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钧棒:影片《卡桑德拉大桥》和三艘邮轮的不同命运

千钧棒 2020-02-27 浏览:
而在21世纪20年代的今天,在所谓的“民主国家”美国、英国日本,在对待“钻石公主”号邮轮上面的新冠病毒肺炎患者的态度上,是在把40多年前的故事片中的卡桑德拉大桥的悲剧故事变成现实,原来一直来标榜“人权高于主权”的西方国家是这样对待民众的最基本的人权——生存权的,倒是西方国家心目中的“专制国家”中国和并非属于西方国家朋友圈的柬埔寨用人道主义对待“歌诗达赛琳娜号”邮轮和被泰国、日本、菲律宾等国家和关岛地区等多地禁止停靠的“威士特丹”号邮轮上的游客,对比鲜明,高下立见。

【本文是作者千钧棒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卡桑德拉大桥》是由科斯马图斯执导,科斯马图斯、科斯马图斯、索菲娅·罗兰等出演的灾难片。该片于1976年12月18日在意大利上映。

该片讲述火车上被恐怖分子感染了致命瘟疫,车上的乘客联合起来对抗有关方面的封锁的故事 。

千钧棒:影片《卡桑德拉大桥》和三艘邮轮的不同命运

两名国际恐怖分子闯进了日内瓦的国际卫生组织总部,欲实施恐怖袭击,受到了保安人员的阻击。在追捕过程中,警员不小心将实验室内的玻璃瓶打破,瓶内含有病毒的液体溅到两人身上,两人都被致命病毒所感染,一人当场被擒,不久腐烂而死;另一人逃窜到一列开往斯特哥尔摩的列车上。这种病毒传播速度非常快,而且具有40%的死亡率,不久整列火车上许多乘客都被传染。有关当局为了控制局面,对列车进行严密监控,不许所有乘客下车、不许列车在任何车站停留,将所有车窗封闭。为了掩饰和消灭病毒,最后国际警局意图将列车引向危桥的卡桑德拉大桥给毁掉,该桥根本无法承受列车的重量。

国际卫生实验室的一名医生发现高浓度氧气可能会杀死病毒,车上的科学家也发现用氧气可以治愈被感染的人,可是当局并不相信,仍然一意孤行任由列车驶向大桥。为了生存,列车上的乘客联合起来用武力反抗,和控制列车的武装人员展开了对列车的争夺权。在同火车上的军队进行过一番交火后,终于将火车分成两节,前面的一节火车在过桥时坠桥爆炸,后面的一节则平安停了下来,最终大多数旅客绝处逢生。

这是故事片的情节,但是与“钻石公主号”邮轮的真实经历多多少少有些相似之处。

1月20日,“钻石公主”号邮轮从日本横滨出发。本次“钻石公主号”的旅游航程名称是“初春的东南亚大航海16天”。

“钻石公主”号位列全球十五大最豪华邮轮之一,堪称一座移动的海上五星级酒店。

此次“钻石公主号”邮轮搭载有2666名来自世界各地的乘客(其中近一半为日本公民、美国公民数量排名第二,达到428人,请记住这两个数字)及1045名船员,总人数达到3711人,涉及到56个国家和地区(船上一共有312名中国人,其中261人来自香港、25人来自台湾,21人来自中国内地)。

虽然“钻石公主”号母港是横滨,但这艘船的船籍是百慕大(英国海外领地),船长是英国人,隶属于美国嘉年华集团。

所以,这艘船的身份比较特殊——理论上英美两国都拥有对邮轮的管辖权(相当于船是英国的,但是这艘船又给美国公司打工),而邮轮的目的停靠地恰恰又是日本,而日本偏偏对这艘邮轮没有管辖权——虽然这艘邮轮上日本公民最多。

就这么一条邮轮阴差阳错牵扯英美日三国的关系的邮轮偏偏遇上了大麻烦。

1月25日,邮轮上一名80岁的乘客在香港下船,随后出现发烧症状,2月1日病毒检测呈阳性,确认感染新型冠状病毒。

日本首先是紧急找英美两国协商处理办法,但是英国却装聋作哑。

一开始美国政府对日本紧急协商要求不做回应。一直拖到2月7日才对外表示正与日本政府进行协商,打算利用驻日军事基地撤离美国公民

而无论是东京还是横滨根本就没有可以隔离3711人的场所。

最后日本做出了一个决定——钻石公主号邮轮不允许靠岸!

所有的乘客与船员必须在邮轮上隔离14天并且检疫安全后才能上岸!

千钧棒:影片《卡桑德拉大桥》和三艘邮轮的不同命运

2月5日,日本政府派遣医疗人员上船对乘客开始检测,然后,一天的时间仅仅检测了80人!

截至2月10日,日本官方仅对船上 3700 多名乘客中的 439 人进行了冠状病毒检测,并抱怨检测用品短缺。

如果日本调集全国公有(NIID国立传染病研究所)和私有检测机构,加班加点的话,即使只有中国同行一半的效率,两天就能完成检测(一天1600人)。

但厚生劳动省考虑的是钱,私人机构要价不菲,制定这样一个计划,涉及到拨款程序、批准程序……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也表示:对全员进行检测非常困难。

日本神户大学传染学教授岩田健太郎2月18日登上了钻石公主号开始检疫工作,据岩田教授称,船上情况堪称悲惨。

船上不仅没有一个真正的传染病专家负责,而且根本没有做至关重要的分区管理,疑似患者与普通人群混居在一起,患者还可以随意走动,这种情况即使是岩田教授这种参加过非典与埃博拉疫情防控的专家也感到恐惧。

千钧棒:影片《卡桑德拉大桥》和三艘邮轮的不同命运

最后岩田教授向厚生省官员提出质疑之后也被赶下了船。

用我们国内某些人的话说,岩田教授应该约等于“钻石公主”号邮轮上的“吹哨者”吧。结果让他滚蛋。

2月15日确诊患者才67人;

2月17日飙升到355个;

2月18日达到542人;

2月19日则达到621人。

四天以后几乎是一开始的十倍。

美国是船老板,船上还有428名美国人,但美国政府前期不管不问,直到2月18日才表示要派包机来接人,但是只接没病的美国人,不但对其他国家的乘客撒手不管,还把几十个美国病人扔给日本来处理。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千钧棒
千钧棒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