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慎明:十月革命距离愈远愈使人们认识其道路的正确

李慎明 2019-11-08 浏览:
列宁说过:我们干了许多蠢事,但我们干的蠢事,是说“二二得五”,而我们敌人干的蠢事,是说“二二得蜡烛”。我们当然承认苏联共产党犯过错误,从一定意义上讲,世界上没有不犯过错误的政党。我们反对对斯大林的全盘否定,但也承认斯大林本人和斯大林时期干过“二二得五”的“蠢事”;而戈尔巴乔夫领导集团干的却是“二二得蜡烛”的“蠢事”。这也就是说,戈尔巴乔夫领导集团所干的“蠢事”是背叛人民根本利益的“罪孽”,这与斯大林时期所犯的错误有着根本完全不同的性质。苏联亡党亡国的根本原因,决不在于十月革命道路本身,而恰恰在于从赫鲁晓夫直到戈尔巴乔夫逐渐脱离、背离和最终背叛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和人民群众根本利益所致。

当年流亡到美国并因苏联解体立下汗马功劳而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索尔仁尼琴,在苏联解体后回到国内。当他看到国内民生凋敝、经济崩溃的惨状时,开始为当年谩骂自己的祖国而忏悔。他坦率承认当年写作《古拉格群岛》中被镇压犯人的人数不准确,说:住在监狱的人往往容易夸大被关押犯人的数字,因为他们看不到档案数据。忏悔之余,他无比痛切地长叹:

“是我害了我的祖国!”】

对于苏联的解体,普京总统用“灾难”来形容。他明确反对在苏联问题上的历史虚无主义态度,表示:否定历史会使整个民族“数典忘祖”。就在2016年1月25日,普京向来访者透露,他至今仍然保存着自己的苏联共产党党员的党证,并且非常喜欢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思想。普京如何评价戈尔巴乔夫呢?普京身边的工作人员说:

【“那是在一个温暖夏夜,普京开诚布公地谈论起国家的命运。他问那些身边的人,谁才是俄罗斯史上最大的叛国贼。但他并没有等待属下们回答。他说,俄罗斯史上最大的罪犯,是那些把权力扔在地上,让一些歇斯底里的疯子捡起来的懦怯者,比如尼古拉二世和戈尔巴乔夫。”】

2009年5月15日,时任俄罗斯总统德米特里·梅德韦杰夫签署第549号总统令,成立了直属总统的“反击篡改历史、损害俄罗斯利益委员会”,决定与那些肆意篡改历史的阴谋作斗争。此后,一些新的教材诞生了,其中对一些历史问题进行了澄清。比如,2009年,俄罗斯教育出版社出版了《俄罗斯历史(1900-1945年)》,其中描述道:十月革命可以当之无愧地称为俄国大革命,它的意义远远超越了民族范畴的革命。

笔者曾与刚刚去世不久的俄罗斯科学院院士吉塔连科几次深入长谈。他深切地对笔者说:

【“把苏联送入停尸间的不是别人,而是我们苏联人自己。我们俄罗斯人以我们自己的灾难为惨痛代价,成为耶稣,走上祭坛,向世人和历史宣告:苏联的‘民主化’、‘私有化’完全是一条绝路、死路。某些西方大国绝对没有安好心,其他国家民族千万不要重蹈我们的覆辙。”】

斯言十分中肯。

我们党的几代领导集体多次反复强调反面教员的独特作用。习近平总书记在多次讲话和谈话中引用“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我们送来马列主义”,又多次提醒全党要认真汲取苏联亡党亡国这一惨痛历史教训。在苏联十月革命102周年即将到来之时,深刻认识十月革命的重大意义,深刻汲取苏联亡党亡国的历史教训,对于加强我们党的先进性和纯洁性建设,对于我们坚持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和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都具有十分重大的意义。

早在98年前,列宁在《十月革命四周年》纪念文章中就指出:

【十月革命“开辟了世界历史的新纪元”,“这个伟大的日子离开我们愈远,俄国无产阶级革命的意义就愈明显,我们对自己工作的整个实际经验也就思考得愈深刻”。】

事实确实如是。

列宁在《十月革命四周年》纪念文章中还指出:

【“我们已经开始了这一事业。至于哪一个国家的无产者在什么时候、在什么期间把这一事业进行到底,这个问题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坚冰已经打破,航路已经开通,道路已经指明。”】

让我们沿着十月革命所开辟的道路,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不断推向前进。

参考文献:

[1]列宁全集[M]. 北京:人民出版社,1987.

[2]列宁选集[M]. 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

[3]马克思恩格斯选集[M]. 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

【李慎明,中国社会科学院原副院长,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中心顾问。察网(www.cwzg.cn)摘自《前线》杂志2016年第09期,原标题为:《李慎明:十月革命距离愈远愈使人们认识其道路的正确》。】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李慎明
李慎明
中国社会科学院原副院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