出去!记得‘二战’时我在法国,在一家餐馆用餐时,一个白人军官也进来用餐,他竟叫我滚出餐厅,他说‘战争结束了,这里没有你们的份了。’”】

美军对黑人的歧视,终于在朝鲜战争中酿出了“恶果”。1950年11月27日,志愿军39军116师347团4连利用军事压力和政治攻势,使不甘受美军歧视的黑人工兵连——美军25师24团3连的115名黑人官兵,在黑人连长斯特莱带领下,集体向志愿军缴械投降。此事,在美国军方引起很大震动,这是朝鲜战争期间,“联合国军”唯一的一次成建制缴械投降。从此,美军采取措施,将黑人和白人混编,在美军建制中,再也没有整建制的黑人部队了。

在日常生活中,白人战俘与黑人战俘很少来往,不愿意同居一室。一个白人战俘对同屋的黑人战俘用“黑鬼太脏”的话进行侮辱,夜间这名被侮辱的黑人战俘,在愤怒中卡死了这个白人战俘。

美军战俘的嗜好是吸食野大麻、赌博、互相传看色情淫秽照片,甚至还搞同性恋。一次,各国战俘在观看苏联影片《幸福的生活》,画面上一出现男女接吻镜头时,美军战俘兴奋地吹口哨,乱喊乱叫。

美军战俘参军的目的不完全相同,但许多人是为了“三个W”:工薪待遇、酒、女人。他们把周游世界、追求快乐享受作为目的,把金钱看得至高无上。114师文化教员戴景山因为懂点英语,第二次战役让他在战场上负责看管12名美军军官。在行军休息时,戴景山突然感到一块冷冰冰的东西塞到他的手中,他猛然抽回手,一块明晃晃手表落在地上,一个美军上尉对着他微笑。

来源 : 察网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陈辉
陈辉
新华社原北京军区支社社长,高级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