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父亲的毛泽东:我是期盼你们来信啊

宋莹 2019-12-28 浏览:
在悲痛的寂静中,毛泽东这样开口说:“当然,你说,如果我不派他到朝鲜战场去,他就不会牺牲,这是可能的,也是不错的。但是,你想一想,我是极力主张派兵出国的,因为这是一场保家卫国的战争,我作为党的主席,自己有儿子,不派他去抗美援朝,保家卫国,又派谁的儿子去呢?人心都是肉长的,怜子之心都是一样的。如果我不派我的儿子去,而别人都像我一样,自己有儿子也不派他上战场,光派别人的儿子去上前线,这还算什么领导人呢?”白发人送黑发人,让谁能不心碎。但在国家大义面前,在中国革命事业面前,毛泽东作为领导人,只能忍下这份悲痛,将父爱沉于心底,在家庭小爱面前,他选择的是对中国革命事业的大爱。

作为父亲的毛泽东:我是期盼你们来信啊

毛泽东与儿子毛岸英

将杨开慧和孩子们安顿在长沙的东乡板仓时,毛泽东一定没有想到,这是他和妻子杨开慧的最后一面,也没有想到,从此之后,他要和儿子们分离达十多年之久。

但是历史的车轮就是这么滚滚往前奔走,没有携带人间的一丝留恋和感情。

毛泽东告别妻儿,赶赴省城和湘赣边组织和领导秋收起义,随后上了井冈山。从这里开始,父子天各一方,长期信息断绝。在战火纷飞的旧中国经历着不同的悲欢离别,甚至是生死两别。

1930年10月,8岁的毛岸英和母亲杨开慧、保姆陈玉英一起被捕入狱。小小的年纪,毛岸英已经随父母奔走过上海、广州、武汉等地参加革命活动。

1930年11月14日,被捕的杨开慧拒绝退党,并坚决反对声明与毛泽东脱离关系,她像一把熊熊燃烧的火炬,在狱中照亮黑暗,但随之被害。毛岸英、毛岸青、毛岸龙三兄弟失去了母亲。

之后,经过党组织的多方营救,毛岸英兄弟和保姆获释出狱,看似获得自由,却受到国民党特务的监视,处境十分危险。

1931年春,毛岸英、毛岸青和毛岸龙被送到地下党领导的中国互济会主办的大同幼稚园。可是在这里还没有多长时间,1931年4月,大同幼稚园受到了巡捕房注意。年仅4岁的毛岸龙正在生病发烧,受到巡捕房的惊吓后病情愈加严重,送到上海广慈医院(现瑞金医院)不久后便去世了。

毛岸英兄弟被迫离开大同幼稚园,暂时寄养在地下党员家里,随后又流落街头,在点心铺当小伙计,他们在磨难中悄然成长。也许作为革命家毛泽东和杨开慧的儿子,毛岸英、毛岸青从小注定了颠沛流离。这是战争年代无数家庭的缩影,正是那个年代的人们负重前行、一生波折,换来了今人的和平与安宁。

1936年,上海地下党找到毛岸英和毛岸青时,他们正在靠卖报纸、捡破烂、帮人推人力车来维持生活。粗算一下,当时作为哥哥的毛岸英也不过14岁而已。

随后党组织决定安排他们去苏联学习。毛岸英和毛岸青在1937年初来到了莫斯科。

1938年初,毛泽东收到从苏联带来的毛岸英和毛岸青的照片,并给两个儿子去信。这是毛泽东与儿子毛岸英、毛岸青离别十年之后的第一次通信,也是目前见到的毛泽东写给儿子的第一封家书。自此,鱼雁不断。

原文:

【亲爱的岸英、岸青:
时常想念你们,知道你们情形尚好,有进步,并接到了你们的照片,十分的欢喜。现因有便,托致此信,也希望你们写信给我,我是盼望你们来信啊!我的情形还好。以后有机会再写信给你们。祝你们健康,愉快,与进步!
毛泽东
一九三八年三月四日】

许久没有儿子的音信并不代表毛泽东不牵挂他们,与一代领袖的威严形象相比,毛泽东在信中诉说的骨肉思念之情是柔情又细腻的,但又是克制的,没有让孩子立刻回到自己的身边,是为大局考虑先忍下了这份迫切。但这份心情在信件来往中毫无遮掩地表露出来,他希望孩子们多给他写信,告诉他们的情况,直接用“我是盼望你们来信啊!”这样的语句。

1939年,毛岸英进入苏联十年制学校的六年级插班学习,并经常向父亲毛泽东汇报自己在苏联的学习和生活情况。

在回信中,毛泽东用平等的态度,细细诉说自己的感受:“也看了一点书,但不多,心里觉得很不满足”,说自己的同时,也在告诉孩子们珍惜读书的时间。

作为父亲的毛泽东:我是期盼你们来信啊

致毛岸英、毛岸青(一九三九年八月二十六日)

原文:

【岸英岸青二儿:
你们上次信收到了,十分欢喜!
你们进来好否?有进步否?
我还好,也看了一点书,但不多,心里觉得很不满足,不如你们是专门学习的时候。
为你们及所有小同志,托林伯渠老同志买了一批书,寄给你们,不知收到否?来信告我。下次再写。
祝你们发展,向上,愉快!
毛泽东
一九三九年八月二十六日】

都说父爱如山,作为父亲的毛泽东用自己的行动教育着孩子,为他们树榜样,但在细节上却体贴入微。他深知学习的重要性,为了让包括毛岸英、毛岸青在内的革命后代学到更多知识,他几次托人购买书籍寄往苏联,亲自挑选21种60本书,包括哲、经、史书,也有古典文学和武侠小说等等。

原文:

【岸英儿:
别后,晋西北一信,平山一信,均已收到。看你的信,你在进步中,甚为喜慰。永寿这孩子有很大进步,他的信写得很好。复他一信,请你译成外国语,连同原文,托便带去。我们在此很好,我的身体比在延安要好得多,主要是脑子休息了。你要看历史小说,明清两朝人写的笔记小说(明以前笔记不必多看),可托周扬同志设法,或能找到一些。我们这里打了胜仗,打得敌人很怕我们。
问你好!
毛泽东
一九四七年九月十二日】

毛泽东并不吝啬对孩子们的夸赞,看到自己的孩子有了进步,他像每一个普通的父亲一样,高兴与自豪着。他对孩子的爱如山般顶天立地却不和山一样沉默,对优点进行鼓励,对缺点进行批评,而且充满着一种乐观向上积极自信的精神,那种情感隔着薄薄的信笺,在字里行间游走。

原文:

【岸英:
告诉你,永寿(即毛岸青)回来了,到了哈尔滨。要进中学学中文,我已同意。这个孩子很久不见,很想看见他。你现在怎么样?工作,还是学习?一个人无论学什么或作什么,只要有热情,有恒心,不要那种无着落的与人民利益不相符合的个人主义的虚荣心,总是会有进步的。你给李讷写信没有?她和我们的距离已很近,时常有信有她画的画寄的,身体好。我比上次写信时更好些。这里气候已颇凉,要穿棉衣了。再谈。
来源 : 东方红啦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