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贡·克伦茨:柏林墙倒塌的历史真相

埃贡·克伦茨 2019-11-08 浏览:
1989年11月1日,我在莫斯科见了戈尔巴乔夫,而在11月底的时候,戈尔巴乔夫就飞到马耳他与布什见面。在与布什见面的时候,戈尔巴乔夫明确地和布什讲:“德国统一的这条路已没有任何障碍,美国可以放心地做任何事情。我的意思是说,在这样的情况下,无论民主德国现在做什么,都是他们自己的事情,不会受制于苏联的管理或干涉。”我事后听说,戈尔巴乔夫以此向西方要价200万美元。所以,如果历史事实确实是这样的话,也可以说,民主德国被戈尔巴乔夫以200万美元的价格卖掉了。

一是我们自身的失误。我们的改革进行得缓慢,对民众的情绪和要求的表现得漠视,对事态发展也不够重视,是一个严重的教训。其实,从1985年开始到1989年,民主德国自己的百姓就已经表示出对很多问题的不满。不满的原因主要是看到苏联当时正在进行改革,而在民主德国看不到任何动静,所以就导致了1989年民主德国境内有很多人上街游行,要求民主德国进行改革。直到现在我仍然坚信的一点就是,当时如果我们利用各种方式让民主德国的老百姓,都买得起车,都能够买得起像西边那样的彩电,能够让大家决定自己何时出国旅游、到哪儿旅游的话,我要是当初能够做到这几点的话,民主德国今天就很可能还活着。我坚持认为,我们作为一个政府,作为一个领导,我当初对社会的理解和想象过于单一了,我们没有想到这个社会的复杂性和人的需求的多样性。因为没有想到这一点,所以对很多事情疏忽了。我第一次到中国来的时候,是1989年参加中国40周年国庆。那时我是第一次来中国。这个时间对于中国来讲是个复杂的时期,对于东欧和民德来说也是一个复杂的时期。我还记得我与邓小平有一次会谈,会谈结束的时候,邓小平就对我说,克伦茨同志,一定要谨慎一定要小心。在这次访华期间,我还与江泽民主席有过一次会谈,他跟我讲政治局的团结对一个国家的事业是最为重要的。但是,民主德国事态的发展表明,在我回国后,没有把这两条珍谏真正贯彻到民主德国的政治当中。

二是民主德国与苏联的关系。经历了三届总书记的葬礼后,1985年戈尔巴乔夫的上台给苏联带来了希望,也极大地鼓舞了我们。上台伊始,戈尔巴乔夫在苏联开始进行改革。民主德国与苏联的关系永远是向老大哥学习、跟随老大哥走的关系。当时,民主德国有很多人就认为,苏联在改革,民主德国也应该向他学习,进行改革。我自己也属于向苏联学习的那一派。必须承认,我自己对当时的戈尔巴乔夫是信任的。但是,国内也有人不太赞成向苏联学习,因为有人觉得戈尔巴乔夫总是在讲改革,夸夸其谈,但他没有一个完整系统的改革方案。大家可以看到苏联在1989年的状态,他那时的状态也是非常糟糕的。我们可以把他看做像一个病人,已经是病入膏肓,慢慢进入死亡期一样。而正是在这个时候,苏联的状况也导致了民主德国的灭亡。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民主德国的存在与苏联的战略利益是紧密连在一起的。1949年民主德国的出现,是因为斯大林需要一个缓冲地带、夹在与其对峙的冷战敌人之间。所以,苏联要制造出一个民主德国。而在1989年,戈尔巴乔夫的改革则希望构建一座欧洲大厦,在这个欧洲大厦中,民主德国就成为了累赘。于是,民主德国成为一个弃儿。民主德国从出生到被放弃,始终都是苏联战略利益大棋盘上的一颗棋子。

三是戈尔巴乔夫的谎言和背叛。1989年10月初,我参加了中国40周年国庆后,很快又去了苏联。我是1989年11月1号去的莫斯科,见了戈尔巴乔夫,在他的办公室和他谈了四个小时。因为国内局势紧张复杂,我当时特别问戈尔巴乔夫:

【“苏联作为华沙集团领袖,是否还将继续忠实的承担你对该集团中国家的保护义务。”】

但我发觉,戈尔巴乔夫听了我的这句话之后,就跟没听懂一样。我只好继续向他追问:

【“您应该理解民主德国的产生是在二战之后,是在冷战的情况下产生出来的,其实我们也是作为整个大家庭中的一员建立起来的。今天在这样形势之下,在这样复杂严峻的环境之下,苏联作为建立家庭的父亲,您是否还准备对你的这些属下的孩子们承担继续抚养和照看的责任。”】

戈尔巴乔夫和我讲,除了原苏联这些各个民族之外,我最喜爱的民族就是德意志民族。并且他还明确地说:

【“我不会赞成德国的统一,不会用德国统一的方式来助美国之力。”】

他还反问我:

【“你知道为什么我不赞成德国的统一吗?因为在现有的情况下,两个军事同盟的并存,左边是北约,右边是华约,德国的统一是不现实的。”】

那时我觉得,他讲的挺有道理,因为他的想法和我的想法是相同的。在欧洲的这个地方,同时存在这样的两个军事联盟,在这样的情况下,不可能有两个德国统一的情况出现。后来有很多人问我说:“你是否真的相信戈尔巴乔夫当初讲的话。”我承认,当时我是相信戈尔巴乔夫的话。他就像我们这个大家庭里的父亲,从我的内心里是相信戈尔巴乔夫的。因为不信戈尔巴乔夫的话,就是不相信苏联,民主德国就没有存在的基础。但是,后来让我感到民主德国被出卖了,那个时候我完全不知道戈尔巴乔夫在和我讲这些话的同时,却在背后和联邦德国政府进行联系。而且他在与联邦德国政府谈判时说:“假如我同意德国的统一,你能给我苏联什么?”11月的1日,我在莫斯科见了戈尔巴乔夫,而在11月底的时候,戈尔巴乔夫就飞到马耳他与布什见面。在与布什见面的时候,戈尔巴乔夫明确地和布什讲:

【“德国统一的这条路已没有任何障碍,美国可以放心地做任何事情。我的意思是说,在这样的情况下,无论民主德国现在做什么,都是他们自己的事情,不会受制于苏联的管理或干涉。”】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