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昌明:漫谈历代农民起义口号的演变——看人类文明进化的轨迹

钱昌明 2020-01-20 浏览:
历史是一面镜子,读史睿智。回顾历代农民起义口号的演变,可以清淅看出人类文明进化的轨迹。人类只有走马克思主义指出的公有制——共产主义光明大道,这才是出路。

【本文为作者钱昌明向察网的投稿】

钱昌明:漫谈历代农民起义口号的演变——看人类文明进化的轨迹

中国是一世界文明古国。从史前时期到文明时期,中华文明绵延至今,是现存唯一未曾中断、堪称发展最为完整的人类文明。尼克松为此发出过感叹:

“历史上的许多大国,都匆匆而过”,“唯独中国却能与世长存”(《真正的战争》)

人类历史就是一部不断地由野蛮走向文明,由感性走向理性,由低级走向高级的发展过程。研究中国历史的发展,对研究人类文明进化的轨迹,从而自觉认识历史发展规律,具有重大的意义。

马克思主义认为,自有文字记载以来,无可争辩的事实是:“到目前为止的一切社会的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共产党宣言》)。

中华文明最具代表性的是古代文明,中华古代文明最具代表性的是农业文明——延续了数千年的封建社会历史。研究中国的封建社会,就得研究中国封建社会的阶级斗争;研究中国封建社会的阶级斗争,就不能不研究中国历代农民起义的斗争史。

在中国数千年的历史上,“有过大小几百次的农民起义,反抗地主和贵族的黑暗统治。而多数朝代的更换,都是由于农民起义的力量才能得以完成的”(毛泽东:《中国革命和中国共产党》)。能有如此规模、如此长期持续不断的农民阶级反抗封建地主阶级的斗争,这在世界任何其他国家是未曾有过的。

常言道,“窥一斑而知全豹”。研究中国农民起义,必须研究历代农民起义提出的口号,因为它浓缩了农民起义的反抗目的与要求。一部农民起义口号的演变史,实质上反映了人类文明发展过程不断进步的足迹。

中国农民起义与农民战争,就其口号中反映的追求而言,总体上可分为三个阶段的三个层次:秦汉时期反“天命”;唐宋时期求“平等”;明清时期变“制度”。三个时期农民起义口号的演变,恰恰反映了人类历史发展,由野蛮到文明、由感性到理性和由低级到高级的发展过程。

野蛮到文明:反“天命”

公元前209年,中国历史上爆发第一次大规模的农民起义——秦末陈胜、吴广起义。正是这次农民阶级的反抗斗争,发扬了被压迫阶级的革命造反精神。为打碎思想禁锢,解放被奴役人们的反抗意识,他们当时呼出的口号是:

“王候将相,宁有种乎?”到了东汉末、公元184年,黄巾起义的英雄们,又喊出:

“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

什么意思?就是要打破统治阶级禁锢人们反抗意识的“天命”论。前者,明确提出:不相信人生来就有“高低贵贱”之分;后者,就是“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

中国自公元前21世纪夏王朝建立、进入阶级社会后,奴隶主阶级为了让奴隶阶级“认命”,甘心情愿地接受他们的剥削、压迫和奴役,利用人们对大自然的无知与畏惧,炮制了“天命”论,把奴隶主阶级的统治,说成是“天命”使然。早在三千多年前的殷周甲骨卜辞,彝器铭文中,就留下有奴隶主阶级统治“受命于天”字样。

其后,被封建统治阶级奉为“大圣人”的孔子,更是大力宣扬“天命”观念:“君子有三畏:畏天命,畏大人,畏圣人之言”(《论语·季氏》)。目的就是愚弄被压迫阶级,通过说教,让他们老老实实畏惧“天命”,顺从统治阶级一切残暴统治而不能反抗。

奴隶主和封建统治阶级鼓吹“天命”,奴隶和农民阶级接受剥削、压迫和奴役。一边是野蛮;另一边是愚昧。但历史总是要向前发展的,野蛮和愚昧总是要被文明、进步取代的。

早在奴隶制时代,在中国最古老的文献《诗经》中,就记录了奴隶们对残酷现实的质疑与觉醒:

“坎坎伐檀兮,寘之河之干兮。河水清且涟猗。不稼不穑,胡取禾三百廛兮?不狩不猎,胡瞻尔庭有县貆兮?彼君子兮,不素餐兮!”(《伐檀》)

译成白话:砍伐檀树声坎坎,把它放置河旁边。河水清清泛细浪。不种田来不收割,何有庄稼三百顷?不捕兽来不围猎,为何庭中有野獾?那些君子啊,不能白吃饭啊!

“硕鼠硕鼠,无食我黍!三岁贯女,莫我肯顾。逝将去女,适彼乐土。乐土乐土,爰得我所”(《 硕鼠》)

译成白话:大老鼠啊大老鼠,不要再吃我的黍。三年始终喂养你,你却从未将我顾。我已决心离开你,去找那块安乐地。安乐地呀安乐地,哪是我的安身之所?

从先秦时期奴隶们的逐渐觉醒,到秦汉时期农民英雄们的公然反“天命”,这无疑是人类从野蛮、愚昧,走向文明的演进。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钱昌明
钱昌明
上海退休历史教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