胜利是坚持出来的,而非动摇出来的!

党人碑 2020-02-14 浏览:
到了1944年,不但华北的日伪军佩服我们,连顽固派都形容我们:“长虫脑袋鸭子嘴,蛤蟆屁股兔子腿。”翻译过来,就是说:杀不绝的真CP,再艰苦的环境下也能看到希望,并且告诉群众,曲折道路和光明前途,然后想办法求生存、求发展。所以还是那句老话:“只要思想不滑坡,办法总比困难多!”鬼子是“大疫”,当下的“新冠”也是,大疫当前,不管再如何,相信政府相信党,是没错的。

胜利是坚持出来的,而非动摇出来的!

1940年12月,冀中四分区的干部和积极分子正在开会,突然接到军区电话:

“鬼子要来个五十天大扫荡!

会是不能再开了,马上就得转移,可等各机关准备好,鬼子已经扑上来了,到处是枪声、炮声,和嘈杂的人声、牲口嘶鸣声。

一位干部这样形容当时的混乱:

“好像猎者在荒草里,趟出了很多兔子。

几天之后,一位分区领导干部,带着从反扫荡中突围而出,临时结成的一个小组,到了平时最熟悉的一个村子。“又冷、又饿、又累、又怕”的他们,万难想到的是各家各户都锁着门,偶尔碰到几位大爷大妈,原先都很熟悉打招呼的,如今什么也不说,当没看见你一样。

胜利是坚持出来的,而非动摇出来的!

有位区长自告奋勇,说到我地头上,熟悉的堡垒户家吧?

大家在村外的坟地趴着,直躲到天黑,看路静人稀了,才敢进村。这位区长的确是熟门熟路,各家各户养的狗都没叫,区长还多个心眼儿,自己翻墙进去,打开门,大家都进来了,又关上门,才去窗下叫人。

但这家也装作不认识,批衣起来,就把人往外推,问什么也不承认,好像从来不认识你,甚至没见过你一样。

还有家更绝的!

门没来得及关,我们进来了,看我们腰里都还有家伙,甚至是双盒子,房东脸色好些,支应着,答应也干脆。可转脸说给同志们做饭去,出门就跑了。

紧接着,村里梆子声四起,喊声跟着也起来:

“来了,来个四个!”

啥意思?

胜利是坚持出来的,而非动摇出来的!

不言而喻,就是通知日伪的警报网络,快从就近的炮楼下来抓人,附近的炮楼也别闲着,赶快堵截!

我们也得转移啊,有时候一晚上不得不转移几次,人心隔肚皮,叛徒层出,想活下来就得多个心眼儿。

走到路上,遇到个骑车的汉奸。按理说,照往常,还不摁到路边沟渠里,就给弄死了?可如今不行,我们的人也被“惊”住了,根本不敢打,只敢躲到路边地里。

先遇到这块地里是个富农,看到我们狼狈不堪,他趾高气扬,大声嚷嚷:

“这地你们要了?不要的话,你们几个穷鬼,还不等蛋去?还不给我滚出去?再不滚,我让你们出不来我的地!”

好歹这家伙太会演戏,因为“台词”太多,唾沫星子飞溅半天,汉奸骑车过去了。这才无可奈何,不过还是撂下句话:

“你们到头了!

胜利是坚持出来的,而非动摇出来的!

继续赶路,不断的草木皆兵,看到给日伪送给养的络绎不绝。

不多时,又来了骑车的汉奸队,只好继续躲,这次地里有兄弟俩,有人认得,可是穷哥们,是我们来了,才分了地的,平时不爱说话,突然高八度,呵斥我们的同志:

“你哪个村的,干什么去的?”

分明就是要让过路的汉奸注意到,然后把我们捉去的节奏。

气得我们的干部用江湖口吻“讲道理”:

“干吗?大概你也知道我们是干什么的,时局不可能总这个样子,你也得交几个朋友,留份小心!”

对方这才不叫唤。

我们带头的这位分区干部说:

“目前形势是四面墙!

四面撞墙,到处碰壁,就是这个意思。

胜利是坚持出来的,而非动摇出来的!

然而,这其实只是个开始,到了两年后的1942年"五一"大"扫荡",冀中抗日根据地遭受了空前损失,这位老同志当年的日记,出现了空白,显然是转移中“坚壁”了。

史料记载:

整个冀中,部队减员达46.8%,地方党组织遭到了严重破坏,地方干部被捕、牺牲的数目巨大。敌人的点线剧增,点碉增加到1635处,公路增加到6000余公里,封锁沟增加到3000余公里。各村普遍成立了伪保甲、伪自卫团,把我们的根据地和游击区都大大压缩了。各县、区的游击队,仅能在本县本区内少数村庄活动,各军分区留下的少量部队,也仅能在本区很少几小几块地区活动。

紧张的情况下,三五里地,要不是几个县的日伪军没有配合好,我们这里面的同志就很危险了。

不过这也不能完全埋怨群众,是日伪的血腥屠杀,迫使他们这样做的。特别是叛徒和汉奸,变着花样,冒充八路军工作人员来试探,有些家伙几天前还是队伍上的、区上的,你怎么可能料到它们这么快就叛变投敌,而且成为鬼子的忠狗呢?

有时候你有应付办法都不行!

胜利是坚持出来的,而非动摇出来的!

有个村,发现三个汉奸冒充咱们的同志下来找人支应,就到据点报告。鬼子那关过了,伪军却不依不饶,把人打了,前后把这个村子烧了两遍不说,还骂你:

“是不是中国人?

到底哪个数典忘祖、背叛民族,为虎作伥的玩意儿,才不是中国人?是狗汉奸?还有没有天理?

但即便是这种情况下,有人被枪决了,有人被斩首了,有人被活埋了,也有人自首了,有人叛变领着敌人来抓我们了,有人躲起来不干了,有人穿上长衫躲到平津去了……

还是有大量的区县干部在浴血坚持更有群众在冒死掩护我们

有同志遇到大妈浇园子,大妈说我掩护你,你得管我叫长辈,叫得亲,还得给我干活。结果一个园子浇下来,累坏了,可是你想想,追你的日伪军不也悻悻而归了吗?

其实仔细想来,这里面有老乡农民式的“狡黠”智慧。那时候,有村民为掩护青年工作人员,常在街头,当着汉奸的面,打骂他们:

来源 : 党人碑的熟人茶馆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党人碑
党人碑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