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介石日记”能“还原蒋介石的本来面貌”吗?

桃花舍主人 2019-11-08 浏览:
“蒋介石日记”的内容,按杨某的说法是“记录每日工作、思想、心得,安排工作日程、计划,提醒应注意事项”。按常识,应该说“安排工作日程、计划,提醒应注意事项”之类“流水帐”基本为实,但“思想、心得”之类却不可轻信,因为其“示人”的可能性很大,往往其所记并非其真实内心。

【本文为作者桃花舍主人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蒋介石日记”能“还原蒋介石的本来面貌”吗?

近年来,“蒋介石日记”经某些人的大力宣传推广而在一定范围内形成了一股小小的“热潮”,各种对之“高度评价”的“文艺腔”多有出现,比如“还原蒋介石的本来面貌”啦,“民国史要重写”啦,“世所罕见的史料”啦,等等之类,不一而足。当然,最“权威”的是一些被某类媒体抬得很“高”的“史学家”,其对“蒋介石日记”如获至宝、推崇备至,其中做为抢眼的就是据称为“著名现代史史学家”的杨某。

这杨某被某些人命名为“大陆研究蒋介石第一人”,他的厚厚两大本《找寻真实的蒋介石:蒋介石日记解读》(上下册)应该就是主要“成果”。杨某之推崇“蒋介石日记”的理由从该书“自序”和“蒋介石日记的现状及其真实性问题”章节中可以看到:

【“日记,记个人经历和内心世界,在各种历史文献中有其特殊价值。蒋的日记,长达五十余年,大有助于人们了解其内心世界和许多不为人知的历史秘密。”
“日记有两种。一种是主要为写给别人看的,这种日记往往装腔作势,把真实的自我包裹起来。……一种是主要为写给自己看的。此类日记,目的在于自用,而不在于示人传世,……往往具有比较高的真实性。蒋的日记大体属于此类。”】

由此,杨某断言:

【“蒋介石日记是研究蒋介石,研究近、现代中国历史的极为重要的第一手资料,对于研究亚洲史、世界史也有相当的价值。”(见《找寻真实的蒋介石:蒋介石日记解读》,山西人民出版社西元2008年5月1日出版。)】

可以看出,杨某极力表现出自己“不偏颇、不极端”的“学者风范”,这从最基本的层面上来讲是好的,值得赞许。然而,这还只是说的,做得如何还得再看。

杨某断言,

【“蒋的日记,主要为自用,而非主要为示人,为公布。这一点,可以从以下三点得到证明。一、蒋身前从未公布过自己的日记,也从未利用日记向公众宣传,进行自我美化。……二、蒋喜欢骂人。在日记中,蒋骂过许多人,……而且骂得非常狠。蒋如果考虑到要示人、要公布,他就不会在日记中那样无所顾忌地骂人。三、在日记中,蒋写了自己的许多隐私,例如早年搞‘三陪’,在‘天理’和‘人欲’之间的艰难挣扎,甚至为解决生理需求而进行‘自慰’等。此类事,蒋在日记中都如实记录,显然,记这些,决不是为了示人,更不是为了树立自己的高大与神圣的形象。”】

杨某列出的这“三点证明”看上去似乎头头是道,但仔细琢磨就会发现其值得商榷,因为所谓“蒋身前从未公布过自己的日记,也从未利用日记向公众宣传,进行自我美化”的说法需要更多大量的历史考证,随口一说无凭无据,而“在日记中,蒋骂过许多人”,乃至“写了自己的许多隐私”例如“搞三陪”、“自慰”等等,这固然可以当作其“非主要为示人,为公布”的证据,但也不能排除其人欲以某些方面的“真实”来掩盖其它方面的造假甚或其人有暴露癖的可能。总之,“三点证明”不是绝对的完全的“证明”。

事实上,杨某自己也说:

【“蒋从早年起,即陆续命人照日记原样抄录副本。”(见《找寻真实的蒋介石:蒋介石日记解读》)】

蒋某人这种将自己的日记“命人抄录副本”的作法或许可以解释为“为了防止遗失”,但更合理的结果是让人产生“制造历史”的感觉。“制造历史”,不为“示人”又为了什么呢?杨某也承认:

【“说蒋记日记一般会‘如实记录’,并不等于说蒋在日记中什么重要的事情都记。有些事,他是‘讳莫如深’的。例如,1927年的四一二政变,显系蒋和桂系李宗仁、白崇禧精密谋划之举,但日记对此却几乎全无记载。又如,1931年的软禁胡汉民事件,蒋只记对自己有利的情况,而不利的情况就不记。再如,抗战期间,蒋介石派宋美龄去香港指导对日谈判,他就绝对不记。”】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