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仰:从人痘到牛痘 文明冲突的一个阵地战

刘仰 2020-03-31 浏览:
话语权的丧失,我们失去了这项光荣。此后,医药传教士的这一方针也传入日本。明治维新后,日本完全遵照西方医药传教士的原则,彻底抛弃中医(汉医),将汉医定为非法,从而以最具体的实际行动脱亚入欧,投入西方怀抱。日本的这一做法后来又经中国大批赴日留学生再带回中国,中医的命运从此一蹶不振。如今,面对新冠肺炎,中西医之争再次汹涌。本文不再展开,仅此以为前传。

1979年12月9日,世界卫生组织宣布:天花灭绝。但这个说法不够准确,严格的说法是:全世界天花病毒已经在野外灭绝。目前世界上只有美国、俄罗斯还保留了两份天花病毒活体样本。自上个世纪80年代起,世界卫生组织已召开多次会议,讨论何时销毁这两个样本,以实现人类彻底灭绝天花的目标。人类历史上,天花野外灭绝是件大事,毕竟,这个病毒仅在20世纪就造成3亿多人死亡。从古至今,世界上多少人死于天花,没有准确统计数据。

天花历史非常久远,但究竟起于何时、何地?没有准确答案。有人说起源于古埃及,也有说起源于古代印度。这种说法来源于少量的文字记载,这也可能是一种不公平:有记载的,就说它是源头;没记载的,可能更早,却能“逍遥法外”。毕竟迄今为止,人类历史上没有文字的年代,比有文字的年代要长得多。

而天花蔓延到全世界是因为15世纪欧洲人开始的大航海。此后不久,全世界几乎每一个有人居住的地方都出现了天花。西方历史学家认为,美洲印第安人大规模种族灭绝的原因之一,就是欧洲人带去的天花等传染病。当然,从来没有人要求欧洲人为此道歉,因为欧洲人也很冤:天花不是欧洲发明的,欧洲也有很多人死于天花。

对于中国来说,有一点非常清楚,天花是外来的。但是,天花何时传到中国,由什么途径传到中国,同样是一个历史迷雾。一般认为,天花在汉朝传入中国。中国人曾经称天花为“虏疮”,因此有人认为,是汉朝在对外战争中的俘虏将天花病毒带进了中国。也就是说,天花在中国的肆虐历史有近2000年。4世纪时东晋医学家、科学家、道士葛洪在《肘后备急方》中明确记载了天花的症状、危害以及药物治疗法。但那时的治疗效果显然不太理想。

刘仰:从人痘到牛痘 文明冲突的一个阵地战

葛洪之后约300多年,唐朝名医孙思邈写了一部医书《千金要方》。后人从这本书里推测,孙思邈时代可能已经有了治疗天花的种痘术。又过了约300多年,北宋的一则记载说,四川峨眉的一位医者能种痘,人称神医。后来还被请到北宋都城开封,为朝廷大官种痘。现在有人对此表示怀疑,因为没有更多的记载,彼此之间也没有关联,更缺乏后续线索。中国历史上比较清晰、成熟的种痘技术出现于16世纪的明代。而笔者认为,唐宋时期的这些记载应该可信,而且非常重要。

中国古代的种痘技术又称“人痘”,即从得了天花的病人身上取得病毒活体,植入人体后,获得免疫。换句话说,就是以得一次小病的代价,获得对天花的终身免疫。古代技术条件不如今天,具体来说,在天花没有流行时,很难保存活体病毒。因此,古代不可能像今天这样在实验室里按部就班地试验。古代人痘技术只能在每次天花流行时进行接种和试验。一位医生有一次种痘试验,下一次不知道何时才会有。然而,经过很多医生漫长的历史积累,几百年后,到了明代,中国的人痘技术终于成熟。中国古代后来也有记载说用玻璃瓶保存病毒并埋入土里,但很难确认这种做法的成功率有多高,也不知道它确切的起源时间。保存活体病毒的方法古人称之为“养苗”,后来的“疫苗”就来自这个说法。

中国古代的人痘技术有几种方式,例如,将得了天花的小孩的衣服拿给没得病的孩子穿。这种做法显然是没有“养苗”,只能在天花流行时采用。其他还有“水苗法”,意思是将天花病毒稀释以后再用。这种做法显然也不是“养苗”,而是流行时的做法。其他还有“鼻痘法”,就是将少量的活体病毒从鼻腔植入。这些做法都是在没有实验室的条件下,在每一次天花流行的时候,由不同的医生在不同的地点,各自试验、尝试。所以才经历了数百年逐渐成熟的。仅就“稀释”我们就可以想象,其间经过了多少失败。因为从病人身上获得的活体病毒毒性较大,稍有差池就可能让未得病者丧命。事实上,即便是欧洲后来出现的牛痘技术,也有因接种死亡的(后来出现的青霉素要打皮试,也是因为本来是治病的青霉素,本身也可能致死)。而中国古代认为,接种人痘的死亡率在5%以下才算成功。笔者认为,仅这一概念的确立,就要经历无数的试验和漫长的时间。

刘仰:从人痘到牛痘 文明冲突的一个阵地战

无论如何,中国到16世纪明朝晚期已经有了较为成熟的人痘技术,使得天花的死亡率大为下降。后来,这一技术传到了欧洲。有一条记载比较清晰,康熙时期,一位俄罗斯人在北京学会了人痘技术,又将这一技术传到了土耳其。当时在土耳其首都伊斯坦布尔任公使的英国人蒙塔古夫人,将这一技术带回了英国,时间大约在1717年以后。法国著名学者伏尔泰讲述了蒙塔古夫人的故事,使得它广为人知。而且,伏尔泰还特地说明:

【“我听说一百年来,中国人一直有这样的习惯”。】

后来在英国皇家学会的档案中人们发现,1700年1月,英国皇家学会会员李斯特医生收到一封来自中国的信件,寄信人是英国东印度公司在中国经商的一位商人。他在信中,向李斯特医生介绍了中国的“人痘技术”。差不多在同一时间,英国皇家学会的另一位医生举行了一次学术报告,内容就是介绍中国的“人痘技术”。从时间上说,后一位医生得到中国“人痘技术”的信息应该比李斯特更早,也就是说,结合伏尔泰的说法,按合理推测,英国人至少在17世纪末就已经知道了中国的“人痘技术”。但是,蒙塔古夫人给自己的孩子接种人痘是1718年,那时,她还在土耳其。1721年,伦敦流行天花,蒙塔古夫人已经回到伦敦,便积极推广人痘接种。当时包括皇家学会会员在内的很多人都不相信这个技术,不得不先找了四名死刑犯当众试验,结果成功了。伏尔泰说,蒙塔古夫人救了死刑犯两条命,一条是绞刑架上的命,一条是天花肆虐下的命。自此以后,人痘技术才在英国得到推广。那么,英国从1700年(或以前)得知人痘技术到1721年被动接受人痘技术,为何会出现20多年的时间差?

来源 : 中国历史研究院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刘仰
刘仰
著名作家、评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