龚忠武:试论新时代的“新仁道主义”精神——再论“道出于二”的当今世道——纪念中国马克思主义先驱李大钊诞辰130周年

龚忠武 2019-11-07 浏览:
历史地看,概而言之,政权发生这样翻天覆地的革命性变化的思想,始于谭嗣同的《仁学》;其中疾呼“冲决一切罗网”,即“旧仁学主义”赖以存立的纲常名教,中经中国马克思主义先驱和启蒙者李大钊的《庶民的胜利》,完成于毛泽东的《人民民主专政》。这正是毛泽东所说的,“旧仁道主义”思想家康有为、谭嗣同等,尽管理想高远,但始终找不到实现理想的道路,却被以马列主义为指导思想的中国共产党找到了。这不是历史的偶然,而是历史的必然。

【本文为作者龚忠武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龚忠武:试论新时代的“新仁道主义”精神——再论“道出于二”的当今世道——纪念中国马克思主义先驱李大钊诞辰130周年

新时代、新核心价值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独特精神zeitgeist,古今中外的每个时代,无不因其所处的客观时代条件而产生独特的时代精神。所以随着习近平的新时代揭开了序幕,自然也应产生新的精神,新的核心价值。(1)

习近平总书记虽然在国内外的各种场合,例如特别是在2017年1月17日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年会、18日在日内瓦联合国万国宫分别所作的两篇主旨演讲,《共担时代责任 共促全球发展》、《共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简称两讲),列举了一些中国文明的美德或价值,义利、仁恕、公私、和平、中和、博雅、亲诚惠容、修德睦邻等(2)。回顾在毛泽东主席之后,胡锦涛同志特别重视社会主义文化和精神建设,并具体提出了“科学发展观”和“荣辱观”,作为时代的核心价值,并将爱国主义作为八荣的首要价值。(3)习近平总书记继之,接着在这个方向作出努力。

但胡锦涛同志所讲的核心价值的对象,是单就国人而言,与世界人类无涉;而且具有强烈的意识形态色彩,例如爱国主义,就没有普世性。然而,习近平总书记两讲的对象,却是面向世界,面向全人类。所以诚如日内瓦总部总干事穆勒所言,作为一个强大而重要的力量,在推动建设一个更好的世界方面,中国正在发挥“催化剂”和“方向引领”也即指引何去何从大方向的重要作用。所谓引领,就是站在人类文明的高度,指明全球治理之方和人类历史发展的大方;或如英国的《金融时报》,期盼中国成为“全球治理的守卫者”和“开放贸易体系的火炬手”;期盼中国成为世界的“主心骨”,勇于担当“全球医者”、“全球仁者”和“全球领导者”。(4)质言之,中国古文明不仅复活了,还开始从东亚走向世界。所以,习近平总书记的新时代,不仅是中国的,而且也是世界的。

但令人遗憾的是,习近平总书记两讲中是将中华文明的美德平行并列,一视同仁,没有特别从中标举衍生总汇众德源头的核心价值。有鉴于此,本文尝试根据当今世界的世道,根据中华文明的特点,参照西方文明的特点,站在人类文明的高度,特别标举“新仁道主义”,作为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新时代的新核心价值,作为众德之总汇。盖仁德,是华夏民族文化的结晶,灵魂,是众德之源,衍生而为王道的核心价值的仁道主义,是中国政治文化的标志性精神;所以如果要构建习近平总书记的新时代的核心价值,核心精神,除仁道外,别无选择;质言之,这个核心价值的仁道必须一脉相承,但必须解构重构,经过这样大手术的仁德,已非旧貌而是新颜,所以本文特称之为“新仁道主义”,以有别于“旧仁道主义”。

旧的仁道主义,之所以要结构重构,是因为其中含有大量纲常名教的封建宗法主义、君主专制主义腐朽落后的糟粕,而使仁道的原貌隐而不彰。这可能是习近平总书记和胡锦涛同志不特别突出标举仁道为新时代核心价值的一个原因吧。(5)所以本文提出的仁道主义是“新仁道主义”,是经过康有为、谭嗣同、孙中山、胡适、特别是经过马克思主义者李大钊、陈独秀、毛泽东等彻底批判改造过的“新仁道主义”,以与基于封建宗法主义的“旧仁道主义”作出区别。

需要指出,所谓价值,就是人们下意识里认知并通过实践确认为真善美的事物,(6)而终极价值则是被公认为至真、至善、至美的事物;从而成为人们思想、信仰、心志、行为的准则标尺,进而成为个人、国家、民族追求的方向和终极目标,激励驱动人们为追求此目标而作出不懈的努力。

当然,标志时代精神的价值是时代的产物,不是凭空产生的,既能体现时代的特征,还须植根于源远流长的文化传统,具有独特的民族风格和文明特点。例如,胡锦涛同志的“荣辱观”,(7)就是针对当时市场经济产生的社会上流行的拜金主义、利己主义、功利主义、享乐主义、贪污贿赂、伪劣诈骗风行的腐朽堕落的世道而提出的。如上所述,当习近平总书记在国际场合畅论核心价值时,则面对的是世界各大文明;而各大文明无不有自己奉行的核心价值。由于本文的题旨和篇幅所限,这里只论述中西两大文明的核心价值;中国信奉王道的“仁道主义”,西方信奉霸道的“诡道主义”,各有所执,源远流长。但不论其所执为何,都必须面对一项共同的挑战:是否能够回应当今的世道;质言之,就是面对当今世界面临的严峻危机,是否能够纾解当今人类所处的困境;是否能够挽救人类的危机;是否能够造福人类的福祉。如果答案都是否定的,则此价值系统,纵然能够引领风骚于一时,终必将为世人所唾弃而走上没落衰微之路。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龚忠武
龚忠武
察网专栏学者,台湾大学历史学硕士,美国哈佛大学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