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慎明:十月革命距离愈远愈使人们认识其道路的正确

李慎明 2019-11-08 浏览:
列宁说过:我们干了许多蠢事,但我们干的蠢事,是说“二二得五”,而我们敌人干的蠢事,是说“二二得蜡烛”。我们当然承认苏联共产党犯过错误,从一定意义上讲,世界上没有不犯过错误的政党。我们反对对斯大林的全盘否定,但也承认斯大林本人和斯大林时期干过“二二得五”的“蠢事”;而戈尔巴乔夫领导集团干的却是“二二得蜡烛”的“蠢事”。这也就是说,戈尔巴乔夫领导集团所干的“蠢事”是背叛人民根本利益的“罪孽”,这与斯大林时期所犯的错误有着根本完全不同的性质。苏联亡党亡国的根本原因,决不在于十月革命道路本身,而恰恰在于从赫鲁晓夫直到戈尔巴乔夫逐渐脱离、背离和最终背叛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和人民群众根本利益所致。

关于“争取释放战俘”:双方的协定里只是注明“争取释放”,并非必须做到,而返回国内的40多名俄国人绝大多数都是布尔什维克党的领袖人物和骨干力量。

因此,从策略上考虑,上述两个条件是完全可以接受的。

再有,与德方谈判和签订协定的整个过程以及过境的具体安排也是完全公开透明的,有瑞士、瑞典、波兰、法国、德国、挪威等国的社会民主党人联合签署的证明书为证。俄罗斯著名历史学家罗伊·麦德维杰夫曾明确表示:

【“列宁并没有收取过德国政府的任何资助,这也早已是公认的历史事实,包括西方史学界,在美国、法国都有专著论证。”】

精心抛出的谎言往往有相关所谓的“证据”支撑。那么,“列宁是德国的间谍”之说的所谓证据何在呢?

十月革命前夕,俄国临时政府不仅逮捕了布尔什维克党的一些重要领导人,又以伪造的所谓的“西逊文件”作为“布尔什维克被德国黄金收买”的支柱性论据,以“德国间谍”的罪名通缉列宁。这份伪造的“西逊文件”说,1918年,美国外交人员艾德加·西逊在彼得格勒以2.5万美元得到这些文件,其中包含所谓德国总参谋部资助布尔什维克的情报,以及德国方面对自己的所谓 “代理人”布尔什维克下达的指示。一些追随临时政府的报刊大加渲染。这也就成了“列宁是德国间谍”之谎言的由来。对此,列宁十分气愤,一度曾坚持要亲自出庭以揭露敌人的诽谤。但为了保护领袖,布尔什维克党中央断然决定不让列宁出庭,并安排他匿居芬兰边境指导十月革命。就是在此时此地,列宁写出了著名的《国家与革命》一书。

后来,苏联国内外一些著名的历史学家对“西逊文件”做了大量、详尽的研究,其中包括俄罗斯著名历史学家索博列夫、斯塔尔采夫,甚至连著名反苏、反共的美国外交家乔治·凯南都认定,这份文件从头到尾都是伪造的,比如一些本应来自德国间谍机构的关键性文件,却是出自俄国旧式打字机,是来自俄国本土的伪造。

俄国2009年和2012年先后出版的官方历史教材——俄国历史教师参考书《俄罗斯历史1900-1945》全面批驳了“列宁是德国间谍”这一谎言,明确指出,

“上述谎言不过是资产阶级临时政府和一些反动报刊散布的虚构神话”,“列宁并没有做任何败坏其名誉的事情”。】

俄罗斯各界近年的反思也有力地证明着十月革命的正确

自1999年起,俄罗斯社会舆论中心连续多年在列宁诞辰前夕(4月22日)就俄罗斯民众对列宁的历史作用评价作跟踪调查。结果显示,俄罗斯社会对列宁的评价稳中有升。早在1995年5月,在庆祝卫国战争胜利50周年的游行队伍中就出现了斯大林的画像,飘扬的红色战旗上镌刻着“为了我们的苏维埃祖国”,当年俄罗斯还发行了纪念斯大林的邮票。

2011年,苏联解体二十周年的前后,《俄罗斯报》随机调查了254位各界民众。问卷共有五个题目,其中第一个题目是:

“今天,说到苏联能使您联想到什么?当你看到缩写词CCCP(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的俄文的缩写)的时候,首先想到的是什么?”】

90%以上的答案是颂扬和怀念。 64岁的退休人员维塔利说:

“闭眼不看现状,为过去而自豪。”】

51岁的退休人员弗拉基米尔认为:

“那是世间少有的幸福、和平、善良和仁爱的国家。它像一只幸福鸟一样离开我们飞走了,寻找不会出卖它的人去了。”】

这份问卷的第四个题目是:

“二十年来独联体国家人们的生活发生了怎样的变化?什么变化对于您是最重要的?”】

90%以上的人感到痛惜和痛苦。20岁的大学生阿尔卡季说:

“对未来丧失了信心,大家都只顾眼前。”】

24岁的职员安东说:

“俄罗斯古已有之的术语‘委员会’被外来的——‘民主制’换掉了。其后果是,俄罗斯既不是前者,也不是后者。什么都没有了。”】

2016年3月,俄罗斯人以执政前后国家的总体情况、人口数量、居民生活水平、国家经济实力、军事实力以及包括意识形态在内的全球影响力等十项标准,评价20世纪以来俄罗斯的十位领导人的功过,包括末代皇帝尼古拉二世、临时政府总理克伦斯基、列宁、斯大林、赫鲁晓夫、勃列日涅夫、戈尔巴乔夫、叶利钦、梅德韦杰夫、普京。结果显示,列宁、斯大林、普京的上述得分均为正面,并列第一。而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有9项评价均为负面而位居最后。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李慎明
李慎明
中国社会科学院原副院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