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岁老志愿军讲述:我的抗美援朝(二)

桃花舍主人 2019-12-02 浏览:
在我军的坚强攻击下,敌军继续败退,战线南移。我营前至黄草岭。只见山的北坡上瘫着十几辆被击毁的大卡车,地上散落着许多美军尸体,一个个冻得硬梆梆的。突然,我看见一辆车上还有一个美军士兵,他一只脚伸在驾驶室里,另一只脚跨在踏板上,手扶车门直挺挺地站着!走近去看时,发现是个死人,原来他已被这儿零下三十多度的低温冻成了僵尸!

【本文为作者桃花舍主人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九十岁老志愿军讲述:我的抗美援朝(二)

进入朝鲜后,我们到的第一个地方是大栗子。这是个很大的村镇,不久前遭到过敌机的轰炸,房屋大多被炸毁,到处可见烧焦的财物,废墟上还冒着黑烟,一头被炸死的耕牛倒卧在路边。看不见一个老百姓,四处一片阒寂,感觉十分凄凉。

部队穿过大栗子村往前走不多远,天快黑了,上面传下命令:就地宿营。各排安置好大炮、弹药,做好伪装,喂过了马匹,天就完全黑了。我们露宿在刚收割完的稻田里。天气极度寒冷,稻田都被冻干了,田边还堆放着稻草,我们挤在稻草堆上和衣而睡,薄被、大衣甚至稻草都盖上了。第二天早上起来一看,大家衣服上、帽子上、头发上甚至睫毛上都结着白霜。

继续前进,部队进入了大山。下起了漫天大雪,北风呼啸,气温降得更低了。

山中有一条很窄的简易公路,大多数路段只能容一辆汽车通过,车辆交会非常困难。公路是沿着高山峡谷修建的,路的一边是高高的悬崖峭壁,另一边则是深深的沟壑或河流。特别是当时正当天寒地冻,路面被坚实的冰雪覆盖着,走在上面时常打滑。

我们的大炮由四匹大骡马牵引着,非常笨重。炮轮是用钢铁制成的轮箍,在冰雪地上滚动,很容易就会打滑,甚至滑落山沟。马蹄上掌着铁掌,马在冰雪地上走起来十分吃力,稍不注意就会滑倒受伤。

人员行动也十分不便,时不时听到有人“扑哧”一声摔个大跤。队伍休息时人员不能坐下,而是要不停地原地踏步,否则就有被冻伤的危险——我班战士唐中景因极度疲惫稍坐了一会儿,就被冻伤了脚。

我们就在这样的恶劣环境下,沿着公路向山顶攀登。从山下到山顶整整走了大半天,因为指战员们既要小心脚下不让自己摔跤,又要用绳子拉着大炮防止滑出路面,还要牵着、撑扶着马匹以免它们滑倒,部队行军速度是不可能快起来的。

到山顶后再往下走,路面就比较平缓了,但仍然很滑。大雪仍在下着,路边沟里的积雪足有半个人深。我们的行军速度加快了一些,排长、连长反复叮嘱大家小心,要保护好装备和牲口。

天黑时分,部队终于下到山底。只见山凹里有一些未被敌机炸毁的民房,但一个人都没有,老百姓都已不知去向。

这一晚,我班住进山边的一间民房内。朝鲜的房屋大多是茅草盖顶,四方形,房内大部份空间都是火炕,屋门口有一个灶台,冬天可以烧柴禾取暖,因房间地下建有烟道,烧火时整个屋里都很暖和。

我班战士王希贵行军时曾被冻哭过,进入房子后,他抢先占住最靠近锅台的炕边。谁知道,晚上烧火时间长了,锅灶温度太高,他又被烤得哭了起来。这事儿成为战友们的笑谈,几天后开班务会时,不少战士批评王希贵怕艰苦。当时谁也没想到,他后来会做出那样的行为。

第二天一早,上级命令部队加快行军速度,要赶去支援步兵老大哥,歼灭被我军包围在军隅里的美军陆战第一师的一支部队。

雪已基本上停了,这时白天行军,在没有制空权的情况下危险是很大的,因为时不时会遭到敌机的袭扰。

当时美军飞机很猖狂,特别是一种我们称之为“油挑子”的敌机(这种飞机的两个翼尖上各有一个箱子似的东西,后来知道是油箱),它飞行速度快,飞行高度低,有时几乎是掠过电线杆顶,我们隐蔽在山坡上时都能平行地看到驾驶舱里的飞行员了。我心想,拿一挺机枪就能把它打下来。这“油挑子”常常超低空飞行,循着雪地上没有伪装好的车印脚印钻进山沟,发现目标就俯冲扫射。

还有一种我们称为“五个头”的轰炸机(这种飞机前面的中间是驾驶舱,左右两翼上各有两个巨大的发动机,故名),它飞得比较高,但带的炸弹更多,尤其是那种汽油弹,一投下来就是一片火海,有些山上的树林植被都给烧光了。

我们都对敌机的猖狂气不过,想用轻重武器“打它个兔崽子”,但是上级命令不准射击,以免暴露目标,引来更多的敌机,对我们机动困难的火炮造成危险。

紧张艰难的进军途中,我班发生了一个不大不小的事故。当时我们一个班有一枝步枪作警戒之用,专门由一位战士佩带。因雪后路滑,马匹没有控制好,我班的那门炮滑到了路边积满雪的沟里。我率领全班下到沟里推炮,那位佩枪的战士把枪挂在炮口上,也下来帮忙。一通忙乎,终于把大炮推回路面,才发现那枝枪不见了。我们全班把附近雪地找了个遍,没找到。报告给上级后,领导并没有过多地责备我们。这个枪支失踪之谜到后来才解开。

这天,我们炮兵十六团到达新兴里附近。天快黑了,上级命令在此宿营。这里有一大片树林,山坡上有很多步兵老大哥留下的防空洞,有的洞内还铺有稻草。我们将大炮伪装起来,马匹拴在树林里隐蔽,人员分散进入防空洞休息。

这一夜平安无事。虽然外面天寒地冻,但防空洞内却还算暖和,我睡了入朝以来最安稳的一觉。

醒来时天已快亮了,我手一动,摸到身边还躺着一个人,不由心里奇怪:明明昨晚进入防空洞的只有我一个人呀。起身一看,发现是一位我军步兵战士的遗体,他腹部有一个很大的伤口,显然是因伤重而牺牲的。我从他的衣服领子里找到了他的姓名、部队番号等信息,报告给连长后,带着两个战士,将这位年轻的战友用白布仔细地包裹起来,埋在了靠近公路的山脚下。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