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革命时期到1949年,“流氓”治理乡村?——评梁宏达的一个奇谈怪论

千钧棒 2019-11-09 浏览:
这些年来,国内的自由派公知尤其是前朝遗老遗少没少为历史上的地主翻案,不但通过以偏概全的手法美化地主,同时还以小见大,否定作为新民主主义革命的重要组成部分的土改。而梁宏达则通过曲笔把共产党从大革命时期到新中国成立这段时间的农村干部全部咒骂成“流氓”,由此可见他的爱憎何等分明!梁宏达之所以罔顾事实,信口开河,完全是出于其政治立场,而且这种谎言现在只能是忽悠自由派自己,由于他们常常充当反面教员,已经没有多少人相信他们的鬼话了,但是对于这种赤裸裸的歪曲历史事实的行为,我们还是有必要还原历史事实,讲清楚道理,以正视听。

【本文为作者千钧棒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近日,在网络上流传梁宏达的一个视频,叫《听老梁大胆讲述 :现在很多农村是流氓在当村长管理_好看视频 》

(https://haokan.baidu.com/v?vid=12460792450344946424&pd=bjh&fr=bjhauthor&type=video)

大革命时期到1949年,“流氓”治理乡村?——评梁宏达的一个奇谈怪论

我仔细看看梁宏达的视频,初次出笼的时候好像不是近期,但是在美国国会支持香港动乱,国内自由派蠢蠢欲动的当前情况下,有人搬出他的这个视频来煽风点火,动机恐怕就不那么简单了。

平心而论,他的视频的后半部分对当前中国农村的状况的评论不算是很离谱,问题的关键在于,他在作为话题引子的前半部分对中国的从大革命时期到新中国成立之前的历史进行了歪曲性的描述。下面全文摘录他讲话的前半部分于下:

【有很多村长是流氓,如果你不信的话就回到乡村你看看,你所在村的村长,他那种作派,他对村民的态度,以及存在的大量的腐败问题。我说这个流氓治理乡村,那不是现在才出现的,咱们可以往前倒,你看我说的是不是有道理。在这个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就是国共两党都在中国乡村闹革命,当时国共两党提出了一个共同的口号,叫什么呢?打倒土豪劣绅。原来的农村是什么人控制的?他是宗族长,他既控制农村的经济,你比方说我这地租给你种,你就是我的雇农。另外一个层面他又控制着农村为数不多的文化资源。这个文化资源是借助宗族的威信以及其他村民不具备的一些文化素质,所以过去是乡绅治理中国农村。那么到了国共两党闹革命的时候呢,他把农村的乡绅呢几乎都给赶走了,要么就杀尽了,所以当时叫打倒土豪劣绅。那么这个时候,乡绅走了,谁来统治中国乡村呢?国共两党都没有那么多优秀的一线党员到这来占据这个权力真空,所以他只寻找乡村治理的代言人。什么人做代言人呢?这时候流氓站出来了,为什么呢?乡绅赶跑了,剩下的普通农民没有多少人敢出头,只有这个时候这种流氓敢出头,所以呢他愿意替你管理乡村,从中获取中介的好处。那么乡绅管理这个农村的时候,农村称不上天堂,但是起码是种保护型经济。就是说假如我需要剥削你农民养活我,那么我对这农民呢态度还要好点,为什么呢?你把这些长工都弄死了,你剥削谁去?所以乡绅从宗族长的利益和自身的利益来讲,他要保护中国农村,就是上头压榨中国农村,他要本能地保护一下,所以那时候农村呢,对于农民来说,算不上天堂,但是呢,肯定也不是地狱。可是流氓一管中国乡村,这农民就倒了霉了,他无条件地承接上头的意思,然后还要加倍地搜刮农民来完成自己的利益输送。所以流氓管理中国农村对农民来说就是地狱。那么这种事情到了建国的时候呢,1949年得到了终止,因为这时候中国农村被我们现在的党和政府可以说是基本上全覆盖了。】

梳理一下这段话。

第一层意思,流氓治理乡村源起于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国共两党提出了一个共同的口号,叫打倒土豪劣绅。

第二层意思,国共两党闹革命的时候呢,两党都没有那么多优秀的一线党员到这来占据这个权力真空,所以他只寻找乡村治理的代言人。什么人做代言人呢?这时候流氓站出来了。普通农民不敢出头,所以流氓愿意替你管理乡村,从中获取中介的好处。

第三层意思,地主要剥削农民,那么对农民态度就好点。

第四层意思,流氓一管中国乡村,他无条件地承接上头的意思,然后还要加倍地搜刮农民来完成自己的利益输送。那么这种事情到了建国的时候呢,1949年得到了终止。

下面,咱们通过回顾历史来看看梁宏达所说的这些是不是事实。

第一,打倒土豪劣绅的确曾经是国共两党共同的口号,但是从1927年以后,这就只是共产党的口号了。国民党右派首先是骂农民运动是“痞子运动”,糟的很,然后向包括农民在内的革命群众举起了屠刀。

1927年3月5日,毛泽东发表《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此文是为了答复当时党内党外对于农民革命斗争的责难而写的,在武昌都府堤41号完成 。其主要内容为:(一)充分估计了农民在中国民主革命中的伟大作用。(二)明确指出了在农村建立革命政权和农民武装的必要性。(三)科学分析了农民的各个阶层。(四)着重宣传了放手发动群众、组织群众、依靠群众的革命思想。

文章中说:

【农民在乡里造反,搅动了绅士们的酣梦。乡里消息传到城里来,城里的绅士立刻大哗。我初到长沙时,会到各方面的人,听到许多的街谈巷议。从中层以上社会至国民党右派,无不一言以蔽之曰:“糟得很。”即使是很革命的人吧,受了那班“糟得很”派的满城风雨的议论的压迫,他闭眼一想乡村的情况,也就气馁起来,没有法子否认这“糟”字。很进步的人也只是说:“这是革命过程中应有的事,虽则是糟。”总而言之,无论什么人都无法完全否认这“糟”字。实在呢,如前所说,乃是广大的农民群众起来完成他们的历史使命,乃是乡村的民主势力起来打翻乡村的封建势力。宗法封建性的土豪劣绅,不法地主阶级,是几千年专制政治的基础,帝国主义、军阀、贪官污吏的墙脚。打翻这个封建势力,乃是国民革命的真正目标。孙中山先生致力国民革命凡四十年,所要做而没有做到的事,农民在几个月内做到了。这是四十年乃至几千年未曾成就过的奇勋。这是好得很。完全没有什么“糟”,完全不是什么“糟得很”。“糟得很”,明明是站在地主利益方面打击农民起来的理论,明明是地主阶级企图保存封建旧秩序,阻碍建设民主新秩序的理论,明明是反革命的理论。每个革命的同志,都不应该跟着瞎说。你若是一个确定了革命观点的人,而且是跑到乡村里去看过一遍的,你必定觉到一种从来未有的痛快。无数万成群的奴隶――农民,在那里打翻他们的吃人的仇敌。农民的举动,完全是对的,他们的举动好得很!“好得很”是农民及其他革命派的理论。一切革命同志须知:国民革命需要一个大的农村变动。辛亥革命没有这个变动,所以失败了。现在有了这个变动,乃是革命完成的重要因素。一切革命同志都要拥护这个变动,否则他就站到反革命立场上去了。】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千钧棒
千钧棒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