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的成长史,作风建设绝不是小事!

党人碑 2020-04-23 浏览:
白鑫的叛变是一个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领导干部不以身作则,不加强自身作风建设,沦为叛徒就是一步之遥!前段我的一位忘年交,讲军队政治工作传统,他是军事干部,自然从这个角度观察政工,提出军事干部也要做政治工作,首先就是身先士卒,要求别人做的,自己先做到。人心向背看作风,人们对一政党、一团体、一地方、一个人,乃至一国家的评价,最直观的依据,就是其作风的优劣。

叛徒的成长史,作风建设绝不是小事!

上海黄浦区淮海中路526弄的和合坊,始建于1928年,是爿连体石库门房子。红砖墙、黑漆门,三层楼、六门户,整齐划一.左右各有六排.成两个“非”字形。前弄为淮海中路,后弄为长乐路。

当年这里是法租界,淮海中路叫霞飞路,长乐路叫蒲石路。

和合坊弄堂的整体格局为主弄宽、支弄窄.与上海大部分灰墙石库门弄堂相比,显得别有“腔调”。

1929年11月11日,晚11时左右,和合坊后弄蒲石路上,开来一辆牌号为“6730”,隶属于苏州出租车公司上海经营处的出租车,会同4弄43号范争波公馆的自备轿车,准备开往十六铺码头。

乘客中有两人身份特殊,一个是国民党上海市党部执行委员范争波,另一个是原我党中央军委秘书白鑫。前者是中统在上海的主要负责人,同时担任淞沪警备司令部侦缉队长兼军法处长。

叛徒的成长史,作风建设绝不是小事!

就在他们有说有笑,走出和合坊后弄,还有两步,就要登车而去的时候,突然一阵枪响,范争波身中三枪。白鑫警惕性非常高,随即拔出手枪,抬手便射,边打边跑,向北逃窜,可最终还是没跑了,被击毙于霞飞路71号门前

次日清晨,一名上海《时报》记者得到消息,赶到案发现场,看到白鑫的尸首:

【“侧身蜷卧,背傍门榜,而其右手执有手枪,其食指犹伸入于扳机之上,作射人势。身衣灰哔叽之衬绒袍子,藏青丝品西装裤,黑色皮鞋,其创在后脑,子弹出处白脑赤血殷然而流,厥状甚惨。”】

对于这起暗杀案,上海各界华洋报纸议论纷纷,一般都认为目标应该是上海的中统头子范争波。有家极端亲国民党的小报叫《经验报》,发了篇社评,就叫《暗杀案中之真相,某党之下马威》,想当然的认定:

【“这是个捣乱中央军的后方,做脱范争波的计划!”】

其实他们真错了,暗杀目标很明确,只有一个,这就是白鑫。范争波固然可恶,但他和他的弟弟范争洛等人,纯属被殃及的“池鱼”。

叛徒的成长史,作风建设绝不是小事!

白鑫何以如此重要?这还要从他的成长史说起。

我们现在有个词叫“三门干部”,就是“出家门,进学校门,出学校门,进机关门”,几乎无缝对接。

黄埔四期步兵科毕业时,只有23岁的湖南常德小伙子白鑫,就是个标准的“三门干部”。出黄埔军校大门,就被分配到我党的中央军事部(军委前身),深受信任和重用。

为啥他能一毕业就进中央军委呢?

因为读书的时候,白鑫就是学生干部了,而且是重点培养的学生干部,担任国民党黄埔军校第四届特别区党部的候补执行委员

这意味着什么呢?

白鑫前面的正式委员有两位:蒋先云和范荩,在他后面还有监察委员熊雄,这三位都是烈士。

叛徒的成长史,作风建设绝不是小事!

范荩烈士的经历曲折,南昌起义后被蔡廷锴拐跑了,作为国民党将领牺牲在抗日战场。但黄埔老同事和一同参加过南昌起义的聂荣臻元帅,曾对他有相当正面的评价,认为“范荩既是一名出名的团长,也是一个很忠诚的共产党员。”

蒋先云更不用说了,黄埔一期的翘楚,“黄埔三杰”里的老大,国共双追授的烈士;范荩是保定八期生,陈诚的同学,在黄埔当老师,后来跟叶挺北伐河南,屡建奇功;熊雄是军校政治部副主任,周恩来走后,主任邵力子没能力,也不管事,所以他才是黄埔军校实际上的政治部主任,而这个国民党的支部,其实就是我党的支部

这说明白鑫作为学生干部,起码是恩来同志看好的青年才俊,所以才能直接进中央军委机关。

不过白鑫的短板也非常明显,这是个典型的“三门干部”,一切都太顺,所以一身小资产阶级的毛病。

1927年的八一南昌起义和12月的广州起义,白鑫都参加了,也由此暴露出一些问题。

叛徒的成长史,作风建设绝不是小事!

特别是广州起义失败后,起义军转移到东江时,白鑫任红四师第十团团长,跟他搭班子的党代表就是一期老大哥徐象谦,也就是日后我党著名的军事家徐向前元帅。

后者对这位“三门干部”很有看法,认为白鑫平时咋咋呼呼,革命大道理比谁都懂,但一见真章,打起仗来就往后跑,身上还带着很多银元,生活和工作作风都很不严肃。

带那么多银元往后跑干什么?随时准备溜之大吉啊!

老徐是山西老西儿,考上黄埔之前,在山西五台河边村川至中学附属小学做过三年小学老师;黄埔毕业后下部队,被安排到河南安阳的国民二军第六混成旅,这是个旧军阀部队,前身是陕军,在冯玉祥系统属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尴尬存在,而且毫无军纪可言,徐向前吐槽说:

【“军队没有固定的军饷,靠各显‘神通’”,捞外块。贪污、吃空名子、抢老百姓的东西、糟踏妇女的现象,司空见惯。与黄埔学生军的革命精神,不可同日而语。”】

叛徒的成长史,作风建设绝不是小事!

黄埔军校时代的徐向前

所以根本不需要徐向前来做什么,可他还是坚持搞不讨喜的军事训练,努力跟基层官兵凑近乎,还经常到驻地附近的安阳中学和六河沟煤矿,跟师生和工人打成一片。

来源 : 党人碑的熟人茶馆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党人碑
党人碑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