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钧棒:国内谣言叫“无恶意虚假信息”,评论西方的叫“‘妖魔化’外国抗疫”?——评曹公知的神逻辑

千钧棒 2020-03-06 浏览:
曹林们肆意指鹿为马的时期已经成为历史,武汉市网信办前些时间在不了解曹林的情况,曾经邀请他和祝华新去作舆情分析的讲座,当接到网友的情况反映以后马上取消了。到目前,曹林在国内基本上是扬名五湖四海了,不了解情况的人把他当根葱,是因为他曾经混迹于某著名媒体,但如果他自己也仍然自我感觉良好,那么他真的是应该去量量体温了!如果说他是收人钱财,替人消灾,那么他就太对不起雇主了!醒醒吧,曹公知!

本文为作者千钧棒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千钧棒:国内谣言叫“无恶意虚假信息”,评论西方的叫“‘妖魔化’外国抗疫”?——评曹公知的神逻辑

曹公知跟新冠病毒肺炎病毒有缘,在中国的疫情开始出现,并且在外部势力操纵下谣言四起的时候,他发表题为《有最高法文章为武汉8传谣者正名,纠错还有多远》的署名文章,借题发挥,项庄舞剑,偷偷扩大高法公号文章评论问题的原则的适用范围——提出“对因为所处阶段和认知能力所产生的无恶意虚假信息,不必动不动就粗暴地盖上造谣之名。主张维护信息流通的传播生态”

而当国内的舆论场对西方国家尤其是美国在迅速蔓延的疫情面前进退失据的情况调侃一下的时候,他又发表题为《停止妖魔化外国抗疫,国人世界观别被营销号毁了》的署名文章,火冒三丈训斥这是专供内销的营销号文章信源可疑,目的可疑,结果可怕,“这些矮化别人的信息在中国舆论场传播,形成信息茧房,外人看不见,不想辟谣,也没法辟谣,国人看不到真实的外界,形成洋洋自得的固化认知”

现在不再是曹林之流可以在中国舆论场随意指鹿为马的时候了,何况很多人已经了解了这个人的本质,所以他的大放厥词的影响力很有限。他在疫情的不同阶段对同样的问题发表的截然相反的观点是由他的政治立场决定的,他这时候跳出来的效果更多的是起到反面教员的作用,只不过他自己和那些可能指使他跳出来的人还没有看清楚这一点而已。

正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对于他道貌岸然的那番话,已经没有评论的价值,他是受命而为还是单骑救主也无关重要。本文的着重点在于揭露他的对同样的事物的双重标准。关于他,本人曾经在《曹公知真的只是在为“无恶意虚假信息”鸣不平吗?》一文中进行过评论,在这里就不再重复。

西方国家从政客到媒体,一个很大的特点就是对同样的事物进行评价的时候,奉行双重标准,对于这一个特点,估计连中国的初中生都了解了,而作为西方在我们国内的代理人的自由派公知,对西方这一套心领神会,玩得炉火纯青。

开始评论之前,还不得不提到曹林之前的奉行双重标准的所作所为。

前些年,《辽宁日报》头版公告并在4版整版刊发一封公开信《老师,请不要这样讲中国》,整篇文章在当时受到了自由派的疯狂围剿。

经历过香港暴乱以后,国人都看清楚了自由派人士在境外敌对势力操纵下企图把大学课堂当成对青年人放毒和培养黄之锋之流的颜色革命马前卒的实质和危害性。

而当年11月18日,曹林撰写文章《大学老师讲课不需要谁居高临下教》。文章首先承认《辽宁日报》公开信所谈到的一些问题,在大学课堂上确实存在,曹林说:

【“我们都是从学生走过来的,对大学课堂都很熟悉。客观地看,这篇来信所谈到的一些问题在大学课堂上确实存在。”】

文章突然话锋一转又说:

【“大学开放自由兼容并包,应该容得下各种人各种声音,所以学生们虽然比较反感,但多没有太当回事,多是一笑了之”。】

接着说:

【“首先,不要低估大学生的智商和判断力,现在已经不是老师讲什么学生就全盘接受的年代了,大学生有了自己的思考和思想,有了质疑和批判的能力。”】

但是,同样是对于大学老师与大学生的“智商和判断力”之间的关系,他在另外的场合却有相反的说法。

同年7月份,他在反对林治波被任命兰州大学新闻学院院长时写了《当新闻学院院长是需要资格的》文章,曹林在文章说:

【“刚走进大学的年轻人缺乏判断力,思想上几乎是一张白纸,价值观和思想的可塑性很强,一院之长的影响非常大”。】

在这里,当他为了主张放任某些大学老师在大学课堂上违反法律法规胡说八道的时候,就说“不要低估大学生的智商和判断力”,这时候在他眼中,由于大学生具有“智商和判断力”,所以,不管老师说什么都没关系;而当他之前为了反对和阻止与自由派观点立场不同的林治波担任新闻学院院长的时候,说的却是“刚走进大学的年轻人缺乏判断力,思想上几乎是一张白纸”了。同样是评价当今大学生,前后的说法矛盾。

同样的手法也出现在新冠病毒肺炎病毒疫情发生以后。针对中国的谣言他统统称为“无恶意的不实信息”,而评论西方国家尤其是美国的言论,他却统统称之为“谣言”了。

一个眼科医生以消息灵通人士的身份在微信中提醒亲友防范“非典”,在消息扩散以后由于武汉市有关部门确定不会人传人,于是武汉市的某派出所对李医生等进行了训诫。

当一场比“非典”更加厉害的疫情开始流行以后,国内外某种势力好像早有准备似的,利用广大民众对李医生的同情以及对武汉有关方面的反应迟钝的强烈不满,煽风点火,企图绑架舆论迫使中国政府为谣言松绑。曹林就是其中之一,只不过他干得更加隐蔽。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千钧棒
千钧棒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