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慎明:十月革命距离愈远愈使人们认识其道路的正确

李慎明 2019-11-08 浏览:
列宁说过:我们干了许多蠢事,但我们干的蠢事,是说“二二得五”,而我们敌人干的蠢事,是说“二二得蜡烛”。我们当然承认苏联共产党犯过错误,从一定意义上讲,世界上没有不犯过错误的政党。我们反对对斯大林的全盘否定,但也承认斯大林本人和斯大林时期干过“二二得五”的“蠢事”;而戈尔巴乔夫领导集团干的却是“二二得蜡烛”的“蠢事”。这也就是说,戈尔巴乔夫领导集团所干的“蠢事”是背叛人民根本利益的“罪孽”,这与斯大林时期所犯的错误有着根本完全不同的性质。苏联亡党亡国的根本原因,决不在于十月革命道路本身,而恰恰在于从赫鲁晓夫直到戈尔巴乔夫逐渐脱离、背离和最终背叛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和人民群众根本利益所致。

社会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实践已经证明十月革命道路是完全正确的。社会主义的苏联从一个十分落后的农业国,迅速地实现了社会主义的工业化,实现了农业的集体化,发展了社会主义的科学和文化。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苏联成为打败法西斯的主力,挽救了欧洲的文明,帮助东方人民打败了日本军国主义,并鼓舞和支持了所有其他的社会主义国家的建设,鼓舞了全世界的社会主义运动、反殖民主义运动和一切争取人类进步的运动。无论是西方的统计还是苏联官方学院统计都表明,从1950年到1975年,苏联国民生产总值年增长率为4.8%,而美国同期的增长率为3.3%。而苏联经济发展的前提是“实现最大的社会公正”,在这一点上,资本主义国家更是做不到。社会主义制度是人类历史上完全崭新的制度,她的最终任务是要彻底消灭剥削和压迫。因此,在其认识和探索的道路上,必然会遇到挫折甚至犯下错误。列宁说过:我们干了许多蠢事,但我们干的蠢事,是说“二二得五”,而我们敌人干的蠢事,是说“二二得蜡烛”。我们当然承认苏联共产党犯过错误,从一定意义上讲,世界上没有不犯过错误的政党。我们反对对斯大林的全盘否定,但也承认斯大林本人和斯大林时期干过“二二得五”的“蠢事”;而戈尔巴乔夫领导集团干的却是“二二得蜡烛”的“蠢事”。这也就是说,戈尔巴乔夫领导集团所干的“蠢事”是背叛人民根本利益的“罪孽”,这与斯大林时期所犯的错误有着根本完全不同的性质。苏联亡党亡国的根本原因,决不在于十月革命道路本身,而恰恰在于从赫鲁晓夫直到戈尔巴乔夫逐渐脱离、背离和最终背叛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和人民群众根本利益所致。从1991年苏联解体到20世纪末,俄罗斯国内生产总值比1990年下降了52%(1941年至1945年的卫国战争期间仅仅下降了22%),工业生产减少了64.5%,农业生活减少了60.4%,卢布贬值,物价飞涨五千多倍。苏联解体还给世界社会主义运动造成了极大的灾难,使国外原有的15个社会主义国家中的10个国家改变性质或不复存在,使世界社会主义步入空前的低潮。

自然科学可以搞多次试验,新生事物诞生后人们往往是欢呼雀跃。世界上第一个电灯只闪了10多秒钟,第一架飞机只飞行不到一分钟。而社会主义的苏联却坚持了整整74年。我们决不能因为后来的苏联解体而谴责为人类开辟崭新道路的十月革命本身。

通过造谣攻击列宁进而否定十月革命同样站不住脚

二战结束,冷战开始。美国中央情报局慷慨资助有关研究机构设计了一个专门打掉苏联人民长期以来在实践中形成的对列宁也包括斯大林情结的“哈佛方案”。

赫鲁晓夫领导集团上台后,首先遭到攻击的是斯大林。到了戈尔巴乔夫集团执政后期,列宁也成了苏联国内外敌对势力攻击的目标。他们捏造出很多谎言,反复“营销”。所谓“列宁是德国间谍”就是其中之一。他们说,

“(十月革命)是一个巨大的阴谋,是在西欧一小撮阴谋家和冒险家的情报机关帮助下,由‘德国奸细’列宁和‘英美’特务托洛茨基密谋组织、挑唆完成的一次‘政变’”。】

戈尔巴乔夫时期主管意识形态工作的雅科夫列夫也公然声称:

“十月革命是德国总参谋部的行动。列宁在1915年3月得到了200万马克以进行破坏活动。”】

直到2009年,持反苏、反共立场和观点的俄罗斯学者祖波夫主编的《二十世纪俄罗斯史》依然在引用这类所谓的事实。这一所谓的“史事”,在当今我们中国国内的小报小刊和微信上也不时出现。

让我们来看看历史的真相。

首先,列宁回国根本不是德国政府的“指示”,而是俄共(布)中央的决定。在苏联国家政治书籍出版社1957年版的《列宁回忆录》中,记载了列宁夫人克鲁普斯卡娅的回忆——1917年3月底,中央局经过加涅茨基转来了一封电报,内称:

“乌里扬诺夫(列宁)应当立即出发!”】

这就是铁证。

再有,列宁回国前确实也答应了德国政府的某些条件,但这完全不等于是充当德国的间谍。当时正值第一次世界大战,而德国与俄国是交战国。德国政府允许列宁一行40余人途径德国回国时,曾设立了这样两个条件:一是回国者必须在俄国展开“反战鼓动”,二是归国者要争取俄国释放与其同等数目的奥地利或德国战俘。

关于“反战鼓动”:反对参加一战一直都是布尔什维克党的战略策略。列宁和党组织早就认为,当前的战争是帝国主义国家之间进行争霸的非正义战争,这样的交战只能给俄国和德国人民带来痛苦。因此,布尔什维克党与德国政府的“反战鼓动”出发点和目的也截然不同。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李慎明
李慎明
中国社会科学院原副院长