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通员的“血票”,地下党的“秘密武器”怎么进北平?

党人碑 2020-04-27 浏览:
1945年7月,二十八画生老师发表了《论联合政府》,这是6月份刚闭幕的,党的七大上,他做的政治报告,意义非常啊!这篇文章有多重要,我就不说了,只简单说一句:“为抗日战争的彻底胜利和解放战争在全国的胜利指明了方向,奠定了思想基础。”所以八路军前总北平地下情报站,非常着急要把这篇纲领性的文件,尽快带到北平,天要亮了!可越是天亮,越是黎明前的黑暗,日伪对我们的地下工作者,盘查得越是严格。

交通员的“血票”,地下党的“秘密武器”怎么进北平?

两千多年前,孔子说过一句话,叫:

【“朝闻道,夕死可矣。”】

我们党,在革命战争年代,作为地下党,一个很重要的特征,就是不管条件如何艰难险阻,哪怕随时掉脑袋,仍要加强学习,这就是真正的“朝闻道夕死可矣”!

为什么要强调学习呢?

简单说,就是因为我们的事业是前无古人的开创性事业。

任何懒省事的照搬照抄,分分钟就有各路敌人用最“严厉”的方式,给你喊停!

这可不是普通考试,输了再来,你面前就是铡刀,输了就是掉脑袋,搞死自己不要紧,连带同志和我们的事业,都要受到极大损失。

交通员的“血票”,地下党的“秘密武器”怎么进北平?

所以我们的党史,乃至地下工作史,一定程度来说,就是一部重视学习,善于学习的历史。

要知道,当年我们党中央下面,是有专门的“总学委”,而且是由二十八画生老师亲自挂帅。

那么问题来了,党的理论学习材料,换言之地下党的“精神武器”,如何带入大城市?

有朋友说,这还不简单,发电报呗!

您以为电台是现在人手一部的手机,随时掏出来就打?

甭说抗战期间了,就是解放战争中,也不是每个地方的地下党都能有部电台,而且电台的使用,也是大问题。如何规避各种风险,电池用完了怎么卖?出了毛病怎么修?这都是问题,何况几万字、甚至十来、几十万字的理论学习材料,你如何电传?

都甭说这些,您家用电量一大,负荷陡增,隔壁邻居家的电灯就有反应。人家即便不怀疑,不打听,不告发,也自有特务来查电表,您真以为贼眉鼠眼,到处乱翻,这几个家伙是工务局的?

交通员的“血票”,地下党的“秘密武器”怎么进北平?

即便是北平这样的大城市,我们有位地下党的材料采购负责同志是基督教长老会的“准洋人”,方方面面都给面子的主儿,根据地需要一部电台,也得留出来起码两个月的采购时间。那个时候,日伪对电子元件和医疗用品管理的最严格,柜台上、店铺外面都有暗探。你只能化整为零,分头购买,明暗渠道相结合,否则就等着鬼子宪兵队深夜查水表吧?

有朋友会说,背在脑子里,回去默写出来啊?

开什么玩笑,这种纲领性文件,不是打小抄,大差不差就行了。少一字、多一字,意思就完全不同了,还得是书面最可靠。

1945年7月,二十八画生老师发表了《论联合政府》,这是6月份刚闭幕的,党的七大上,他做的政治报告,意义非常啊!

这篇文章有多重要,我就不说了,只简单说一句:

【“为抗日战争的彻底胜利和解放战争在全国的胜利指明了方向,奠定了思想基础。”】

交通员的“血票”,地下党的“秘密武器”怎么进北平?

所以八路军前总北平地下情报站,非常着急要把这篇纲领性的文件,尽快带到北平,天要亮了!

可越是天亮,越是黎明前的黑暗,日伪对我们的地下工作者,盘查得越是严格。

《论联合政府》先是被拆成单页,揉软絮在一条补丁累累,又脏又破的棉被里,用针一行行缝好,卷成个小铺盖卷儿,麻绳扎好,交给我们的地下交通员。

所谓“交通员”,主要活动在敌占区、游击区,完成与上、下级组织之间的联系,负责两者之间的通信联络,除了情报之外,还要传递上级机构的指示、文件和书刊。

由此可见,交通员责任重大,这差事不亚于独踹敌阵,徒手夺碉堡。

担纲本次任务的交通员,是北平市立女二中的何中洲老师,他同时担任本校的党支部书记。

交通员的“血票”,地下党的“秘密武器”怎么进北平?

这所学校,如今叫“东直门中学”,是一所重点中学。当年在北平,女二中也是重点,国民党搞这所女校,是有“私心”的,女一中培养学霸,女二中则是贤妻良母的培养所,不但学习要好,还要“听话”,所以该校非常重视家事课程和训育,用各种方式,拟培养贤妻贤母,在师资方面更是要求严苛。

可事与愿违,这所设置在“党部街(今教育街)”,利用国民党党部建筑,由把持北平市政府的CC系专门搞出来的学校,1935年开办不久,同学们就积极投身“一二·九运动”,后来更成为北平地下党员最多的女校

1941年初,女二中地下党支部成立,由根据地派来的何中洲同志,担任书记。他的任务比较特殊,既要兼顾学校工作,寒暑假还要兼任一些往返太行山根据地的交通工作。

正逢暑假,为尽早拿到这部纲领性文件,北平情报站派何老师,回到太行山根据地的家里。然后,老何化妆成小商人,翻越太行山,进入平原地带,渗透到平汉铁路重要的铁路车站邯郸,等候北返北平的列车。

那时候的火车可不像现在,老党从郑州出发,高铁最快的G806,,两小时24分钟就到了,既不耽误中午在家吃饭,也不耽误晚上到北京跟朋友们喝酒。1945年的平汉线上,甭说正点发车了,每天有没有一趟车,都两说!

交通员的“血票”,地下党的“秘密武器”怎么进北平?

更别说邯郸车站上,日伪盘查之严格了。只要你带东西,甭管大件小件,一律盘查。稍有怀疑,东西没收,进行全面检查,人也抓走,直接宪兵队、特务队的干活。

何老师蹲火车站门口,瞅了半天,发现很难进去,进去了也很难不被检查到,这怎么办呢?

二十八画生老师最新的《论联合政府》,其意义之重要,作为老师的何中洲,心里最明白,这就是新教材啊!

来源 : 党人碑的熟人茶馆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党人碑
党人碑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