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越来越多美国年轻人对社会主义感兴趣

肖河 2020-01-16 浏览:
在美国,随着民主党在20世纪初开始拥抱新自由主义,这一进程加速进行,财富分配的不平等显著加剧。在失去了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直接挑战”之后,资本主义本身也开始迅速“退化”,逐渐失去一度引以为豪的“适应”力,甚至要清算之前的“错误路线”。在美国,这种反动就体现在要重新按照“国父们”的想法“逐字逐句”地恢复美国过去的“伟大”,废除进步运动以来、新政以来、自由民权运动以来的所有阶段性调适措施,奥巴马就是其中最新的靶子。在这一“倒行逆施”的大背景下,美国的年轻一代越发对社会主义感兴趣也就不足为奇了。

地平线上的“社会主义美国”

近几年,美国青年人的“思想问题”一直让该国所谓保守人士忧心忡忡。自民主党人博尼·桑德斯“冒天下之大不韪”在2016年总统大选中打出“民主社会主义”旗号并收获大批拥趸以来,美国媒体就格外关注一般大众在“社会主义”这个问题上的看法。连续几年形形色色的民调无不表明,桑德斯的成功绝非偶然,美国青年一代对待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的态度正悄然发生改变。

为何越来越多美国年轻人对社会主义感兴趣

2016年美国大选期间民主党总统竞选人伯尼·桑德斯的年轻支持者们。桑德斯曾被特朗普斥为“美国的社会主义者”。

 

至于这种改变有多大,美国媒体给出了一堆各不相同的数字,其中属保守派人士和媒体所援引的最耸人听闻。在线杂志“联邦主义者”曾在2019年11月刊发评论文章称,美国年轻人当中至少有1/3支持共产主义,70%会投票支持宣扬社会主义主张的候选人,57%认为《共产党宣言》比美国《独立宣言》更能“保障自由和平等”。在当今美国媒体上,指责年轻人“数典忘祖”的言论随处可见,比如:“美国大部分年轻人的思想状态已经‘不堪入目’,将国父们的谆谆教导抛在了脑后”。

断不可就此轻信了美国媒体的这些说法。美国的保守力量向来强大,而且“从不打瞌睡”,丝毫不会放松一切抹黑“赤色”思想的机会,但凡有些风吹草动,比如有人要给美国政治稍微增加一点进步主义或者政府干预的色彩,就会激起保守力量关于“社会主义正在卷土重来”的话语爆发,甚至在危急关头也是如此。在2008年发生的次贷危机中,“福克斯新闻”节目的主持人曾嘲笑奥巴马总统的大规模经济刺激计划堪称“2009年欧洲社会主义者法案”。

不过,确有事实显示,保守派的“忧心忡忡”也不全是神经过敏。综合过去十年密集开展的各种民调数据可以看出,在1981年后出生的美国年轻人当中,社会主义的吸引力确实在持续增长,对资本主义的看法则每况愈下。就连一向较为谨慎的盖洛普民调也显示,在2019年底,美国青年人当中对社会主义抱有好感的人已达到一半左右。哈里斯民调则显示,在18岁到24岁的年轻人之中,六成左右明确表示支持社会主义,49.6%的人直白表示不排斥“生活在一个社会主义国家”。

比内心喜好更重要的是行动,美国青年人对待社会主义的态度变化并非“言行不一”。在桑德斯参选之前,美国最大的社会主义组织“美国民主主义者联盟(Democratic Socialists of America)”成员不过千人,数年没有召开过大会。到了2017年下半年,其成员达到2.5万人,并且在芝加哥举办了全国大会。目前,其成员已经突破5.6万人,分支遍布全美。政治上,他们不以美国人印象中“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独立左翼”自居,而是一心一意地增强民主党力量,支持“国会进步主义党团”。但2016年败选之后,民主党的政策也在逐步“激进化”。

面对上述变化,美国保守派仿佛已经张望到了地平线上的“社会主义美国”。对他们来说,鼓噪“社会主义正在威胁美国”并非全然是为了抹黑政治对手而采取的策略之举,因为在美国青年人内心深处的思想转变已经和两党政治中的一极(民主党)纠缠在一起,势将转化成推动美国社会转变的更强行动力。

保守派的所谓“反思”

美国青年思想和行动上的变化又是怎样产生的呢?美国的保守派们也正急于弄清这一问题,并且表现出惊讶、愤怒和自我安慰的复杂情绪。惊讶的是,美国经济刚刚克服了“新大萧条”的影响,按照特朗普总统的话讲,正处于“史上最好时期”,物质环境依然优渥,但是美国青年脑海中对社会主义的亲近感并没有随之消散,反而继续滋长。惊讶之余,他们的困惑转为愤怒,认为美国青年之所以走上“邪路”,正是因为生活环境过于舒坦,以至于失去了美式价值观里的“奋斗”精神,那些“追捧社会主义的人”不过是希望不用工作的“懒虫”。

为何越来越多美国年轻人对社会主义感兴趣

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民主党参选人、佛蒙特州联邦参议员伯尼·桑德斯。

“心硬如铁”的保守派人士在经历了惊讶和愤怒之后,毕竟还是要面对他们无法接受的现实。最终,强烈的情绪发酵为一种自我安慰的苦酒。保守派人士翻来覆去地说,美国的年轻人其实不懂什么是社会主义,他们错将福利和平等视为社会主义的特征,丝毫不知道其本质是“生产的公有制”,这样看来,美国年轻人追捧社会主义的问题又没什么大不了的了,“不过是无知的年轻人在赶时髦罢了”。保守派人士还自我安慰说,当年纵容麦卡锡主义的共和党总统艾森豪威尔为了和苏联“争夺人心”,甚至愿意开出比北欧国家更高的福利支票,因此如果确有需要,更多的福利还算不上“政治问题”。

来源 : 世界知识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