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一二”,从制度史的角度说说反共大师蒋介石

党人碑 2020-04-13 浏览:
蒋介石这个“好老师”和他发动的“四·一二”,在今天,仍然有教育意义。以史为鉴,可知兴替,对于当下,还做着黄粱美梦,试图把中国人民再次抛掷在尸山血海之中,任国内外反动派肆意作践的大小野心家,我们必须警惕再警惕!

“四一二”,从制度史的角度说说反共大师蒋介石

昨晚写三河坝战役的烈士,上午醒来,突然想起今天竟然是“四·一二”啊!

那就说说蒋介石吧?

现在不少年轻朋友提到蒋介石,非常不屑,动辄质疑他的能力,觉得好像这就是颗又坏又蠢的花生米,好像中国革命是唱着歌儿,吃着火锅,就稳赢了的。

老共,真的“老哥稳”吗?

我们回看93年前的“四·一二”,你就会发现,历史并不是今天这些朋友们想象的那样。

“四一二”,从制度史的角度说说反共大师蒋介石

“四·一二”之前的反革命势力,即国民党右派,到底是群什么人呢?

他们是包邮区的买办,是盘踞地方黑白通吃的各种型号军阀,是吃饱了“革命饭”想化公为私的既得利益者,是湖南被打倒的地主,是更多地方没有被打倒,却生怕被分田分地分产的地主,更是死命也要维护封建既得利益的无数反动派。

简单说,各路反动派就是国民党右派的阶级力量。无论他们是土产的,还是国外反动派豢养的。

“四·一二”之前,他们能做到的也只是暗中使坏,偶尔兴风作浪,因为他们没有组织力,没有一面大旗能把他们团结起来,全面碾压工农群众,制造尸山血海来压制前者,并呵斥他们必须听话,必须继续当牛做马,否则“宁可错杀三千,不可放过一人!”

我是公务员出身,后来学宋代政治制度史的,如今改行搞中国革命史,对历史,对当下,对未来,最大的感触就是组织力不容小觑。

“四一二”,从制度史的角度说说反共大师蒋介石

所谓组织力,简单说就是有效动员。

进到疫情爆发,我们从汉府、湖北到全国一盘棋,各个社区,哪怕平素没人管的老旧小区,也做到了门口有人值守,党员干部下沉、社区工作者网格分包,志愿者跟进填坑,这就是有效组织,就是当下我党的组织力,实现了有效动员才能控制住疫情蔓延。

如果当年我们能以革命的有效动员针对反革命的有效动员,也许就没有“四·一二”、“四·一五”和“七·一五”什么事了。

可我们再看当年,陈独秀的投降主义,鲍罗廷的机会主义,我们空有组织力,却一度毫无招架之功(容后我准备结合汉府F4写一篇)。

造成这个局面的,除了陈鲍之外,还因为反动势力出了个蒋介石。

“四一二”,从制度史的角度说说反共大师蒋介石

蒋介石之前的反动势力,其实也是一盘散沙,还不如我们呢?

对革命力量没有压倒优势,最多搞搞定点暗杀,小到基层的农会主席,大到亲共的国民党左派廖仲恺,还有军中地主子弟的小兵变。

反革命力量真正做大,是在蒋介石集团的旗帜下完成整合的。

如果说“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我们送来了玛冽主意”,那么我们也可以说:

“四·一二”的一阵枪声,让国内和国外豢养在国内的各路反动派,云集在蒋介石集团的大旗下,向人民发起了大屠杀!

“四一二”,从制度史的角度说说反共大师蒋介石

“四·一二”之前一个月,1927年3月上旬,国民党召开了二届三中全会。此时别说国民党左派了,中间派甚至右派有些人,也还是为我党站台的。他们觉得蒋介石太冒险了,还是徐图为之更靠谱,中山舰事件后您节奏太快,我们跟不上啊,不能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搞成个鸡飞蛋打的局面,可就彻底糟糕了!

这里面最有代表的就是谭延闿了,二届三中全会上,出席代表中,左派和我党党员超过了三分之二,于是老谭也出来连夜绣红旗了,国民党的李宗仁回忆说:

【“此三中全会,实系一不折不扣的反蒋会议。不特原来‘反蒋’的分子,如徐谦等,均有激烈的反蒋演说。纵使少数号称‘袒蒋’的温和派,如谭延闿等,此时都一反常态,在会议席上诋毁蒋氏不遗余力。
三中全会随即通过一系列的议案,要职均在抑制蒋总司令,削减其在党、政、军、财各要政上的控制力,使其变成一单纯的受党领导的军事领袖。”】

“四一二”,从制度史的角度说说反共大师蒋介石

这有错吗?从制度上而言,非但不错,而且相当有益,所以连李宗仁自己都认为:

【“平心而论,党中央此种抑制军事独栽的议案,实未可厚非。”】

所以桂系也是准备参加进来,大家一起“反蒋”的,只是比较暧昧,不支持不反对,反正我不出头,你们爱找谁找谁。于是又找了程潜,武汉国民政府甚至下了“俟机逮捕蒋介石”的密令,可这也是个老滑头,坐观成败,想两头吃。

这就是就是老军阀的病根子,虽然他们中的不少人被称为“新军阀”,可真正“敢想敢干”的还得说是人家蒋介石,你桂系鸡贼,阎锡山和冯玉祥不大气,还有程潜之流更是扣扣索索,程潜带过的张轸那种级别的,就更不用说了。

所以人家包邮区的买办财团,还有他们背后的帝国主义列强,怎么能看上你们,选上你们呢?

“四一二”,从制度史的角度说说反共大师蒋介石

再看我们这边,不管是我们还是我们的国民党左派朋友,包括当时还在扮演“左派”的汪精卫等人,核心问题是千算万算,搞来搞去,你没有枪杆子支持,宣言和决议只能是一纸空文,而蒋介石这个“总司令”掌握军权,迅速整合各方面力量,掀了桌子,于是这些态度暧昧者,也迅速跟进沾边,表示情绪稳定和喜闻乐见了。

来源 : 党人碑的熟人茶馆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党人碑
党人碑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